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柬埔寨买房可以落户吗(猫哥越南出口超深圳,真的是因为放弃清零政策带来的吗?)

最近,越南莫名其妙地成了国内经济界的热门词汇,一篇篇爆文纷至沓来:

《疫情以来越南股市上涨40%!普通人也能便捷参与》

《中国疫情,让越南的国运挡不住!出口房价股市疯狂上涨!》

《从严防到躺平:越南如何成功走出新冠疫情?》

《3 月越南出口数据超深圳,或超深圳成为世界制造中心》

这些文章虽然来自不同的人,但好像都有一个没有明说但完全一致的观点:都把越南进出口额的爆发式增长与越南应对疫情的躺平政策联系了起来。

(越南海防港)

一躺平、经济行仿佛真成为了应对疫情的绝佳办法,而中国目前的经济下行和股市大跌好像都是动态清零政策导致的。

这些文章中还暗戳戳地说:越南不仅在体制和政策上大胆革新,以开放的姿态在名义上给投资者吃下一颗定心丸,在经济上,越南也没有停下改革的脚步。

确诊数字只是衡量防疫的一个指标,整个防疫过程,必然考虑经济社会各方面的情况,一味追求低确诊,只会让社会发展失衡。越南亲身示范了如何在经济繁荣、公民权利与高效防疫之间取得平衡。

对于(中国)防疫政策是否会做出调整,企业家、居民都在等待。

国内某经济专家也出来泼冷水:经济发展不是靠意志与决心,而是要用真实的数据说,言下之意就是应该学习越南的躺平政策。

要说如今的共存派也真有意思,知道大家经历了上海疫情,共存论不吃香了,就开始换一个角度来继续鼓吹共存。

古有指桑骂槐,如今这一套叫指越骂中。

不得不说,这一套说辞很有迷惑性,有数据有实证,人家越南3月进出口数据的确亮眼,出口340.6亿美元,增长45.5%,超过了深圳的240亿美元。

但是,凡事必有因果,越南的出口额超越深圳,真的是因为放开疫情防控带来的吗?

1 真实的越南防疫

要了解越南是如何躺平的,还要从当年的防疫优等生说起。

很多人都说,越南一直在摸中国过河,中国搞改革开放,越南也搞革新开放,而中国搞从严防控政策,越南自然也是学着搞。

早在2020年2月1日,越南就宣布国家进入防疫状态,对外国旅客进行隔离,部分航班不允许降落,还限制春节期间的人际交往,暂停全国所有学校活动。

越南还搞了个三级接触者追踪,发现一个阳性病例,那么他就是F0级,和他有时空交集的人,就是F1,和F1有时空交集的人,就是F2,以此类推,对这些人群进行不同等级的隔离。

看出来没有?这不是和中国的病例—密接—次密接体系一样吗?

总之,在这一套中国式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防疫措施的加持下,越南竟然成为了2020年上半年世界疫情海啸中唯一不受影响的孤岛。

2021年3月,整个越南确诊病例仅有2529例,每百万人口仅有26例。这个比例是啥概念?当时全球平均比例是每百万人口确诊病例15223例,越南的疫情水平是全球水平的六百分之一!

后来,越南还创下了连续99天没有本土感染病例的纪录,这对一个上亿人口的国家来说,真是不简单。

世界卫生界著名的Public Health in Practice期刊专门刊发了《越南抗击新冠疫情的成功故事》,把越南的抗疫表现狠狠夸了一通,西方媒体也纷纷夸赞越南是抗疫优等生。

夸到最后,越南人自己也信了,越南副总理、疫情防控委员会主任、前卫生部部长武德儋在电视上说:越南的防疫政策非常成功。

但武德儋可能没听过中国的一句话:闲着没事不要立flag,立了flag,必倒!

