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房产证图片高清(华高莱斯丨技术要点:城市国际化的极致样板——迪拜)

原标题:技术要点丨迪拜:城市国际化的极致样板——来自云端的奇迹之城

关键词:城市国际化,迪拜,国际化发展,互联网城,媒体城,知识村,转机医疗,转机经济,知识经济,航空枢纽

作者简介

张天天

2014年起从事城市咨询工作,先后参与过安徽和县产业新城、北京张坊运动小镇、山东广饶全域旅游、大兴新航城核心区综合体、首都国际人才社区建设导则等战略策划项目工作。城市咨询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最大意义在于,解决不重样的问题,探索没见过的世界。

建成一座国际大都市需要多久?伦敦用了300多年,纽约用了200多年,东京用了百余年。然而,有一座城市,只用了50年,就从一文不名的沙漠小城,变成与东京、上海同一档位的国际化大都市——这座城市就是迪拜(Dubai),一个国际化发展的极致样板。

迪拜

单论发展速度,迪拜已令人叹为观止;但更为极致之处在于,身处不利于国际化发展的环境下,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实现了高度的国际化!身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成员,迪拜处于封闭的阿拉伯半岛伊斯兰文化圈,国土面积非常有限(迪拜面积仅有3980平方千米,仅相当于郑州市域面积的一半),石油资源相对于邻近酋长国来说又不丰厚(阿联酋90%以上的石油储量在阿布扎比),理论上说,国际化发展的土壤非常贫瘠。然而,据2018年GaWC全球城市排名,迪拜的国际化程度仅次于A++ 等级的伦敦、纽约,达到了A+ 等级,在整个中东地区一骑绝尘。

迪拜的国际化究竟如何做到后发先至?纵观其半个世纪的征途,迪拜以非凡的雄心、精准的选择和坚定的行动,紧跟世界发展大势,经过三次枢纽升级,最终实现了国际化大都市的梦想。让我们摘下观察迪拜时惯用的金色滤镜,认清它立足云端、放眼世界的伟略与雄心!

1.航空枢纽:抢夺航司,用极端手段掌握国际化命脉

20 世纪之前,国际化处于航海时代,国际大港在哪里,国际大都市就会出现在哪里,比如英国伦敦、美国纽约。20世纪后,国际化进入航空时代,掌握了国际航空的枢纽,就抓住了实现国际化的钥匙。迪拜身处红海岸边,紧邻霍尔木兹海峡,按说单纯依靠建设港口,也能慢慢实现国际化的目标。然而,身处航空时代的迪拜没有被动等待,而是选择主动出击,建设世界航空枢纽,以飞行的速度构建与世界的联结!

建设航空枢纽,首先要有机场。1959年,迪拜经过与保护国——英国的多轮争取,以全部自费建设的条件,换取了英国对迪拜建设机场的许可。1960年,拥有一条1800米长的沙质跑道、三个转向区、一处停机坪、一栋小型航站楼、一座塔台的迪拜机场建成并投入使用。

然而,机场只是迈向航空枢纽的第一步。航空枢纽的真正核心在于所掌握的航线——能够连接多少国际目的地,才是衡量航空枢纽价值高低的最硬指标!在航空尺度上,迪拜与周边城市差距不大,同处世界的肚脐眼,机场与周边其他城市的机场相比也没有明显的区位优势。在这种情况下,迪拜机场唯有率先掌握足够分量的国际航线,才能在与周边其他城市机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率先取得竞争优势!而从航空市场的大格局来看,国际航线掌握在航司手中,从哪儿起飞,在哪儿降落,都由航司说了算,属于强卖方市场;尤其当机场所在地区不属于强势经济区时,对航线的话语权就更加微末。

迪拜

为了建立自己的国际航线网络,提升航空枢纽价值和影响力,迪拜竭尽全力掌握国际航司的资源。20世纪60年代,为了争取英国海外航空班机降落迪拜机场,当时的酋长谢赫・拉希德・本・赛义德・阿勒・马克图姆提出,只要英国海外航空同意降落迪拜,他将以私人投资保证机上60%的座舱被买走,从而保证英国海外航空不会亏本 [1] 。狠招之下,迪拜敲开了英国海外航空的大门。此后,汉莎航空等航司为迪拜机场带来了更多的国际航线。

