柬埔寨房产骗局曝光视频(一男子如何在加密货币“杀猪盘”中失去了毕生的积蓄?)

文/Cyrus Farivar

信息是突然出现在Cy的WhatsApp上的。

一个名叫杰西卡(Jessica)的人对Cy说,她在自己的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他的号码,而她想联系他是因为觉得两人可能是老同事。52岁的Cy住在旧金山湾区,虽然他并不记得杰西卡这个老同事,但她善良、亲切、迷人。她会把自己正在吃的东西的照片发给Cy,两人随即讨论了彼此对寿司的喜爱,因为Cy很喜欢这个话题,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天里又继续和她聊天了。

很快,他们之间的文字交流就从平淡无奇转向了私人话题。Cy向杰西卡述说了他为支持家庭所做的努力、他生病的父亲,以及把父亲送去临终关怀的决定对自己的影响。

那是2021年10月。到了12月,Cy已经被骗走了100多万美元,其中超过四分之一还是借来的钱。Cy的财务状况一塌糊涂,而他要求《福布斯》用这个假名来称呼他,毕竟他遇上的就是杀猪盘。

杀猪盘是一种相对较新的长期性金融骗局。在这场骗局中,猪指的是那些被骗的人,而杀猪指的是骗子会说服被骗者在所谓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上投资越来越大的金额。这些假平台被设计得看起来很像真的,并能让受害者相信他们的投资获得了惊人的回报——直到骗子和被投资的钱一同消失。

受害者往往损失巨大,因此这种骗局非常有利可图,以至于在柬埔寨、老挝和缅甸等地方大规模地进行。到目前为止,美国联邦和地方两级的执法官员在追回被盗资金或抓捕罪犯方面几乎没有取得进展。

与此同时,人口贩卖问题也使得执法工作愈加复杂。有人权倡导人士表示,许多骗子本身就是受害者,他们被高薪工作的前景吸引到东南亚各国,然后被迫从事杀猪盘的骗局,有时还会受到暴力威胁。通常,他们的护照和手机在抵达时就会被没收。

全球反诈骗组织(Global Anti-Scam Organization,GASO)的副主任Jan Santiago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这些骗局是以大规模的、产业化的方式进行的——骗子们就像是在一家专门进行欺诈的工厂里工作。据他估计,这种骗局在全球造成的损失达数十亿美元。

在Cy的案例中,这场欺骗是通过长达数月的WhatsApp对话进行的,这些令人心碎的内容足足超过了27.1万字,用单倍行距打印出来也有480页。

Cy与《福布斯》分享的这份聊天记录显示了杰西卡是如何将他的恐惧和不安全感转化为了她自己的优势。Cy有一个生病的父亲、一个过度劳累的妻子,还有一个即将进入大学的女儿,他发现杰西卡看似快速而轻松的收入很有诱惑力,而这些关于他私生活的细节很快就成为了杰西卡在Cy和他的资金之间持续锤打了数周的无情楔子。每到紧要关头,她都怂恿他投入更多的钱。

以下是一个骗子如何毁了某人一生的故事。

"我不想让你工作得这么辛苦"

随着Cy对杰西卡的了解逐渐增多,他对后者在MetaTrader上通过交易赚取大量现金的说法越来越感兴趣,而MetaTrader是苹果应用商店上的一个应用程序。杰西卡说,自己是从香港的一个神秘叔叔那里得到了黄金交易的内幕消息,而巧的是Cy的父母也是香港人。

10/20/21

Cy:你为什么要和我分享这个?

杰西卡:因为你爸爸。

杰西卡:你过得很艰难。

Cy:不仅如此,我还要养活我的兄弟姐妹。

杰西卡:我爷爷住院了。

杰西卡:我不想让你工作得这么辛苦。

Cy:我是(我们家里)唯一一个在这里出生并且经济状况还不错的人,所以我要帮助他们。

Cy:如果我输了钱,我会悄悄自杀。

杰西卡:相信我,这个消息百分之百准确。

10月下旬,加州时间上午10点刚过,杰西卡就给Cy发来了消息。叔叔打电话来只是为了告诉我今晚的新闻。她说她有新的内幕消息,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消息来赚钱。她鼓励Cy进行一次模拟交易:这不需要钱。