志得意满的越南当局可能觉得新冠病毒也不过如此,放松了疫情防控措施,做这种决定有自满于自己的防控手段的因素,也有经济压力和背后的政治压力的因素。

经济压力很好理解,越南2020年GDP只增长了2.9%,远低于2019年的7.02%,创下了30年新低。这种GDP增速,让越南国内的南方派非常不满,矛盾就集中在胡志明市的防疫政策上。

(胡志明市)

胡志明市在越南地位特殊,因为它曾经有个名字:西贡,它是前越南共和国(即南越)和越南南方共和国的首都,也是越南南方派的大本营。

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当年灭掉南越的并不是中国一直支持的北越政府,而是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这个组织构成比较复杂,由平民、学生、前南越军人、民族资本家、宗教团体、反美知识分子等各种对南越政府不满的人组成。

1975年,在北越的支持下,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灭掉了南越,建立了越南南方共和国。这个越南南方共和国和北越其实并不是一条心,在灭掉南越后还拼命发展外交,获得了几十个国家的承认。

如果不是越南内部要求统一的呼声太大,越南南方共和国才不愿意和北越统一,后来拖拖拉拉谈判了一年,才勉强和北越和平统一,成为了现在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既然是和平统一,那就必然有一些利益的交换和妥协,而北越很难对自由资本主义思想根深蒂固的南越进行彻底的社会主义改造,也就为日后越南的南北两派斗争埋下了隐患。

越南革新开放后,南方派凭借灵活的头脑以及南方的基建优势和工业基础,迅速吸引了大量外资,让越南南部一飞冲天;而越南北部遭受了两次战争创伤,被炸得一片狼藉,一穷二白,吸引外资的速度自然赶不上南方。

结果发展到现在,越南GDP总量中,南部占了三分之二,北部则只有三分之一,仅仅胡志明市一个市,每年的GDP就几乎能达到整个越南的五分之一。

南方派有钱,自然说话就硬气,对来自首都河内的政策也总是阳奉阴违,特别是对防疫政策,一直嚷嚷着防疫措施影响经济,应该学习西方的与病毒共存,这样才能保住经济发展成果。

越南政府一是扛不住压力,二是觉得新冠病毒也不过如此,老子又不是没见过,有把握能防住,于是放松了管控措施。结果,他们碰到的不是2020年的毒株,而是在印度造成人间浩劫的德尔塔。

德尔塔毒株的传染性数倍于老毒株,这种毒株被外企的外国人带入越南国内,越南既没有及时检测又没有隔离,这就带来了越南疫情的爆炸式增长。

我们可以看到2021年几个时间节点的确诊数:4月27日5例,5月27日270例,6月27日415例,7月27日10774例,8月27日12920例……

从2021年7月开始,越南病例每天都新增万人以上,每天死亡人数超过300人,死亡率高达2.5%!其中80%都在胡志明市,胡志明市的死亡率是4.95%!

为啥死亡率会这么高?

因为越南政府对疫苗工作太不上心了。

2021年3月越南才开始疫苗接种,并且疫苗来源途径非常少,大部分是外企捐助指定打给自己工厂员工的,越南政府主要从英国和俄罗斯进口疫苗。就这样打了两个月,接种率刚刚到1%,不要说和中国比了,连柬埔寨都不如。

一直到年中疫情爆发后,越南才开始四处求购疫苗,但美国只答应从自己主导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中划拨300万疫苗给越南,杯水车薪。

哈里斯访问越南时,专门跑去给当年侵略越南的美军纪念雕塑献了花,然后又宣布向越南再提供100万剂疫苗,这疫苗给的简直是羞辱。

但对中国疫苗,越南却换了一副嘴脸。越南中央流行病学研究院院长、国家扩大接种项目指导委员会主任邓德英公开宣称:我们正在建议中国政府向越南提供500万剂国药新冠疫苗,而且必须是无偿援助。

中国出于大局(毕竟越南疫情爆炸了中国边境防疫压力太大)考虑,前前后后通过各种渠道向越南捐助了570万剂疫苗,并定向向胡志明市西贡制药有限公司出口500万剂疫苗。

但这样一来,中国疫苗就在越南市场上占到了主体地位,越南公知就不干了,四处煽风点火抵制中国疫苗。

越南著名公知、教育科学院副教授莫文庄的妻子,电影演员阮金枝写了一封公开信,说中国疫苗不可信对销往越南的中国产品没有信心中国对越南做过很多危险的事情,甚至说与其打中国疫苗,不如死了算了。

公知这么一煽动,胡志明市很多排队打疫苗的越南人一听说接种中国疫苗,甚至一哄而散。结果一直到2021年8月份,越南的疫苗接种率也才只有12%,这么点接种率还想搞躺平和共存?这不是找死么?