争取国际航司入驻,是在短时间内提升机场枢纽性和国际影响力的必选动作。而城市要真正掌握国际航线的命脉,免受他人牵制,就必须有自己的航司!迪拜也是经历了外国航司的威压之后,下定决心独立自主,以自有航司掌握对国际航线的主动权。

20世纪80年代,迪拜国际机场的主要使用方是由巴林、卡塔尔、阿曼、阿布扎比在原海湾航空的基础上联合打造的新海湾航空公司。而新的海湾航空公司认为,迪拜对各国航司执行的平等开放政策使其没有得到足够的优待(如航线补贴、优先降落权等)。为了给迪拜施压,1984年,新海湾航空将每周飞往迪拜国际机场的计划航班由84班骤减为39班[1]。

面对巨大的经营危机,迪拜以过人的魄力,选择破釜沉舟,建立属于自己的国际航司。1985年,迪拜政府出资1000万美元,向巴基斯坦航空租借了一架波音737、一架空客A300,加上迪拜皇家航空联队(DubaiRoyal Air Wings)提供的两架二手的波音727,成立了以迪拜国际机场为基地的阿联酋航空(Emirates)。此后,随着阿联酋航空一步步走向成功,迪拜机场也成为国际航线的枢纽。如今,阿联酋航空航班往返世界70多个国家、140个城市,为迪拜构建了坚实的自营国际航线网络。

如今迪拜空中十字路口的航空枢纽地位,就是这样通过非常手段的航司争夺,最终得以实现。航空枢纽地位的确立,也为日后迪拜的国际化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消费枢纽:高端商业,用巨额投入吸引国际化人群

有了航空枢纽,常规操作是顺水推舟地在机场旁边盖写字楼、产业园,希望依托高效率的航空来发展产业。这当然是符合航空产业逻辑的操作。但是,从整个城市国际化建设的角度看,相比于物的资源而言,人的资源更为宝贵——毕竟围绕物发展的产业大多集中在机场附近,难以对城市进行渗透,进而形成深层次带动;而人是可以在城市各处流动的,对城市的国际化建设有着更深远的影响。

但是,作为一个沙漠城市,迪拜资源匮乏,如何才能吸引国际人群呢?为此,迪拜秉承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极致的精神,并没有被动依靠航空枢纽周边产业外溢进而逐渐带动国际人群聚集;而是主动出击,以旅游为突破,将航空枢纽再次升级为消费枢纽,以最快速度、最大限度、最高水平吸引和聚集国际人群!

没有山没有水,全靠人造美——缺乏自然景观和人文历史磁极的迪拜,为了吸引国际人士停留,不惜重金,在沙漠中打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第一和之最,顶着基建狂魔的帽子,不断提升城市形象,营造城市魅力,增强城市吸引力。这些人造的沙漠奇迹,在不断提升迪拜城市影响力的同时,也为迪拜带来了越来越高端的朋友圈。

01、逛最爽的街——赚钱重要,吸引人来更重要

作为商业传统深厚的海湾国家,迪拜最先从商业入手,不惜成本,以此吸引国际人流。早在机场建成的同时,迪拜就已经设置了海湾地区第一个免税商店,依托免税店吸引国际人群。现在,迪拜国际机场免税店是大部分旅客到机场的必去之地。2018年,迪拜免税店全球客流量达8310万人 ① ,也就是说,在迪拜机场起降的旅客,99%以上会在迪拜机场免税店购物 ② 。

除了机场之外,迪拜不遗余力地将整个城市的商业氛围烘托到了极致,使得国际旅客仅为了购物,也会在迪拜停留。

购物中心

一方面,在商业设施数量上形成规模效应。迪拜拥有60余家购物中心和全球主要国际品牌店,购物中心数量占据阿联酋全部购物中心的半壁江山,商场密度仅次于纽约,排名世界第二,比伦敦高近4倍,比巴黎高2倍还多 ③ 。高密度的商业设施形成了强大的集群效应,对国际旅客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国际游客未必愿意为一个店在迪拜停留,然而如果能够一日买遍全球,那么对游客的吸引力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另一方面,在商业品牌上形成龙头效应。2004年,迪拜投资200亿美元打造了迪拜购物中心(The Dubai Mall)。作为迪拜的商业新地标和龙头,迪拜购物中心除了拥有1200 余家店铺,还有顶配级休闲娱乐设施,比如,拥有世界最大观景窗的迪拜水族馆(Dubai Aquarium )和水下动物园(Underwater Zoo),规格达到奥运会标准的溜冰场,面积达76000平方米的迪拜VR公园(VR Park Dubai)。无论是潮酷青年、运动达人,还是亲子家庭,都能体会到各自专属的乐趣。2014-2018 年,每年有超过8000 万人造访迪拜购物中心 ④ ;2017年,迪拜购物中心访客数量占游客总数的97% 。

