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买房骗局揭秘案(猫哥柬埔寨:危险而又疯狂的台湾黑帮)

真是活久见,电信诈骗祖师爷台湾人竟然也被电信诈骗了!

最近台湾人在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被骗事件曝光,很快冲上了热搜。

按照台湾媒体的说法,很多台湾民众受高薪引诱,被骗前往柬埔寨,从事与承诺明显不相称的工作,部分人士遭到暴力对待,被囚禁、殴打、凌虐,甚至还有一个名为皮皮的台湾网红,被骗到柬埔寨后,7天之内就被性侵9次,最后在大陆人士帮助下才得以回家。

一时间,台湾媒体都炸了,开始纷纷炒作台湾人受害论,狠狠收割了一波同情。

可是我们冷静下来就会发现,这事不对劲。

台湾是啥地方?电信诈骗的发源地啊!这里的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骗了?别忘了,台湾机场的出境口里还贴着大大的标语:海外打工被诈骗,小心成人财两失呢!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些去柬埔寨的台湾人,其实心里对自己要在柬埔寨从事什么工作,心里是一清二楚的,对诈骗大陆人是毫无心理负担的。

只不过他们到了柬埔寨之后发现情况不对劲,自己本来是计划来割韭菜的,没想到自己成了韭菜,台湾人熟悉的电信诈骗的玩法已经变了,现在自己不仅可能赚不到钱,而且还可能赔钱赔命!所以干脆开始把自己包装成受害者,这才引起大陆注意,帮助自己回家。

那么,柬埔寨的诈骗集团到底有啥本事,能让诈骗祖师爷台湾人都翻车了呢?

1 源起

说起柬埔寨的诈骗业,如果追溯源头的话,其实还是要追到台湾头上。

李登辉上台后,开始全面地推行他的台独事业,那么就必须改组原来坚守统一底线的军队和情报系统,所以我们就会看到一些老一辈有中国情结的国民党高级将领纷纷退居二线或者被边缘化,情报系统也被大清洗。

很多人觉得台湾情报系统很神秘,但其实也只不过是中统军统保密局这些特务组织的后辈罢了。

这类特务组织从根子上就有很多黑社会性质,跟帮会人员、小偷、诈骗人员关系密切,情报部门不方便出面的一些脏活,也都安排这类人去干,比如著名的江南案就是这样的。

帮助台湾情报部门杀人的黑帮老大陈启礼

但是情报系统被清洗了之后,不仅一些三教九流的外围人员被剥离,就连很多资深的情报人员都失业了,他们有什么谋生能力呢?只能和原来看不起的外围人员混在一起,指导一下他们的工作,混口饭吃。

情报学是一门科学,非常系统化和流程化,这种技术下沉,一下子让师傅带徒弟的经验积累式诈骗行业大开眼界,原来诈骗还可以这样搞?

有标准话术,有谈话技巧,有心理分析,甚至还有分层管理和考核机制,如果不成功就要进行复盘和回溯,第一时间进行改进。

你看,这不是和TQC全面质量管理制度一样么?

在科学理论的指引下,台湾的诈骗行业迎来了标准化和规范化,一个新手拿着老手编写的诈骗话术就能摇身一变变成诈骗大师,同时台湾又赶上了手机的大发展的时代红利,整个电信诈骗行业开始蓬勃发展起来。

还记得在大陆流行的一些电信诈骗骗术吗?

喂,你中奖啦!只要付20%手续费就能领到XX万的奖金!

喂,猜猜我是谁?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是老朋友啊。

喂,我是你领导,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喂,我是公安局,你涉嫌XX,需要配合调查!

这些骗术,其实都是台湾人在2000年初的时候发明的,经过台湾诈骗市场验证的成熟诈骗手法。

但是台湾电信诈骗业很快迎来了瓶颈:市场太小了。

台湾电信诈骗再发达,也就2000万人口,除了骗子、孩子,总共能骗的也就那么点人,而且诈骗分子天天打电话诈骗,很快就让全体台湾人接受了一次反诈教育洗礼,台湾诈骗市场很快进入了红海时代,简单来说就是骗子太多,傻子不够用了。

怎么办?登陆!