短短几分钟内,杰西卡就用权威的语气一步一步地引导Cy完成了整个交易过程。

如果你想赚钱,就听我的。她写道。她让他把交易平台应用MetaTrader下载到自己的苹果手机上,并给了他一些简单的指示。他的手机界面上显示了两个按钮:红色是买跌,蓝色是买涨。

随后,虽然Cy在模拟中输了钱,但杰西卡让他放心,并坚称她曾用类似的内幕信息将500万美元的投资变成了1,000万美元。

10/20/21

杰西卡:你赚的钱可以更好地帮助你的父亲。

Cy:只要安全,我不会贪心。

杰西卡:好的,那我们回聊。

Cy:好的。

杰西卡:这绝对安全,我已经用了很多年了。

Cy:所以你已经赚了1,000多万美元了?

杰西卡: 没有,500万是我的本金。

杰西卡:另外赚了500万。

Cy:哦哦。你应该在赚到手以后把这些钱拿去投资房地产。

Cy:如果我能赚那么多钱,我就能帮助我身边的很多人。

第二天晚上,Cy进行了另一场模拟交易,他完全按照杰西卡告诉他的去做,结果似乎就赚了2.8万美元。这时的他虽然仍然保持警惕,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谨慎了。杰西卡鼓励他实打实地投资1万美元,还说这是最低投资额,并指出这些利润可以帮助他的家庭。

又过了一天,Cy给杰西卡发了一条短信,并提出一个建议:如果她愿意拿出5,000美元,他就也拿出自己的5,000美元,在交易成功后,他会把这5,000美元偿还给她,但杰西卡拒绝了这个想法。

10/21/21

Cy:你怎么想?我的要求太多了?

杰西卡:不,我可以带你去赚钱,但我不会给你钱。如果我给你钱,你就没必要去赚钱了。

Cy:不是给我钱。

Cy:我会在第一次盈利后把钱还给你,这样我才会放心。

杰西卡:第一次小心是对的

Cy:没错。

他们这样来回折腾了一段时间,最后Cy告诉杰西卡,虽然他担心自己会被骗,但他还是同意拿出1万美元。我认为男人不应该这样,如果你担心就不要这样做。杰西卡如此说道。

在杰西卡的帮助下,Cy向Coinbase汇了1万美元。几天后,Cy再次向杰西卡吐露心声。

10/24/21

Cy:星期二我要和医生讨论我父亲的生死问题。

Cy: 这就是我之前不想告诉你的烦心事。

杰西卡:好吧。

杰西卡: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自己接受吧。

Cy:8年前我也为我妈妈做过同样的事情

杰西卡:天呐。

Cy:我非常想念她。

杰西卡:你过得很艰难。

杰西卡:我非常同情你的遭遇。

Cy:你还记得我说过我是意外出生的吗?

Cy:我曾经试着弄清楚我到底是怎么出生的。

Cy:我为什么会出生?

Cy:我想我几年前就想明白了

杰西卡:你的兄弟姐妹。

杰西卡:为什么?

Cy:我是来照顾他们的。

Cy:我是最小的。

Cy:而且还能支付账单。

杰西卡:你很孝顺,所以我愿意帮助你。

杰西卡:所以你要更努力地去赚钱。

Cy:虽然我在这里出生,但我总是觉得自己是外国人。

Cy:被歧视,自我形象问题,不受尊重。

Cy:我觉得我不属于这里。

在创建新Coinbase账户遇到一些问题后,杰西卡让Cy将资金转移到了Crypto.com,并指示他购买价值1万美元的以太币。后来,她又让他重点购买稳定币USDT,也被称为Tether。她说,这笔钱将被用来在MetaTrader的红蓝交易界面上购买黄金期货。

10月27日,当Cy的真金白银岌岌可危之时,杰西卡又发来了她的叔叔发来的消息。

按照她的指示,并在每一步都给她截屏后,Cy完成了一笔交易,这似乎使他的钱翻了一番。Cy并不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以为自己在买黄金期货,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听从了杰西卡的指示。