购物中心

六国城商贸中心(Ibn Battuta Mall)

02、住最炫的楼——是褒是贬不重要,提升知名度才重要

提到迪拜,人们脑海里首先想到的恐怕就是哈利法塔。这栋高828米,集酒店、住宅、写字楼于一体的世界第一高楼,正是迪拜为了打造城市地标,塑造城市新形象而实施的世纪工程,正如纳克希尔地产VIP观光客雅基・约瑟夫森(Jacqui Josephson)所说: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副总统兼总理及迪拜新任酋长)想要用轰动的要素使迪拜登上地图。哈利法塔虽然耗资甚巨,甚至使得迪拜中途向阿布扎比请求资金支持,但迪拜用这样高投入的人造奇观,赢得了巨大的国际流量。2010 年,哈利法塔建成,当年迪拜国际机场旅客数量从前一年的4090万人猛增至4720万人,增长率高达15.4% ⑤ 。

哈利法塔

以地标性建筑博眼球,提升城市形象和魅力的做法在迪拜是常规操作。在哈利法塔之前,1999年,迪拜打造了世界上第一座七星级酒店——阿拉伯塔酒店(Burj Al-Arab),以独特的帆船造型和极尽奢华的酒店设施,树立了迪拜的旅游形象标杆。2006 年,迪拜第一座人工岛——棕榈岛完工,独特的形状设计和当时世界第一的规模轰动全球;2008 年,棕榈岛上号称全球最豪华的亚特兰蒂斯酒店开业,成为迪拜又一座高出镜率的标志性建筑。

阿拉伯塔酒店

这些酷炫建筑给迪拜的城市形象和城市知名度带来的巨大提升,以及由此带来的巨大国际流量不容置疑。正如克里斯托弗・M・戴维森在《迪拜:脆弱的成功》中所写的:尽管它需要巨额投资,并且几乎可以肯定将继续产生巨额亏损,但与其为迪拜所带来的频繁的电视出镜率相比,这些亏损被视为只是很小的代价 [1] 。以阿拉伯塔酒店为例,尽管每晚高达2000美元的平均房价都无法保证酒店盈利,但这家标志性的酒店仍然是国际富豪来到迪拜时最爱的下榻之所。

03、拉最牛的朋友圈——投入多少很重要,吸引 头号玩家更重要

如果说建商场、盖高楼只是大家都能想到的常规操作,只要有钱谁都能玩儿得转,那么迪拜为了吸引世界上真正有分量的金字塔尖的人,选择从赛马入手打造高知名度的国际赛事,就是一招眼光独到的狠棋。

之所以选择赛马,是因为赛马是真正的贵族运动。一是价格昂贵——从马的培养到骑手的培养,都需要巨大投入,能玩儿得起赛马的都有相当强的经济实力;二是身份高贵——在西方历史上,骑士阶层属于贵族,象征着勇敢、忠诚等一系列受统治者推崇的美德。骑士精神至今仍然存在于西方社会的文化底色之中,因而西方上流社会对赛马情有独钟。迪拜受英国文化影响,也对赛马抱有很大热情。迪拜王室子弟多次参与欧洲重要赛马比赛,并频繁获胜。

为了吸引世界顶级精英,迪拜借助统治阶层对于赛马的热情和推崇,趁1995 年欧盟将阿联酋移出马匹隔离黑名单之机,于1996年举办了首届世界级赛马盛会——迪拜赛马世界杯(Dubai World Cup)。首届世界杯奖金高达400万美元。此后每年一赛,奖金也一路水涨船高——2017年,迪拜赛马世界杯单场比赛奖金高达1000万美金!为了树立迪拜赛马的尊贵形象,除巨额奖金外,2010年,迪拜耗资30亿美元新建了世界顶级的赛马综合体——迈丹赛马场(Meydan Racecourse),包括顶级赛道、训练场地、豪华酒店和其他相关的休闲娱乐设施。