相对台湾来说,大陆是一片蓝海,而且什么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都是扯淡,大陆人还是挺有钱的,在利益驱使下,一批台湾骗子来到大陆,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行骗大业。

在那个年代,全国各地都有招商引资的指标,一看台湾人来投资了,当地自然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可是谁能想到,有时候一个台商产业园,竟然都是搞诈骗的。

再加上台湾人在大陆不存在语言障碍,同为中国人很懂中国人的心理,所以一时间,各种骗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什么机票退改签转账、冒充公检法诈骗、贷款诈骗、购房购车退税诈骗、助学金诈骗等等等等,无数大陆人倒了大霉。

从2011年到2015年,大陆的诈骗案件增加了600%,只要有手机的,几乎所有人都接到过诈骗电话,学费、工资、养老金、看病钱,就没有台湾诈骗分子不骗的钱。

2016年4月15日,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面对咄咄逼人的台湾媒体,愤怒地控诉:有一名吉林的女士,丈夫的死亡抚恤金被骗走以后,跳楼。还有一名熊姓的菜农,因为毕生的积蓄被骗,结果在银行门口自杀。

越来越多的电信诈骗案也引起了大陆的注意,在2009年,大陆专门召开了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开始重拳出击电信诈骗案件,特别是同一年两岸签订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台湾诈骗犯在大陆的犯罪事实,同样可以被台湾法庭采用,这下子台湾诈骗集团觉得在大陆混不下去了,只能开始了第二次搬家。

这次他们的目标,是东南亚,具体点来讲,是缅北、老挝、柬埔寨。

2 三次产业升级

台湾诈骗集团搬家的地方都有一些共同特点,比如和大陆关系密切,比如与台湾没有司法和引渡协议,比如当地政府基层管控能力弱等等。

就这样,台湾诈骗集团开始在东南亚生根发芽,这些诈骗集团一般以投资为名义运作,因为台湾人的口音破绽很容易引起人们的警觉,因此台湾诈骗集团还大批从大陆诱骗年轻人来这里做诈骗,充当打电话、取钱的马仔。

这些电信诈骗集团内部管理严密,层级分明,分工明确,采取军事化管理措施,以冒充淘宝客服退款,或公检法、网络贷款、刷单诈骗等方式进行诈骗,由于各个诈骗集团都在一起,平时还要搞业务交流和业绩竞赛,所以诈骗水平节节攀升,诈骗金额也达到了巅峰。

到了2015年,大陆平均每年有200亿人民币被台湾人骗走,相当于每个大陆人每年要给台湾人800多块钱,单起案件金额超亿元的也不罕见。

这就是台湾电信诈骗集团的黄金时代,也是柬埔寨诈骗业的1.0时代。

很快,台湾诈骗集团发现生意又不好做了,大陆看着一个个群众被骗得家破人亡,再也无法容忍了,全民反诈APP横空出世,云剑、长城、断卡、断流、510等专项行动一个接一个,部分省的电信运营商直接默认关闭接听国际及港澳台电话(如果客户有需要可再次打开)。

我们回忆一下,这两年,我们接到的诈骗电话是不是少多了?

这一下台湾诈骗集团慌了,打不了电话了,怎么生存?

在生存危机的倒逼下,台湾诈骗集团开始了第一次产业升级,从电信诈骗升级为网络诈骗,迎来了柬埔寨诈骗业的2.0时代。

2.0时代最出名的地方,是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这里是柬埔寨的第二大城市,也是柬埔寨最大的港口,在柬中国人称其为西港。

2016年左右,柬埔寨政府为了创造政绩、改善民生,向外国人开放了博彩业经营权,还给出了促进投资、落地签证等优惠条件,本意是想像澳门、拉斯维加斯一样将西哈努克港打造成为东南亚地区的赌城,但没想到引来的却是海量的诈骗犯,一时间各大诈骗集团纷纷到西港开展业务,西港本来只有10万人,结果一下子涌来了30万诈骗犯。

在这里,流传着一句话,叫做没有梦想,何必西港,在台湾诈骗集团的高薪引诱之下,无数大陆年轻人乘着飞机来到柬埔寨,他们的梦想是,一年之内,拿着百万美金,衣锦还乡,但到了之后,却变成了菠菜和狗推,都是用来拉人的底层推广人员。

丰富的人力资源推动了诈骗行业的革新,在西港,电话诈骗已经是过去式,主要诈骗手段是网络赌博诈骗和杀猪盘诈骗。

网络赌博诈骗很简单,把服务器设置在西港,然后通过国内伪基站对网站植入黑链接、群发短信,或利用虚假微信群、QQ群等手段进行宣传推广,然后以充值返奖金、高胜率、资金秒到为噱头引诱网络参赌。