8月份最严重的时候,越南每天新增病例2万人,由于人数太多,越南又无法对这些携带病毒的人员进行跟踪管理和流调,致使疫情开始不可收拾,胡志明市一天新增1万人,死亡上百人。

越南政府一下慌了,在8月23日,直接派了4万越南军队接管胡志明市,一方面是防疫,另一方面则是打压一下南方派的嚣张气焰——你们不是要放开吗?你们不是要共存吗?看看放开是个啥样的结果?

(来源:观察者网)

但是这种行为激起了南方派和买办势力的巨大反弹,自己不方便说话,就开始炒作各种舆论,一篇篇小作文纷至沓来,拼命制造防控有害论

比如隔离令太过突然,大部分胡志明市民家中没有生活物资,无数人蜂拥到超市抢购但超市很快就断货了,一个名叫阮氏好(Tran Thi Hao)的市民对记者说,他们吃了整整两个月的白米饭和鱼露果;

比如军队和志愿者负责生活物资供应,但要么不够,要么分配不均,普通越南人缺物资,富南区一位26岁的美国公民却得到了越南政府供的2个免费食品包以及120万越南盾(约合52美元),还被要求摆pose拍照;

比如胡志明市上百万农民工衣食无着,他们的工棚很拥挤,根本无法阻止疫情蔓延,很多人害怕被传染只能流浪街头;

比如工厂停工导致很多人失去经济来源,导致越南治安案件层出不穷,打架、抢劫甚至杀人的都有,还发生过志愿者在为流浪者发放餐食时,反而被流浪者捅死的事件。

这些新闻让越南国内从上到下都非常焦虑。

与此同时,南方派的外国盟友也站了出来。

越南美国商会执行董事塔诺卡(Mary Tarnowka)警告越南:越南与许多国家一样都意识到了不可能做到清零,这是正面的,迈向安全地与新冠病毒共存是非常重要的。

紧接着,越南美国商会、美国—东盟商业理事会、越南欧洲商会、越南韩国商会等代表外国利益的团体,联名写信给越南总理范明政。

他们威胁说:如果越南严厉的封锁措施不能很快结束,那么向越南的采购转移将发生逆转如果越南无法实现经济重启、避开疫情难关,外资很有可能不会再次选择越南。

经济和政治压力,让越南这次的防控决心只坚持了一个星期就投降了。

2021年8月29日,胡志明市封控一周后,越南总理范明政放出口风:与新冠病毒的战斗是漫长的,需要制定一个与之共存的计划。

2021年10月1日,胡志明市解封,宣布防疫政策由严格防控转变为与疫情共存。

这封城,简直是封了个寂寞。

而此时,胡志明市的新冠日增仍然达每天5000多人,胡志明市解封之后,上百万受疫情影响没有收入的街头小吃摊主、工厂和建筑工人害怕被再次封控,纷纷选择骑着摩托车逃离回乡,又把疫情带到了乡村......

至此,越南的疫情彻底失控。

到目前,越南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000多万,去年年底曾经达到过日增40万的峰值,在3月中旬,每天新增确诊还有20万人,如今十分之一的人口感染过新冠病毒,累计死亡人数将近4.3万多人!

这还是官方数字,真实感染与病死数据比官方公布的可能要更严重得多。

有人曾仔细分析过越南的致死率数据,从2022年1月到3月短短3个月时间,越南的致死率离奇地从1.4%跳到了0.02%,是英国的十分之一!谁敢信?

是疫苗的原因么?可是越南加强针接种率只有40%多,低于英国的50%多,更不要说英国是最早提出群体免疫的国家之一,都被新冠病毒折腾好几遍了,按说英国人体内的抗体也远超越南啊!

同样是躺平,为啥医疗水平和人均医护资源全面处于劣势的越南,会低于英国呢?

