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买房被骗事件(巨星朱莉的孩子是偷来的?柬埔寨跨国领养被爆实为“贩婴”)

过去22年里,伊丽莎白·雅各布斯(Elizabeth Jacobs)一直在美国养父母的悉心栽培下幸福长大。

但温馨的家庭还是挡不住伊丽莎白对过去的好奇,她很想知道,亲生父母为何要把自己丢在柬埔寨孤儿院,以及他们现在究竟身在何方?

翻看父母给的相关领养手续,伊丽莎白发现了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出生证明显示自己在2000年1月1日出生,但柬埔寨孤儿院保存的记录却是2月2号。

柬埔寨孤儿院里的伊丽莎白

在收养文件中,伊丽莎白的柬埔寨姓氏叫Rath。

这个姓氏在柬埔寨十分特殊,是政府专门为本国孤儿设立的,代表州或政府,也就是说凡是姓Rath的孩子都是不知父母身份的孤儿,国家就是他们的监护人。

而文件里也不会有关于亲生家庭的任何信息。

小时候的伊丽莎白和养母

伊丽莎白打听到,在柬埔寨民间,这种出生证明多半是伪造,只是为了让外国人方便领养孩子走得一个程序过场。

最重要的是,在签字人那里,伊丽莎白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劳琳·加林多(Lauryn Galindo)

在网上输入这个名字,伊丽莎白查到了十分震撼的信息。

很多新闻报道显示,加林多被判犯有欺诈罪,她被无数人指控,以慈善名义诱导柬埔寨贫困母亲将孩子放到孤儿院收留照顾,等孩子到了孤儿院就会被伪装成孤儿身份介绍给美国或其他国家来的收养家庭,以此赚取中介费。

柬埔寨孤儿院里的伊丽莎白

这份收养工作加林多干了13年之久,造成无数家庭骨肉分离。

这当中自然少不了无良孤儿院和政府人员们牵线搭桥,说白了,他们就是在腐败和利益渗透下,把婴儿从亲生父母手里骗走偷走。

伊丽莎白意识到自己很可能也是其中之一,她根本不像领养文件上写的那样是父母不知去向的孤儿,而是遭遇了欺诈性跨国收养,被加林多从亲生父母手中骗或偷走的。

更令人意外的是,她深入调查发现,好莱坞巨星安吉丽娜·朱莉领养的大儿子马多克斯,极有可能也和自己一样是这条产业链上的受害者。

马多克斯(右一)

据媒体报道,这种洗婴产业链在柬埔寨十分成熟,并2000年左右达到顶峰,无数柬埔寨婴儿被带离亲生父母身边,送往全球。

关键是,这种跨国收养都是在孩子父母被强迫或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

根据调查报告显示,柬埔寨农村里离婚、寡妇等单亲妈妈是主要被掠夺的对象。

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甚至会跑到妇产医院寻找目标,这些人专门接近分娩不久的贫困女性,因为这时她们的情绪正处于脆弱恍惚的状态,很容易被说服把孩子交给福利机构照管。

孩子们会平安健康地长大,得到专业照顾,在那还能接受教育,继续读书。

通常情况下,这些母亲还会拿到一笔30~100美金不等的捐款,并被许诺可以随时到孤儿院看望孩子,只要她们找到工作有了稳定收入,就能接孩子回家。

但实际上,被带走的孩子会在孤儿院与相关政府的操作下,被赋予新的假身份,洗成无父无母的孤儿,然后等待外国来的养父母挑中带走。

从1970年代起,柬埔寨开启了数十年的政治动荡,接连内战造成300多万人死亡,再加上艾滋病和肺结核等疾病的流行,更是让柬埔寨陷入无法想象的经济泥潭。

与此同时,文化上的影响又让柬埔寨的生育率在东亚名列前茅,于是因为养不起而卖孩子的现象十分常见,更不用说为生活所迫把孩子丢到孤儿院。

光靠政府解决孤儿问题似乎不太可能,为了分担压力,柬埔寨政府于1989年开始允许外国人来此收养。

因此,劳琳·加林多就在这片混乱中找到了牟利的商机。

在美国当地,收养孩子要走复杂且漫长的程序,于是很多家庭选择出国领养。根据美国移民法,收养国外被遗弃的孤儿也容易让孩子拿到签证。

渐渐地,很多家庭开始找上加林多,大家都知道,在众多孤儿院中介中,加林多拥有官方授权,领养程序也走得最快。

示意图

特别是在1997年~2001年间,加林多帮助美国家庭收养了约800名柬埔寨儿童,占两国收养人数的一半,而每个收养家庭都要给加林多交3500美金的中介手续费,这些年下来她至少赚了数百万美金。

调查人员称,加林多开的价格还算厚道,有的养父母甚至要向其他中介机构支付1.3万~2万美元不等的捐赠费,这笔钱一部分用来贿赂低级政府官员以拿到假领养文件,剩下的则流入中间人和孤儿院院长的口袋。