Cy在旧金山湾区的一家咖啡馆里吃午餐时告诉《福布斯》:我当时像疯了一样发抖,因为我显然还有疑虑。他并没有碰他的食物,而且有好几次看起来几乎要哭了。

为了改善我的家庭和我的兄弟姐妹的生活,我冒了一点风险,我想给我的家人一个惊喜。他说。我的目标是尽量减少我妻子的工作时间,我希望我能帮助提高我兄弟姐妹的生活水平。

到了这一步,Cy已经确信自己做的事情是真的了,他上钩了。

10月27日,他在给杰西卡的讯息中写道:让我再转2万美元,明天用。这发生在后者第一次联系他的大约三周后。总共是3万美元。然后星期一我再追加一些。我以前从未转账过这么多钱,所以有点害怕。

我把我赚钱的方法都告诉你了,你还怀疑我吗?几天后,杰西卡在他们的聊天过程中这样说道。

此时,Cy已经投入了5万美元,并认为自己总共获得了约1.3万美元的利润。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

事实上,为其软件提供许可证的MetaTrader确实允许真正的交易员进行合法交易。但是,根据全球反诈骗组织的说法,MetaTrader还能让被许可方使用一个被称为虚拟交易员的特定插件,而骗子可以使用该插件操纵市场价格,模拟账户余额、利润或亏损。一切看起来和感觉上都是真的,但它们实际上都是捏造的。

在Cy的案例中,整个交易界面都是虚构的。杰西卡要么控制着应用程序中的结果,要么将Cy的信息传递给了其他人。他再也见不到他的钱了。

Cy对《福布斯》表示,因为他是在官方应用商店下载的MetaTrader,所以他认为它是合法的。

这个平台在苹果上的应用商店里有4.7颗星的评分,一切看起来都很真实。这是一个有涨有跌的交易市场,也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

MetaTrader背后的MetaQuotes公司没有回应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制作虚拟交易员插件的TradeToolsFx截至本文发稿时没有提供评论。在Play Store上托管MetaTrader的谷歌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苹果发言人Adam Dema告诉《福布斯》,该公司正在调查有关MetaTrader的投诉,并将在必要时采取额外措施保护App Store用户。

这是一场噩梦

杀猪盘是不分平台的:它可以通过LinkedIn、约会应用程序,甚至像Cy这样,通过一条随机的短信发生,但这些骗局的形式都是一样的:单纯的聊天逐渐演变成投资建议,然后到了某一时刻,猪被养肥了——受害者被骗得花了越来越多的钱——然后这头猪就被杀了,也就是骗子带着现金潜逃。

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杀猪盘的目标。最近几周,《福布斯》采访了12个人,这是一个广泛的受害者群体,除了Cy,其中还包括一名德克萨斯州的股票交易员、密歇根的一名研究生、加州的一名工程师和纽约的一名医生。与典型的骗局受害者不同,他们中的许多人受过高等教育,甚至精通数字技术。但这并没有阻止他们损失巨额资金:一些人损失了数万美元,一些人损失了数十万美元,还有一些人,比如Cy,损失了100多万美元。很少有人能把钱拿回来。

杀猪盘是老式网络恋爱诈骗的近亲,而后者的损失规模通常较小。虽然杀猪盘有时会使用恋爱关系作为一种策略,但骗子也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建立其他类型的私人或职业关系,以说服他们的目标投资更多的钱。

加密货币调查分析公司CipherBlade估计,仅在2021年,全球因杀猪盘而造成的损失就达到数百亿美元。相比之下,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追踪到的最接近的诈骗类型是恋情诈骗,其造成的损失在2021年达到了5.47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

CipherBlade的首席案例经理Paul Sibenik对《福布斯》表示:大多数在杀猪盘中损失资金的人通常都无法追回这些资金。据他所知,最高的单笔损失是2,000万或3,000万美元,平均损失在六位数的中高水平。

Andrew Frey是美国特勤局旧金山外勤办公室的法证金融分析师,他告诉《福布斯》,杀猪盘现在是一个超级骗局。

他们把骗局又提高了一个档次,因为他们创建了这些让人们以为自己是在赚钱的应用程序。 Andrew Frey指的是仿冒的应用程序和假冒的交易平台,就类似于Cy使用的那个。

许多受害者都说,他们已经向当地警察局报案,但即使得到了回应,往往也会被告知说警察也无能为力。一些受害者对美国当局缺乏公开和有力的回应感到沮丧,于是他们干脆通过Facebook群组和WhatsApp频道联合了起来。