英国《经济学人》搞出的全球超额死亡模型(模型地址:https://github.com/The Economist/covid-19-the-economist-global-excess-deaths-model)也许能给出我们答案:根据死亡模型,3月份越南的死亡率排名世界第一梯队,达到每天1500人的水平。

至于为啥越南公布的数据不符合这个模型,恐怕只有越南南方派清楚了,毕竟修改死于新冠标准的操作,已经不是啥新鲜做法了。

而2021年的第三季度,越南GDP同比下跌6.0%,全年也仅为2.58%,远远低于越南6%的目标,甚至比2020年还低!

你看,越南躺平了之后,是人也没保住,经济也没保住。

2 出口超深圳的真正原因

首先,这是一个伪命题,拿两个完全没有可比性的地方来比较本身就是错了。

我们在做一个判断时,往往需要相关论据作支撑,如果论据有问题,那观点必然也是错误的。

而这些放开防疫就能拉动经济观点的论据就是越南防疫躺平后,出口就超了深圳。

可是越南出口超深圳是2022年才发生的吗?人家在2019年第一季度,还没有疫情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啊!这不是拿前朝的剑来斩本朝的官么?

而且,超了又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比较一下深圳和越南的出口结构就明白了。

越南第一季度出口增长最快的是纺织品,实现了127亿美元左右的出口额,占到了越南整个出口额的三分之一,其次才是计算机零部件、工具及机械备件等等。

而深圳主要出口计算机等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手机、音视频设备及其零件、家用电器等消费类电子电器产品等,今年的1月到2月,深圳出口机电产品2266.8亿元,增长2%。

这说明什么?

说明越南的对外贸易仍以劳动密集型商品和外商代工产品为主;而在经过十几年的腾笼换鸟之后,已经不断完善了出口产品结构优势的深圳则从劳动密集型商品出口,转变为机电产品为代表的高新技术出口。

而且,这些文章拿越南一个国家,和深圳一个市比也很让人迷惑。越南毕竟是一个国家,一个人口近亿的国家啊,深圳呢?也只是一个只有1700万人口的副省级城市罢了。

拿越南和深圳比,总有一种为比而比的感觉,况且,还专门挑了深圳最虚弱的时候来比。

今年一季度,香港疫情、俄乌战争、全球产业链混乱、订单锐减等问题,给深圳港口贸易、粤港之间的跨境物流带来了巨大打击,深圳港集装箱吞吐量全线负增长,出口减少了14%。

虽然深圳行动迅速,很快遏制住了疫情,但来自香港巨大的防疫压力也无疑影响了深圳的正常贸易往来和商品生产,出现负增长并不意外。

而今年春节后,越南开始加速复工复产,部分之前回流到中国的订单,由于担心疫情引起中国工厂停工,很多外国进口商选择直接毁单把订单转移到越南。

毕竟为了规避风险,很多进口商都是一单多下,支付5%的定金,谁先交货就先给谁结算尾款,这样一来,越南靠人命堆出来的复工率就占了巨大优势。

所以拿这个时候的深圳和越南比,然后得出来一个越南躺平后经济复苏的结论,简直是莫名其妙。就算非要拿这两个地方比,也不是不行,为啥不比GDP呢?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越南2021年的GDP为2782亿美元,而深圳2021年的GDP为人民币3.07万亿,如果按2021年12月31日的汇率计算,2021年深圳市的GDP则为4810亿美元,接近越南的2倍。

看明白没?

越吹再吹越南的经济腾飞,其1亿人口的GDP也仅为1700万人口的深圳GDP的一半罢了。

其次,越南人自己也不认为出口增长的原因是因为躺平。越南工贸部进出口局副局长陈清海在介绍完今年亮眼的进出口数据后,总结了取得成绩的原因:各项自由贸易协定给越南出口带来巨大机遇。

要知道,越南为了发展对外贸易,这些年一直没闲着,四处加群,从2007年加入世贸组织WTO以来,又和多个国家和地区签订自贸协议。

比如《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越南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EVFTA),《越南与英国自由贸易协定》(UKVFTA)以及最近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等。

WTO咱就不说了,面向世界162个国家。

CPTPP:覆盖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虽然越南2019年就加入了,但CPTPP在各个国家的批准时间却不同,一直到去年下半年才陆续生效。

RCEP:覆盖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东盟十国,今年1月1日生效。

EVFTA:覆盖欧盟27个国家,2021年才刚刚生效。

就连脱欧的英国,越南也不放过,专门签了UKVFTA(越南与英国自由贸易协定),也是2021年刚刚生效。

这相当于越南不管是覆盖全球的,还是各个区域的,不管是和自己有关系还是没关系的,统统签了自贸协议,也让越南成为签订自贸协定最多的国家之一。

得益于这些陆续生效的自贸协定,越南纺织业靠着无敌的人力成本优势,开始在各个国家大杀四方,根本没人能抵抗得了,本来还有一道关税墙,结果自贸协定一签,越南纺织品可以低关税甚至零关税进入,谁能扛得住?