而在这当中,加林多最出名的客户就是安吉丽娜·朱莉。

今年20岁的马多克斯是朱莉收养的第一个孩子,2002年七个月大的他被收养时,就有人质疑过其孤儿身份的真实性。

当时,有柬埔寨儿童福利工作人员认为,马多克斯很可能是被人从一位贫困母亲手中,以100美元的价格买来的。

调查机构负责人也曾发声:我确信这个孩子不是真正的孤儿,也没有被遗弃。

对于种种质疑,朱莉本人也做出过回应,说早在收养前就尽全力调查过,马多克斯的父母已经过世。

我永远不会从一名母亲手里抢走她的孩子,我知道那有多可怕。

公众人物领养的孩子的身份都遭到诸多质疑,可想而知每年有多少孩子的身份被抹去。

Neang Phol是一位34岁母亲,2008年,丈夫丢下她和5个孩子独自离家出走。

为了养家糊口,Neang只能在橡胶种植园工作,由于孩子无人看管,她把其中四个还小的孩子送进了距离首都金边大约6小时车程的孤儿院。

Neang Phol

按照她的设想,等自己工作稳定了就能把他们接回身边,殊不知,这却成了Neang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

几个月后,当Neang去孤儿院看望孩子们时,才发现其中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早已被送往意大利。在这期间,自己没接到工作人员的任何通知,甚至拿不到孩子们出国后的联系方式。

直到今天,14年过去了,Neang仍然不知道三个孩子过得怎么样,这些年她也对寻找孩子失去希望,只能默默祈祷他们平安就好。

△如今,Neang Phol与现任丈夫生活在一起,二人在金边附近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

像这样与孩子生生剥离的情况也在Meta身上发生。

2006年,Meta带着两个孩子和丈夫来到金边生活。几年前,丈夫因为工作落下一身病痛,全家所有的经济重担都落在了Meta身上。

因为上不起正规学校,Meta选择把孩子们送到孤儿院,主要为了接受教育。

每个周末,Meta都会带着水果来孤儿院看望孩子,但渐渐地,她发现孤儿院工作人员对她充满敌意。

示意图

几个月后的某天,Meta再次来到孤儿院,发现两个孩子已经消失,她被告知孩子们已经被送到奥地利,而她作为母亲却毫不知情。

崩溃至极的Meta当即要求孤儿院把孩子还回来,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却被院长叫来的警察给拖了出去。警方给出的说法是,Meta涉嫌诽谤他们贩卖儿童。

示意图

亲生父母这边痛苦万分泪流满面,另一边,那些国外来的养父母也同样遭受着孤儿院的欺骗,很多人都以为这些孩子是因为战乱和贫穷被遗弃,从来没想到自己竟成了这条掠夺产业上的一环。

卡罗尔·劳森伯格是加林多的客户之一。

在见到儿子山姆时,卡罗尔被告知山姆的亲生母亲已经抛弃了他,因为家里孩子实在太多。

但在办理收养手续时,卡罗尔在文件上看到山姆亲生父母的那一栏写着未知,那时卡罗尔也起过疑心,但这怀疑的念头很快就消失了。

山姆与猫咪弗雷德(领养后)

直到2005年,卡罗尔读到一篇报纸文章,上面描述了一位柬埔寨母亲是如何被迫放弃她的孩子的,那一刹那,她意识到这位母亲所说的孩子很可能是山姆。

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僵住了,所以,我夺走了一个母亲的孩子,我不是故意的……但我确实参与了一个非常罪恶的事件。

同样的情况戈夫也经历过,当她看到女儿的领养文件时,亲生父母那一栏也写着未知,但她想起自己明明在孤儿院看到一本笔记本,上面有一张女儿照片,背面写着她父母的名字,以及他们所在的村庄。

示意图

后来,戈夫承认自己对这件事有所保留,我想成为一名母亲,但我又不想做错误的决定,最后我还是带着女儿回到了美国。

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家庭受到贩卖儿童的指控,2001年,美国和其他国家相继暂停了柬埔寨的收养程序。

现在伊丽莎白正在制作一部纪录片,还原自己被偷走的真相。

制作期间,伊丽莎白遇到了和自己有着同样经历的Galindo。

她说2014年时,养母曾带着自己回到柬埔寨度假,两人在露天市场逛街时,有个妇女来搭讪,问她们要不要买孩子,只要30美元,见二人没有理会,这个妇女又主动把价格砍到25美金……

那一瞬间,Galindo鼻头一酸,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被卖掉的场景。

跨国收养背后的人口贩卖对很多家庭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但哪怕现在被停止,也依旧改变不了孩子们被买卖的命运。

如今,加林多早已恢复自由之身,在接受采访时,她坦言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确保儿童的遗弃身份是柬埔寨政府和孤儿院的责任,不是我这个替罪羊。

我做的事始终把孩子们的利益放在首位,在我的努力下,700多名儿童被安置在充满爱心的家庭中,让他们免受虐待,卖淫和饥饿……这些悲剧也不是从我开始的,而是那些柬埔寨人。

难过的是,尽管柬埔寨政府在2001年关闭了海外领养程序,但在2005年~2015年间,柬埔寨孤儿院的数量增加了60%,其中,有80%孩子的父母都在世。

无论跨国收养是否存在,都无法改变这些孩子被遗弃的命运。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