在大众看来,这种比赛只是迪拜惯有的炫富行为。然而,对迪拜而言,这是在国际社会中曝光所付出的很小的代价。这种情况下,必定会将最富有和最具荣誉的国际赛马圈的成员带到迪拜来。 [2] 如今,迪拜赛马世界杯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标志性的马术赛事,高规格的赛事设置也使之成为迪拜的顶级朋友圈——来参赛的大多是其他国家的王室,来观赛的多是各界名流,为迪拜吸引了大量的世界顶级精英。

大众看迪拜,仿佛看到的是活生生的人傻钱多四个字。而事实上,迪拜在花钱上无比清醒,在没有山水的沙漠里,砸出了一座世界瞩目的奇观之城,将自己从平凡变作不平凡,将航空枢纽二次升级为消费枢纽,将自身打造成为国际人群,尤其是国际高端人群的目的地!根据欧洲商情市场调研公司(Euromonitor)在2018年的调查,迪拜国际游客数量在全球排名第七 ⑥ 。

3.财富枢纽:转机经济,用极致城市发展知识型产业

航空枢纽叠加消费枢纽,为迪拜带来了巨大的国际流量。但是,迪拜的雄心并不在于这些国际流量带来的纸醉金迷,而是瞄准了这些流量中的精英人士,顺应知识经济时代的大潮,打造面向未来的国际化产业!

为此,进入21 世纪后,迪拜开始重点发力转机经济,实现从消费枢纽向财富枢纽的第三次升级!所谓的转机经济,就是依托航空枢纽,利用国际知识人才发展的一种知识型经济。转机经济的核心在于国际知识人才,正如美国著名经济地理学家乔尔・科特金在《新地理——数字经济如何重塑美国地貌》中所说,今天,重要的资产已不再是自然资源,而是获得高技能劳动力——尤其是科学家、工程师及其他主导新经济的专业人士的能力 [2] 。迪拜依托转机带来的知识人才,从有什么做什么到要什么做什么,走出了一条极致化的转机经济发展路径。

由于在中东的航空枢纽地位,商务人群最先在迪拜形成聚集。迪拜顺势而为,先后在2000年和2001年建成互联网城(Dubai Internet City)和媒体城(Dubai Media City),开始发展区域总部经济,并在很短时间内获得了经济效益和城市形象的提升。从2000年建成到2007年,约有850家国际互联网企业区域总部入驻互联网城,包括微软、戴尔、惠普、佳能等一批国际龙头企业;媒体城以世界各大传媒企业的中东地区总部为主,包括CNN、BBC、路透社等,半岛电视台甚至把全球总部放在了迪拜 [1] 。

迪拜互联网城——微软

迪拜互联网城——IBM

迪拜媒体城

但迪拜并没有止步于区域总部经济的成功。在互联网城和媒体城之后,迪拜洞察市场新需求,探索新的转机经济类型,引导创新产业发展。

01、瞄准健康需求,发展转机医疗

进入21 世纪,健康是人们的刚需,医疗旅游成为新趋势。迪拜看准时机,利用枢纽优势,于2002年,在距迪拜国际机场5千米处,打造了迪拜健康城(Dubai Healthcare City,DHCC),发展转机医疗。迪拜转机医疗与普通的市民医疗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其国际属性:

医疗团队的国际化

我们常常管看病叫看医生,医疗旅游,尤其是国际医疗旅游也是如此——出国看病的人,往往不是冲着先进的设备,而是顶尖的医生。而那些水平高超的医师,也往往有国际巡回诊疗的行程,我们称这样的医生叫星球医生⑦。

迪拜健康城为了争取国际顶尖的医疗团队,与哈佛医学国际部(Harvard Medical Institute,HMI)合作,建立了HMS 国际卫生服务中心(Department of Global Health and Social Medicine, Harvard MedicalSchool),并与波士顿大学牙科医学研究实验室建立了伙伴关系,在进行基础科学研究的同时,吸引国际顶尖医疗团队。此外,迪拜健康城还搭建了多样化的国际交流平台,如迪拜国际健康旅游论坛(Dubai HealthAuthority),海湾肝脏峰会,等等,以此吸引和聚集国际医疗健康领域的顶尖人才。