一般来说,新人都会赢点钱,但是,服务器都是人家的,赌博算法人家都可以随意修改,你怎么可能在网上只赚不赔?一旦你投入大额资金,只需要修改程序的一个参数,就会把钱全部套走。

那有人觉得我赚点小钱就撤呢?那还真小看诈骗集团了,怎么可能会让你这样钻空子?赌博集团常限制赌客须达到一定的金额才能提现,想薅羊毛?没门。

更可恨的是杀猪盘诈骗,诈骗分子把受害人叫猪,把交友工具(APP及婚恋网站)叫猪槽,把聊天剧本叫猪饲料,把恋爱叫养猪,把诈骗钱财叫杀猪。

骗术也很简单,在社交平台上,有无数狗推伪装成美少女或者高富帅,菲佣和海景房是他们常常晒的朋友圈,借此吸引你添加好友。

然后骗子开始跟你频频聊天,每天各种嘘寒问暖,对你倍加关心和关爱,让你对其深信不疑。等关系稳定,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就引诱你在他们自制的平台购买赌注、股票(彩票、期货等各种投资)。

当你尝到甜头之后,他们会并声称自己已经掌握了这个平台APP的bug,只要跟着他稳赚不赔。这时,你已经深信不疑,便往平台里面大量投入,然后就是收网时刻,钱一分钱也回不来,骗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人间蒸发。

这种杀猪盘可恶的地方在于,不但骗钱,还骗感情,很多被骗的女性一直到警察找上门还在心存幻想,哪怕钱不要了也要问一句骗子,是不是真的爱她?

柬埔寨猖獗的诈骗活动再次引发了中国的重视,中国外交部门频频访问柬埔寨,要求柬埔寨治理西港的诈骗乱象,公安部甚至直接向柬埔寨警察提供必要的技术和相关援助,换取柬埔寨配合中国警方的反诈活动。

中柬警方联合开展了一系列的反诈行动,仅仅在2019年,中国警方出动3000多名警力,侦破了509特大跨境诈骗案,先后抓获1.9万名嫌疑人;2020年,共破获600多起跨境偷渡诈骗案件;2021年,公安部与东盟各国合作,打掉上万个非法出境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 4 万余名,成功打掉境外多个招赌吸赌网络和洗钱等非法资金通道。

最重要的是,柬埔寨在中国的劝说下,终于放弃了以赌建城的思路,2019年8月,柬埔寨领导人洪森签署了一项禁赌令,禁止一切网络和线下的赌博活动,一夜之间,大批网络赌博和线下赌博团伙逃离柬埔寨,西港一天少了10万人。

生存还是死亡,这个问题再次摆在了诈骗集团的桌子上。

电信诈骗的渠道行不通了,你打过去的电话不是被拦截,就是被反诈中心电话提醒,网络诈骗也困难重重,网络赌博非法了,杀猪盘也因为洗钱渠道被断掉而无以为继。

不甘心失败的台湾诈骗集团,再次开始了产业迭代,推动柬埔寨诈骗业再次升级到了3.0时代。

某种意义上说,3.0时代其实是降级了,因为不论1.0时代和2.0时代,还是有技术在里面的,而3.0时代就简单粗暴多了,其实就是先把人诱骗来西港,然后绑架勒索。

这个时候,诈骗集团的性质已经变了,从诈骗蜕变为了黑帮。

在百度一些贴吧里面,总是充斥着一些诸如创业失败后,我来到西港,一年挣了100万美金疫情之下,西港成了底层人士的筑梦之地之类的小作文。

不要以为这种骗术低级,也不要低估这些画饼对低收入群体的诱惑,中国有14亿人,总有那么一些生活不如意、婚姻失败、创业失败、有暴富梦想的年轻人经不起这种诱惑,在诈骗集团的免费机票诱惑下,来到西港。

结果,他们到了西港第一件事就是被收走护照,然后每天都被关在一个个诈骗产业园区,每天要工作15个小时以上进行电信诈骗,骗钱来偿还诈骗集团的机票钱住宿费,如果嘴笨或者不愿意,就会被关起来不给饭吃,然后以每个人几万块钱的价格,卖给下一个诈骗集团,如果再骗不到钱,就会进行殴打,以割手、割耳威胁其国内亲属,敲诈勒索。