现在知道印度为啥死活不签RCEP了吧?签了就是印度国内数千万纺织行业工人的失业和造反。

所以,越南出口暴增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这些自贸协定的生效,带来的出口优势和大批订单,其实和放开疫情没什么关系。

3 越南政府刺激政策

今年1月,越南第十五届国会召开了第一次特别会议,审议通过了政府提交的总额为350万亿越盾(约合152.1亿美元)的促进经济复苏发展一揽子扶持政策,这是越南史上最大的经济刺激政策。

在上述350万亿越盾的资金总盘中,103.164万亿用于基础设施投资;14万亿用于疫情防控和医疗投资;8.15万亿用于社会民生和就业;64万亿用于削减税费;5.686万亿用于扶持旅游业发展和投资数字化转型基础设施;5万亿用于预防和应对自然灾害,适应气候变化。

而余下的51万亿越盾中,6万亿用于延缓税款和地租缴纳期限,减少企业支出;6.6万亿用于贴补务工人员房租;38.4万亿用于发行债券并提供贷款优惠,保障社会民生。

看到没?350万亿中,有将近三分之一是基建投资,emmm怎么有一股抄中国4万亿作业的感觉?

显然,越南想走的是靠基建拉动城市化,刺激经济发展的道路。

我们都知道,城市化和一个国家的工业化息息相关,中国这20年的城市化从30%猛增到57.96%,靠的就是制造业腾飞所带动。但越南如今的城市化仅有38%。

要知道,越南国土狭长,几乎一半的省都有海岸线,本来可以大力发展外贸行业,但受限于城市化水平提高不了,大批劳动力被限制在农村出不来,所以越南的城市化面临一个巨大的蓝海,是一块潜藏着无法估量潜力的富矿。

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必然带火房地产,然后这个商机就被李嘉诚嗅到了。

从去年到今年3月,李嘉诚在英国搞了一套世纪大撤退,套现1155亿,英国虽然在努力阻挠,但李嘉诚看了俄乌战争中被西方国家收割的俄罗斯富豪,哪怕亏一点也要跑路了,然后李嘉诚就像20年前登陆大陆一样,把海量资金砸向了越南。

4月初,李嘉诚的长江实业在越南万盛发集团的引荐下,拜见了胡志明市市长潘文迈,洽谈投资事宜。

越南万盛发董事长张美兰是华裔,在胡志明市囤了大量的地,人称黄金地段的地产女皇,但资金链十分紧张。

而李嘉诚的长江实业受限于《外国投资法》无法在越南拿地。于是,二者一拍即合,决定在胡志明市投入海量资金,引进高端房地产项目,涵盖住宅、办公室、商业中心、娱乐等业务。

受这个消息刺激,越南房价已达到越南近10年来的历史高点,达到3300美元/平方米,按季度比增长8%,按年比增长27%。上个月刚成交的胡志明市首添新区4块黄金地块,拍卖成交价更是达到了10万美元/平方米。

这个价格把原越南国土资源部副部长邓雄武都吓坏了:首添新区的土地到达这个价格,要经营什么业务才能实现盈利呢?

但是中国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在风口上,房价这个东西涨起来是没道理可讲的,无数越南人害怕房价暴涨,开始排队抢房子。不得不说,这和当年中国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

房地产业火爆,也带动了经济和外贸的活跃,甚至连股市都迎来了十年难遇的大牛市,比A股和港股不知道好哪里去了。

这种情形不是没有国家出现过,马来西亚就出现过,结果当初日资突然逃离马来西亚,后果就是留下了一地鸡毛。

只是,越南不琢磨着搞制造业升级,反而玩起了房地产金融,带来的泡沫谁来买单?