在这方面,最大的宣传组织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总部设在美国和新加坡的非营利组织——全球反诈骗组织(GASO)。GASO已经成为了一个在线信息交换中心:志愿者们撰写了详细的关于骗局如何运作的报告、开展独立研究、将受害者介绍给媒体,并与执法部门密切合作,试图将罪犯绳之以法。

总体情况是,东南亚有这样一个阴暗的行业,它雇佣或胁迫成千上万人从事网络诈骗,并且利润相当可观。GASO的副主任Jan Santiago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30岁的他是一名生活在洛杉矶的菲律宾移民,说话轻声细语,然而他讲述的却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他在这种类型的骗局中损失了10万多美元。

马来西亚驻柬埔寨大使Eldeen Husaini Hashim也对Jan Santiago的担忧表示赞同。他指出,杀猪盘的产业化正让很多来自他的祖国、且通常会讲中文的年轻人陷入危险。

Eldeen Husaini Hashim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说:他们被各种各样的承诺所吸引,例如在客服部门工作,或是在酒店、在管理部门,甚至在娱乐行业工作,给他们承诺的薪水也高得离谱。但许多人最后反而被关在了犯罪场所,无法脱身。一些人会打电话给大使馆寻求帮助,但能有机会打来电话的人很少,而且很多人在被发现之前几乎没有任何时间打电话。

他们通常只能打来几秒钟的电话——他们所做的只是分享位置,然后说:‘帮帮我’。这简直是一场噩梦。

"你父亲希望你变得更好"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杰西卡用即将到来的牛市消息再一次刺激了Cy。她说,如果Cy能凑到更多的钱,他就真的能赚大钱了。

于是,Cy开始出清股票,从他的共同基金投资组合中卖出近58,000美元,然后在第二天又卖出70,000美元。他用这笔钱购买了更多的加密货币,然后将其转移到MetaTrader,为大行情的到来做准备。

与此同时,随着他父亲的病情恶化,Cy转向杰西卡寻求情感支持。

11/4/21

Cy:我已经和医生们通过电话了。(哭)

杰西卡:你忙你的,我会告诉你我在做什么。

Cy:他……

Cy:快要死了。

杰西卡:你想我吗?

Cy:我想。但我也很害怕。我要失去他了。

杰西卡:你还好吗?

塞:我爸爸要死了。

杰西卡:(哭)

Cy:今天剩下的时间我要请假去医院。

Cy:不要担心我。

杰西卡:这几天你要住在医院吗?

Cy:为了家里的其他人,我必须坚强起来。

杰西卡:我很担心你。

Cy:我会没事的。

Cy:知道你和我在一起让我很欣慰。

杰西卡:我会陪着你。

Cy:谢谢你,杰西卡!

几个小时后,杰西卡给Cy发了一些紧急的财务建议,敦促他卖掉自己的股票。

11/4/21

杰西卡:我建议你把股票卖了。

杰西卡:是的。

Cy:意思是今天不行,明天也不行。那我们就等周日晚上?

杰西卡:不要忽视这一波牛市。

第二天早上,杰西卡给Cy发消息,提醒他把卖股票所得汇到他的加密货币账户上。

11/5/21

Cy:我应该在哀悼,而不是谈论钱。

杰西卡:不,你父亲希望你过得更好。

Cy:好的。那我现在就去转账。

杰西卡:好的。

Cy:转好了。

杰西卡:你很有效率,我就放心了。

杰西卡:你要去医院了,记得吃饭。

此时,Cy已经拿出了近20万美元,并认为杰西卡又借给了他4万美元。到了晚上,杰西卡发来了好消息:你现在有30万本金了。她补充说,如果可能,争取达到50万。

11月7日,杰西卡向Cy发送了更多来自她叔叔的消息。Cy尽职尽责地听从了她的指示,MetaTrader应用程序再次显示他赚到了钱。

我在做梦吗?Cy写道。不到10分钟就赚了6万!