如果实在搞不到钱,那么男性可能会被抽血、割掉器官卖到黑市,女性就会而被卖到妓院,强迫她们卖淫,甚至被卖到其他国家成为性奴。

一时间,关于中国人在柬埔寨遇害的新闻频繁出现在新闻上,有被枪击的,有被虐待致残后被解救的,当然最多的是受不了虐待而跳楼。

去年2月16日,一名中国女孩从金边一酒店坠楼身亡。3月11日,一名中国男子从西港某隔离点坠楼身亡。3月17日,中国男子陈某从西港某酒店坠楼身亡。7月16日,19岁的中国少年周瑞从金边一高楼坠下身亡。7月19日,中国男子林某从西港某宿舍楼坠下身亡。9月7日,一名女子从西港奥彻斯经济特区一大楼坠楼身亡……

天知道,在坠亡之前,他们经历了什么,是什么让他们宁愿跳楼也不愿意活着?

今年3月曾有一个被骗的中国人向国内一个博主发来求助,说他们一起二十多人被困在西港某网投园区里,老板准备把他们二十多人分批卖掉。

因为23人整体贩卖无人接盘,所以最终他们还是被强行分拆贩卖,反抗的就被当场殴打,甚至关进水牢,被关时间长的人下体甚至流脓生蛆。

为了防止更多人被残害,中国加强了中国公民前往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的出境控制,非必要不出境,边境上也出于防疫需要立起来了高高的铁丝网,加强了巡逻。

据西港省长称,2020年6月,西港的中国人仅剩下1.5万,让诈骗集团的3.0产业再次面临危机。

活人不会让尿憋死,柬埔寨的台湾黑帮再次进行了方向调整:重返台湾市场!

想一想,原本为14亿市场准备的几十万骗子,疯狂涌入2300万人口市场的壮观景象吧!虽然台湾人知道电信诈骗是咋回事,但也架不住经过大陆市场千锤百炼出来的骗术啊!在反复轰炸之下,总是有人中招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一组让人哭笑不得的数字,2021年,台湾发生电信诈骗案1073件,涉案金额7.1亿元,但是到了2022年,仅前7个月,就到了1330件,涉案金额31亿元!同比增长400%!

别说普通老百姓了,就连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儿子、台湾明星周渝民、连静雯都纷纷被骗,金额高的有3000多万。

但是,台湾市场毕竟太小,难以维持以前每年几百亿人民币的KPI,于是3.0的绑架勒索手段也被施加在了台湾人身上,这个时候,台湾人诈骗起自己人来,可不会有一点怜悯。

从2021年开始,台湾很多平台都出现了去东南亚打工的招工广告,吹得天花乱坠,待遇优厚,提供机票,住高档酒店,拉朋友来还有人头费,一时间,台湾人蜂拥而至,有耐不住金钱诱惑的,有在台湾找不到生路的,还有被自己的发小诱骗卖掉的等等。

最骚的操作是有人在台湾成立一个游戏工作室,成立两个月后就出境团建,结果一下飞机,工作室员工就被集体控制起来了......

据统计,仅仅今年1至7月间,就有超过8600名台湾民众前往柬埔寨,目前起码还有一半人被困在柬埔寨。

今年上半年是啥情况?台湾疫情爆发,柬埔寨也因为疫情进行了很多限制措施,这个时候,到底是多天真的人才会以为柬埔寨会有连台湾都没有的高薪工作?

其实对他们来说,对要去柬埔寨干什么是一清二楚的:来西港,割大陆人的韭菜!但是没想到,自己就是那个韭菜。

西港的3.0诈骗超出了台湾人的认知,招工的老板一转眼就变成了凶神恶煞的黑社会老大,自己要一天十几个小时搞诈骗,如果不服从或者创造不了价值,那么就会被毒打、虐待、甚至性侵。

也不是没人想逃走,可是西港才多大个地方?黑帮网上的通缉令一发,一天之内就会被抓回来,膝盖被直接打碎,作为新人的反面教材。

想回台湾,可以,每个人3万美元赎金,家里汇钱,黑帮放人,否则就要天天被虐待、关水牢。如果时间到了拿不到钱,就会被转卖给其他诈骗集团,每转卖一次,赎身费就会涨一次,上个月曾有台湾媒体报道,有十几个台湾人刚刚谈好17万美元的赎身费,结果转身就被卖掉了,赎身费直接翻了五倍。

如果实在掏不出赎身费,那就要承担任务,再骗几个台湾人过来,你就自由了,比如台湾屏东偏乡高女士接到女儿的电话,要求再骗6人才能获得自由,但被高女士严词拒绝。

高女士说,如果你骗6个人去的话,人家家庭他们的父母亲不会担心吗?同时,自己也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最坏的心理准备是啥?是无法创造价值的台湾人,会被卖给人口贩卖集团,在船上活摘器官,然后把尸体丢到海里.......