4 中国进口暴增

越南3月的数据很好看,出口增长14.4%,但这个增长,是建立在一季度越南自中国进口商品同比增长12.6%,达到274.3亿美元的基础上的。整个一季度,中越贸易逆差140亿美元,同比增长23.1%。

这些数据代表什么呢?

代表着越南一季度出口额340.6亿美元,但进口中国原材料就用了274.3亿美元,虽然这两个数据不是完全对应的关系,但从宏观上看,基本的比例是差不多的。

也就是说,越南的代工业,极度依赖中国的原材料进口。

以越南的支柱纺织业为例。

越南每年要从中国进口大量成品染料布匹以及服装的附属品,包括纽扣、拉链、各种挂件等等。不要小看这些小玩意,越南人要么是搞不出来,要么是搞出来成本高,还不如从中国进口划算。

而越南做的,仅仅是找一拨女工,把从中国进口的布匹裁剪、缝合、安上各种附件而已,也就是所谓成品加工,甚至连裁剪都不裁剪,直接把从中国进口来的半成品服装,缝上made in vietnam的标签,就直接交给海关报关出口了(为啥这么干,大家都懂)。

你看,中国向越南出口服装原材料274.3亿美元,利润起码有10%甚至30%,而越南出口340.6亿美元,刨掉原料成本只剩不到70亿美元,还要扣除人工、厂房、水电、物流、税收以及环境污染的代价,利润能有5%就谢天谢地了

这样的产业,能有什么技术含量?能有多大利润?有什么前途?这种经济模式的风险承受能力如何?可替代性如何?

本质上来说,这和公知20年前批判的几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有什么区别?

怎么现在中国搞产业升级不搞血汗工厂了,越南人搞几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了,反而又开始有人吹捧越南这种模式了?还单纯拿着出口数字来批判中国?

所以,一些人故意颠倒因果,把越南出口暴增原因归到放弃清零政策上,显然居心不良。

5 中国没必要忧心忡忡

其实所谓的3月越南出口数据超深圳,或超深圳成为世界制造中心,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论调了。

近些年,每隔一段时间,网上就会出现越南将要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越南赶超中国越南将要成为高收入发达国家之类的舆论。这些论调举的例子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个。

比如什么中国的产业升级和人力成本上升,耐克、NB、李维斯、NF等服装鞋类企业已经全部搬到越南,什么三星关停了在惠州的手机生产线前往越南等等,无不暗示中国制造要被越南制造取代。

可是真实情况是啥样子的呢?

前面讲了,越南纺织业依赖中国原材料,其实在电子产业也一样。

三星的确关掉了惠州的手机加工厂,但马上就在天津投建了全球领先的MLCC工厂,满足了手机、电脑、汽车电子等必备的基础电子元器件的需求,更带动一批国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落户天津。

西安的情况也很类似,三星在西安建设了半导体12英寸闪存芯片项目,半导体闪存芯片产能占全世界芯片产能的比重超过10%。而芯片的封装和测试,三星则放在了苏州。

而这些产品,都是越南进行电子产品组装的上游产品。

看到三星的思路没?三星在中国的产业投资已经从劳动密集型组装加工产业,向半导体、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多层陶瓷电容等高端制造装备产业的转型升级。

既然中国能够搞高端制造,为什么还非要衬衫换飞机呢?这种吃力还不讨好的活,完全可以扔给越南嘛!反正越南最大的优势就是劳动力优势嘛,已经进入老龄化的中国再竞争也竞争不过的。

越南现今有近1亿人口,其中0—14岁人口占比23.21%,15—64岁人口占比69.23%,年龄中位数是30.5岁,35岁以下的年轻人口占比高达56%。

看到没?越南的人口结构十分年轻化,适龄劳动人口占比非常高,所以人力成本非常低廉。

在越南,工资体系分为四级:第一级是442万越盾(1326元),第二级是392万越盾(1176元),第三级是343万越盾(1029元),第四级是307万越盾(921元)。虽然在外企工作工资会更高一些,但也远远低于中国水平。

不要小看这千把块钱的工资,如果乘以数以千万计的劳动人口,那就是天文数字,资本来中国是来赚钱的,不是来扶贫的,既然中国的人力成本上升,那资本自然要转移到成本更低的地方去。

再加上越南也的确争气,无论是文化还是血缘乃至政治制度都和中国非常相似,而且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越南有和中国一样的强烈发展欲望,资本一看,这不就是个小号中国么?有中国的成功先例,还怕越南投资失败么?