杰西卡指示Cy重复交易,于是他似乎又赚了3.1万美元,而她继续鼓励他投资更多的钱。Cy答应了,并偷偷地卖掉了家族资产。他以为自己赚了9万美元左右,回报率接近40%。

11/7/21

杰西卡:我对你是认真的。

Cy:我也是。

Cy:我正在悄悄卖我妈妈的CD,我的家人都还不知道。

杰西卡:我明白了。

Cy:(笑)

Cy:我已经为此感到内疚了。

杰西卡:我的原意是让你向你的朋友借一些钱,等大行情过去了,你就可以还给他们。

Cy:我明白了。但我不想把其他人牵扯进来。

Cy:这是一个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尽管他不断地努力,但杰西卡还是不断地劝他向朋友和家人借钱,这样他就至少有100万美元可以投资下一个大行情。

11/11/21

Cy:我要面对现实。

杰西卡:为什么?

Cy:我借不动了。

Cy:11月16日,我将从我的朋友那里再得到2万美元。

杰西卡:你可以试着从银行借钱。

杰西卡:你离100万美元还差得很远。

Cy:这个数目太大了,我借不到。

杰西卡:你能借多少钱?

杰西卡:我也可以帮你想出一个解决方案。

杰西卡:最好能达到100万。

Cy:之前是50万。现在100万?

杰西卡:50万你可以买入一次,但是100万可以买入多次。

杰西卡:你还不明白吗?

Cy:杰西卡,还记得我们两天前说过的话吗?

Cy:我借不动了。

杰西卡:你还不了解这个大行情。

第二天,Cy突然灵光一闪。他记得自己还有房屋净值信用额度,这是一种向房主提供的金融贷款,以自己的房子作为抵押。于是他从中取出了20万美元,转入加密货币钱包,为即将到来的大行情做准备。

现在,他已经投入了44万多美元的自有资金。

所以你看到我有多努力了吗?他给她发信息说。

当Cy的父亲于11月14日去世时,杰西卡是他最先发信息的人之一。我能告诉你一件事吗?但不要难过。他写道。我感觉像死了一样。我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不过,不到20分钟后,他又问,这个大行情是否有什么消息。

"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Cy变得越来越沮丧,杰西卡则鼓励他向自己寻求情感支持。

11/17/21

Cy:最近我一点都不开心。我的一部分随着我父亲一起死去了。

杰西卡:但是你现在有我了。

Cy:(笑)

杰西卡:我希望我可以像你爸爸一样重要。

Cy:时间会证明一切。

当大行情终于在11月18日到来时,Cy相信自己真的发财了:他最初的44万美元投资已经增长到220万美元。

但当那笔本应带来巨额利润的关键交易发生时,MetaTrader突然开始显示他的余额为负48万美元。Cy不知道为什么。应用程序崩溃了吗?他犯了一个什么严重的错误吗?

我失去了我所有的钱。他给杰西卡发信息说。我该怎么办?杰西卡很快就痛斥了他(如果本金不够,就不能支撑到利润点),但也安抚了他。

11/18/21

杰西卡:我会带着你把钱赚回来的。

Cy:好的,求你了,求你了。

杰西卡:别担心,相信我。

Cy:好的。我只有你了。

杰西卡:你现在需要做的是筹集资金。

很快,Cy变现了更多剩余资产,拼命想挽回损失。

11/18/21

Cy:我是在相信你。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杰西卡:你对我没有信心?

Cy:我一直在告诉自己。

Cy:如果我能在两周内赚到170万美元,我们就能把丢的钱赚回来,尤其是你的消息是100%准确的内部消息。

但到了第二天,他试图通过撒谎来搪塞杰西卡,声称他的家人已经发现了他在做的事情。

11/19/21

Cy:我在躲我的家人。

杰西卡:为什么?

Cy:我相信并信任你,但我想让你知道这件事对我来说有多严重。

Cy:他们已经发现了,威胁要杀了我或者报警。

Cy:下个星期六。

杰西卡: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Cy:我姐姐在联合账目和问题中发现的。

Cy:如果我拿不回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Cy: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Cy:我对不起所有人。

杰西卡:我们会把钱赚回来的。

Cy:我拿到的本金不是我自己的。如果我失去了这些钱,我将有更大的麻烦。

Cy:我下周要拿到的新资金不是我的。

杰西卡再次告诉Cy,要迅速挽回这样的损失,最好的办法是投资更多的钱,她敦促他借更多的钱,并继续进行交易。

11/26/21

Cy:如果我明天能在葬礼上偷偷带回来15万美金的话,你有多大信心让我把钱赚回来?