很多台湾人走投无路,不得不求助中国大使馆和中国公益机构,最终取得了解救。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还发了《致在柬台湾同胞的一封信》,说台湾同胞就是中国公民,有困难请找中国大使馆。

看来,关键的时候,还是祖国母亲靠得住啊。

3 诈骗之都

台湾诈骗集团从团伙一步步走来,如今已经发展到了涉赌、涉黄、涉毒、人口贩卖和器官交易的一体式黑帮集团,也让西港成为了东南亚的诈骗之都,将柬埔寨的发展梦砸了个粉碎。

西港有着柬埔寨最美丽的海岸线,一直以白沙炫目、海水湛蓝出名,曾经是外国游客来东南亚旅游的胜地。

但是和旁边越南和泰国相比,柬埔寨却像个灰姑娘,产业落后、基建薄弱,看着发展飞快的邻居,柬埔寨心里也着急,于是把西港划为柬埔寨国内唯一一个特区。

只是如何建好这个特区,柬埔寨可能没想明白,不想着像越南一样发展低端制造业,反而想靠赌来发展,但对赌博管理得又宽松,外国人不仅可以赌博,还能自己领牌照、开赌场。2016年起,柬埔寨政府签发的163张赌场牌照中,有91家都在西港。

但是,人家澳门、拉斯维加斯靠赌发家不假,靠的是正经赌博买卖,而西港呢?大多是披着赌场外衣的诈骗团伙而已,随之而来的还有与其配套的黄色和灰色产业,比如卖个人信息、导流、卖微信号和妓女等等。

但是对西港当局来说,似乎只要能发展经济,这些事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蓬勃发展的博彩业和诈骗业迎带来了海量人群,游客、赌客、炒地客、炒房客和诈骗人员都来到西港淘金,民间传言,在2017年西港有30万华人,到了2019年可能有60万人,西港也被戏称为中国飞地。

其中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从事灰色产业的,虽然干诈骗,但是生活和物质需求可都是真的,这就蕴藏着巨大商机。

在西港最繁荣的时候,一瓶农夫山泉可以卖到1.5美元,一个重庆火锅店,装修也就县城水平,但一年能赚3000万,还有一个人靠卖凉皮,一天就能赚1000多美元,当地政府光靠收税,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更大的利益在于诈骗业,在西港,这些行业集中在网投园区,对外称为数字工业投资园等名称,以最大的园区中国城为例,里面有20多栋写字楼,看起来和普通写字楼没啥区别,但却被深深圈在了高高的围墙和带刺铁丝网里面,园区有持枪守卫看守,监控视频无处不在,俨然国中之国。

这种国中之国有多特殊呢?举个例子,2021年一名生活在柬埔寨的法国人被骗到网投园区,他通过脸书向家人求救后,法国警方与柬埔寨警方交涉后他才得以获释。

但解救的过程却非常有意思,柬埔寨警方并没有进入网投园区,而是与里面的负责人直接谈判,随后这个法国人才被放出来。

厉害不?在柬埔寨的土地上,柬埔寨警察竟然进不去这些诈骗集团的园区。

事实上,不管柬埔寨承不承认,黑帮集团已经和当地的一些部门和势力结成了利益同盟,大到一个政府官员,小到一个警察,都能从犯罪产业中抽成。

根据透明国际公布的全球清廉指数,柬埔寨的腐败程度常年排名全球倒数几名。

虽然2019年,痛定思痛的洪森发布禁赌令,停发网络博彩牌照,给西港野蛮生长的黑色产业重大打击,但从效果来看,指望这样一个腐败的官僚体系去严格执行禁赌令,无异于痴人说梦,如今台湾黑帮在柬埔寨的猖獗,肆意买卖人口、切割器官、虐杀虐待就是证明。

也许,台湾黑帮和西港的病态繁荣根本上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当第一批台湾诈骗集团抵达西港时,西港就注定要成为一个臭名昭著的诈骗之都。

4 天下无诈

为了解决诈骗问题,中国政府做了很多努力。

中国政府很清楚,光靠洪森的一个禁赌令,是无法撼动当地利益集团的,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没有足够的利益,怎么可能让人家乖乖配合你反诈?