于是越南就近水楼台先得月地得到了来自中国的产业转移,本来中国是希望把这些产业都转移到中西部去的,但越南的条件实在太好了,人家遍地是海港,输运的物流成本极其低,不是内地省份能比的,所以珠三角、长三角的企业纷纷开始把产业向越南转移。

比如中国申洲国际,素有全球服装代工龙头之称,这家企业有多牛呢?耐克三分之二使用flyknit面料的鞋子、彪马三分之一的衣服,都是申洲国际代工的。

申洲国际很早就看上了东南亚低廉的劳动成本,开始在东南亚布局,2014年到2020年,申洲国际在柬埔寨和越南福东工业区建设了一整套从面料到成衣的纵向一体化生产工厂,如今能够提供申洲50%的面料产能和40%的成衣产能。

也就是说,申洲国际用6年的时间在海外再造了一个申洲国际,越南的纺织品出口额,相当部分都是申洲国际贡献的,越南人也就得到了一些税收和工资,大头其实还是被中国赚走了。

所以越南的出口数字再高,也只是中国制造业的下游产业由于人力成本等原因,外溢到越南的所造成的,对中国产业升级反而是好事。

另外,中美贸易战也大大加快了越南代工产业发展。

特朗普上台后,开始对中国的很多产业进行制裁,增收关税。关税之下,无论是中国本土资本,还是外国资本,都在四处寻找规避制裁的空间。

在这种情况下,越南就是最好的目标,背靠珠三角的完整产业链,又有廉价的航运优势,中国的半成品在越南过一道,就变成了made in Vietnam,简直完美!

比如2021年,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下属机构国土安全调查局(HSI)的特工截获了近60吨的越南走私蜂蜜,美国人很奇怪,好好的蜂蜜你走私干嘛?结果一化验,发现这是中国蜂蜜!就是中国蜂蜜在越南装了个越南包装盒而已。

说白了,哪里能多赚钱、哪里成本低,资本就会去哪里,这是资本逐利的天性决定的。

所以,越南经济的高速发展,不是因为越南本身有多厉害、多努力,而是越南恰好赶上了国际形势这个风口,而又恰恰具备成本低这个条件而已,这才吸引了国际资金前去投资赚钱。

但是,越南代工就是再发达,也不会成为另一个中国,原因就是越南不像中国那样有完整的工业体系。

首先,越南没有承接苏联的全体系工业转移,又经过数十年战乱,一直到革新开放之前都还是一穷二白,基本没有什么重工业基础

重工业这玩意就跟武侠小说中的内功似的,练起来很难,也很费时间,而且短时间内看不出啥效果来,但有了内功基础,以后练啥功夫都事半功倍。

就像疫情之初缺口罩机,但也就几天的功夫,口罩机纷纷就生产出来了,就连五菱这个造车的都能迅速转行造口罩机,这就是内功的优势。而没有内功根基的话,不仅练不了上乘武功,练了也容易走火入魔。

没有重工业的越南,不仅仅原材料需要进口,就连各种机械设备都需要进口,所以越南承接的都是纺织业和电子组装业(拧螺丝)这种低端产业,基本没有承接到什么重工业转移。

其次,越南的劳动力素质很有问题

越南人平均学历只有小学六年级,就算你上了初中,也有一半无法升入高中,只能去职业学校或者进入工厂成为廉价劳动力的主力军,这些劳动力你让他进纺织厂或者拧螺丝,他们经过培训是可以胜任的,但你让他管管自动化机器人试试?