Cy:偷偷打听一下。

杰西卡:百分之百。

Cy:真的!!

最后,Cy设法从一个儿时的朋友那里借了10万美元,并卖掉了自己的资产,所有这些资金都在杰西卡的指导下迅速投出——在他之前已提供的44万美元的基础上又增加了60万美元。

12月2日,在投资了60万美元之后,Cy认为他的持仓已经增长到110万美元,刚好足以抵消之前44万美元的损失。杰西卡说,当他的资产达到180万美元时,她就会教他如何提取资金。

但在12月3日,在一次所谓的交易之后,他的MetaTrader再次显示为负余额。第二次被杀猪了。

于是Cy发了消息给杰西卡。

12/3/21

Cy:我需要帮助!拜托。

Cy:求你了,我该怎么办?

杰西卡:去找钱。

Cy:我是一个诚实、努力工作的人。

Cy:我失去了爸爸,现在又摊上这个。

Cy:求你了。

杰西卡:去找警察帮你。

杰西卡:不要给我打电话。

Cy:噢,不!!

Cy:我不想死。

Cy:很多人都在找我追债。

杰西卡:我帮不了你。

心烦意乱的Cy开车回到了他位于旧金山的童年时的家。他损失了104万美元的真金白银——最初的44万美元加上第二轮的60万美元——他有了自杀的念头。

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任何人。这是我的错,我失去了一切,我失去了父母的钱,我失去了女儿的学费,但没有减少我妻子的工作时间——现在她不得不做更多的工作。他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我有过这样的想法:把车撞到障碍物上,然后听天由命,让上帝来决定我是活下来还是死。

当Cy在去精神病院的路上给杰西卡发了一张他在救护车上的照片时,他得到了一个冷漠的回复。

12/3/21

杰西卡:我劝你,既然你还没有下定决心要死,就好好地活着吧。

杰西卡:伤害自己是无能的表现。

Cy:他们在医院里对我进行自杀观察。

Cy:现在的情况就是:我没有钱了,姐姐把我赶出了家,我住在医院,他们怕我会自杀。以我的情况,你能帮点忙吗?如果你不帮忙,我知道我该为自己做什么了。希望你过得安心……

杰西卡:我无能为力。

她几乎拿走了他一生的积蓄。

"他没法拿回自己的钱了"

那个月,Cy向当地警察局提交了一份报告,但对警察能追回被偷的钱不抱太大希望,更别说找到杰西卡和偷钱的人了。

他们缺乏资源,也缺乏针对加密货币的技术。他说。(警察)拿走了我所有的口供,试图把这个案子交给FBI。

Shawn Bradstreet是负责美国特勤局旧金山外勤办公室的特别探员,他正在积极调查许多杀猪盘案件,包括Cy的案子。目前,他的资金无法收回,但我们仍在调查他的案件。他在电子邮件中说。

Shawn Bradstreet说,现在杀猪盘的规模是前所未有的,这使得执法部门难以跟上——特别是因为犯罪者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都在海外。《福布斯》向Cy用来与杰西卡联系的号码打去电话并发送了信息,但对方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几个月来,Cy一直在无望地给杰西卡发送信息,请求她把钱还回去。

你毁了我和我全家的生活,我诅咒你永远失去财富和健康!他于2022年2月8日给杰西卡写道。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继续恳求她,甚至表示如果她自己是被拐卖的,他会提供帮助。

他给她的最后一条信息是在2022年6月1日:我没有钱了,但如果你是被迫这样做的,有人可以帮助你。

她没有回应。

如今,大约三个月过去了,Cy正在尽最大努力修复他造成的破碎家庭关系和经济损失,但对于他年幼的孩子来说,这是一个很艰难的任务。他的一个家庭成员为他建立的GoFundMe众筹项目只筹集到了损失中的一小部分,而Cy的债务每天都在困扰着他,同时困扰他的还有杰西卡。

为了孩子,我在尽量隐藏自己的情绪。我每天都在与我内心的恶魔作斗争。他在最近的一条WhatsApp消息中说。我每天都生活在噩梦中。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