这方面,上世纪90年代中国搞的禁毒替代种植就是个很好的范例。

当年,为了从源头上彻底根除境外毒品对于中国的巨大危害,中国政府在同缅甸政府、老挝政府协商后,决定在毒品泛滥的老挝北部、缅甸北部开展绿色禁毒工程——替代种植。

简单来说,就是指在金三角等种植罂粟的区域,利用农作物或者热带经济作物的推广种植,替代原先靠种植罂粟谋求生活的方式,从而从源头解决毒品对所在国家以及中国的危害。

在中国政府相关机构的牵头与动员下,很多中国企业纷纷走出国门,在异国他乡开展替代种植工作,教导当地农民种植水稻、旱谷、橡胶、西瓜、香蕉、甘蔗、 烟叶等等40个品种,累计替代种植面积200多万亩,缅北受益人群超过13万人。

当地农民一看,既然不种罂粟也可以生存,为什么还要种罂粟呢?(毒品种植端的利润其实非常低)。

这种做法,同样可以推广到西港,柬埔寨毕竟是中国在东盟内部的重要盟友,西港也是投资东盟,辐射世界的集群式投资平台,处于经略东南亚的需要,中国也不能对柬埔寨放任不管,而是要帮助柬埔寨建设,让柬埔寨搭上一带一路的便车。

而且西港是天然的深水良港,交通便利,柬埔寨本身人口呈现年轻化,最低工资标准也仅有1000多人民币/月,劳动力廉价,中国完全可以把一些低端制造业转移到西港,让西港如同越南一样慢慢发展起来,就算赌博不可能被彻底铲除,但有了正规行业引导,从事非法的色情、毒品、暴力犯罪的人就会减少,西港也能在更健康的环境下重构社会经济环境、发展合法的正规产业。

当然,要想实现天下无诈,让中国人不再受骗,最终是要根除台湾黑帮,但是这一点很难。

我们都知道,台湾省的经济支柱是半导体产业,但是除了半导体产业呢?台湾已经不剩什么了,由于半导体行业吸纳的就业人员比较少,绝大部分人难以享受半导体行业的红利,那么就只能自找出路。

台湾自己承认的数字是台湾有诈骗人员十几万,那么相关联人员就达上百万,也就是每20多个台湾人,就有一个与诈骗行业息息相关。

而对台湾当局来说,诈骗虽然不光彩,但也是重要的外汇来源,去年闹得鸡飞狗跳的禁运凤梨事件,总共也才几个亿的人民币,可是诈骗行业,每年要为台湾带来上千亿新台币的收入,难怪前中央警察大学副教授郑煌发坦言:(这些诈骗)‘是一个福音啦’,因为这些诈骗犯是在为台湾创收外汇,钱进台湾。

就算骗到台湾人头上,台湾民进党当局也无动于衷,总是以跟柬埔寨没有所谓邦交,难以施展救人的手段为由,不去帮忙解救身陷危机边缘的民众。同时也不愿意借助大陆力量,仿佛一旦借助大陆力量获救,就失节了一样。

蔡英文的嫡系大将黄承国(右)是黑帮天道盟文山会第二任帮主

所以台湾当局对诈骗集团不但不打击,而且在大陆打击时,还百般袒护诈骗犯,当诈骗犯在外国被抓遣返回台湾后,往往直接无罪释放,上午接到人,下午人就可以在家开接风宴了,新闻主持人毫不掩饰地说道:台湾的境外欺诈罪,基本上是无罪。

其实吧,柬埔寨的台湾诈骗集团,和台湾的黑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台湾黑社会就是民进党的金主之一,这种事蔡英文怎么会管呢?这样的台湾当局,怎么可能指望他们根治台湾黑帮?

也许,要摘掉台湾诈骗世界第一的帽子,要等到统一之后了。


相关阅读请搜索公众号【猫哥的视界】:

1.《战略定力:统一台湾的代价有多大?》

2.《台湾的疫情怎么突然就爆了?》

3.《东方的怒火与普京的铁拳》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