第三,越南的科研投入少得可怜。

因为越南外贸当前还处于组装出口的模式,附加值很低,利润大头依然掌握在外国厂商手中,自然也就无法把大量资金投入到科研领域,比如2019年越南的国家科研投入仅有GDP的0.44%,而中国是2.44%。

一个国家对科研的投入,反映的是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和发展前景,如果只盯着眼前的出口额,不去做产业升级的话,今天资本兴冲冲而来,那么明天有别人成本更低了,资本就会毫不留情离开,留下一地鸡毛。

现代工业,已经不是靠着代工厂的人力血汗来作为支撑,要想在工业上取得优势地位,便要着重地发展高端产业,依赖科学技术为支撑,迈向创造、创新、开创的全新局面。

第四,就是前面几个因素导致的短板——产业链断点。

因为没有重工业,又没有科研投入,导致越南的产业链非常不完整,需要的零部件和原材料越南无法生产,不但赚不到利润大头,别人还说卡你脖子就卡你脖子。

比如中国八九十年代,出口创汇全靠纺织业,但染料却被卡了脖子,别看染料不起眼,但却是化工行业的高端产品,一吨普通染料10万元起,一吨高端染料50万元起,中国人辛辛苦苦把缝纫机都踩冒烟了,结果都是为国外染料公司挣钱。

后来逼得中国自己搞研发,掌握了染料技术,一下子将染料价格干到了1万元以下,现在中国基本垄断了全球70%以上的染料产能,一些关键中间体原料甚至垄断了90%以上。

垄断了染料产能,我们就垄断了染色布匹的市场,全球所有搞纺织业的国家都得向我们进口染色布匹,越南、印度更是进口大头。

越南的产业链断点,在平时还没太大问题,但遇上全球产业链危机,某一项产品断货,越南在国内又找不到替代品,那就只能干瞪眼了,眼睁睁看着订单流失。

以上这些因素导致越南代工业出口数字看似漂亮,但产业升级能力不行,工业化存在天花板。

所以你看目前越南代工也不短时间了,但是几乎没有诞生什么知名的越南本土制造品牌,也许越南国内也有人想搞产业升级,但眼前利益和反对声音,让越南根本无法像中国那样狠下决心,未雨绸缪地搞供给侧改革和产业升级。

所以,目前以越南的制造业能力,能承接的产业只能是不需要太多技术积淀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虽然对中国相同产业会造成一定影响,但更多的是互补互促。

我们可以看到,代工产业向越南迁移已经有十几年时间了,影响到中国的就业没有?影响到中国出口外贸没有?相反,产业链重构大大促进了中国和越南之间的贸易关系发展。

翻翻越南从中国进口产品目录就会发现,越南进口中国最多的是机电产品,占到了进口总额的22.68%,其次是各类机械,占10.36%,第三是塑料,占4.83%,第四是钢铁,占4.36%(越南一半钢铁来自中国),第五是矿物燃料和油。

有意思的是越南作为石油出口国,还向需要进口油料和化工产品塑料,这其实也是因为越南自己缺乏足够炼化能力。

其他的进口商品比如计算机电子零件、纺织、皮鞋原料、手机和消费类零件,以及运输车等就不用说了,非常符合越南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定位。

从这些进口项目中可以看出,在中国制造业外溢的大背景下,越南和中国在产业上的关系,准确地说应该是合作远远大于竞争。

这是新时代的产业链重构决定的,也是现代工业的细化分工决定的,更加科学和高效。

所以对中国来说,越南出口额暴增,反而是好事啊!

而我们也完全不必因为越南出口增加而担心越南未来会取代中国的制造业中心位置。

中国毕竟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和产业链,有遍布学研产、从后端到前端完全贯通的产业格局,在一些领域拥有技术优势,而且因为长期投资原因,拥有深深的产业护城河。

这种地位不是哪个国家吸收一点外资、搞几个代工厂、有几个漂亮数字,就能轻易问鼎的。

中国毕竟是中国,不是美国,不像特朗普那样,你的制造业超过我了,我就要焦虑、制裁、打压。

中国讲究的是合作共赢,都是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成员,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不香么?干嘛搞得你死我活?

所以,拿着越南一季度的数据就满世界嚷嚷,让中国学习越南防疫躺平的论调应该休矣,这不仅仅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也是对国家的不负责,不信的话,咱们年底再看?


相关阅读请搜索公众号【猫哥的视界】:

1.《全球经济进入乱纪元时代,中国怎么办?》

2.《如果中国选择与病毒共存,结果会怎样?》

3.《发达国家扔出的两个质子:完美锁死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之路》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