医疗服务的国际化

所谓的医疗服务的国际化,不只是其他国家的经典疗法的引入;更重要的是,要让外国患者感受到与在本国就医一样的无障碍环境。其中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医患之间的沟通无障碍。因为在医疗过程当中,医患沟通是诊断和治疗的基础。出国就医,最担心的往往是因为语言障碍,无法向医生准确地表达自己的医疗需求,从而影响诊断和治疗的准确性和有效性。迪拜健康城在国际化医疗服务方面下足了功夫,除了引入包括中医、印度尤那尼医学、自然疗法等外国经典疗法外,更为前来诊治的患者提供超过50种语言的医疗服务,确保医患沟通毫无障碍。

迪拜健康城在转机医疗领域取得了极大的成功。2014年,有超过百万名的患者来此就诊,就诊人数比上一年增长超过20%,其中转机医疗的患者超过15%⑧。

01、紧抓教育需求,发展转机培训

2003年,阿拉伯国家的学者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发布第二份《阿拉伯人发展报告:建设知识社会》,指出阿拉伯国家的学术机构无法生产出足够的,适应知识经济需求的高技能毕业生。迪拜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给出了解决方案——引入国际顶尖知识人才,发展教育产业,引领知识产业提升。

2003年,迪拜打造知识村(Dubai Knowledge Village)。知识村的核心是国际高等教育资源的引入。迪拜进口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英国米德赛克斯大学等高等院校,并且要求这些学校进入迪拜后,专业和课程设置、学位和认证方式等必须跟本校保持一致。知识村高等教育的迅速富集,也吸引了中东其他国家的年轻人到知识村上大学——离家不远就能接触到国际水准的高等教育,何乐而不为?

以高等教育为基础,知识村还扩展专业化的职业技能培养,包括Formatech、Lynchpin培训、NCC教育、Sae等在内的职业教育机构在语言、IT技术、商务管理、金融财会、媒体创意等多个领域提供专业化的职业教育。除此以外,知识村还利用航空枢纽的便捷,打造行业交流平台,使外国专家可以在迪拜完成短期授课或培训之余,参与诸如知识村早餐俱乐部、I-UP论坛等交流活动,更加深入地带动迪拜的知识产业发展。

2017年,迪拜知识村内高等教育毕业生数量是建成初期的10 倍,达到25000 人⑨,并拥有盖洛普(Gallup)、韬睿惠悦(Tower Watson)等500 余家智慧型企业,推动知识村成为阿联酋知识产业中枢。

02、破例打造开放城市,多元生活留住人

发展转机经济,最难的不是让国际知识人才肯来,而是让他们肯留。为了增强自身城市吸引力,留住国际知识人才,迪拜以极为宽广的胸襟和魄力,在本土伊斯兰文化之上,打造了一个在中东少有的自由开放城市。在这里,对国际文化的尊重被放大到了极致,国际人士能够享受到在整个中东地区束缚最少的生活环境,因此他们能够待得住、留得下。

1) 伊斯兰教禁酒,但迪拜不排斥酒吧夜店

伊斯兰教禁酒,伊朗甚至规定,出版的图书中不得出现wine(葡萄酒)一词。但是在迪拜,外国人可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相对自由地享受酒精带来的快感。

一方面,迪拜设置特别授权店,在这些授权店内,可以出售酒精饮品。迪拜阿联航旗下的MMI 公司就是中东最大的葡萄酒和烈酒供应商;另一方面,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人申领酒精许可证,为他们在迪拜境内买酒和喝酒提供保障。随着迪拜酒精政策的相对开放和外籍人士的迅速增加,迪拜的酒吧、夜店等休闲场所也发展起来。

迪拜对酒精的松绑,使得外国人可以在此享受自由的休闲方式。据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数据,阿联酋人均酒精消费32.8升,是国际平均水平的2倍以上,甚至超过了英、美等传统意义上的酒消耗大国⑩。酒精的高消费,与外国人常住比例密切相关,迪拜的外国常住人口在阿联酋位居首位。

2) 迪拜实行较为宽容的宗教政策

对于信仰上帝的外国人而言,在伊斯兰国家停留,最难以克服的就是宗教信仰上的鸿沟。这种信仰的冲突,是用金钱无法弥合的。为了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迪拜在坚持伊斯兰教统治地位的基础上,对其他宗教实行了较为宽容的政策。

迪拜政府为非伊斯兰的宗教团体捐赠土地,以便其兴建自己的宗教设施,除外观不能出现宗教符号,不能像清真寺一样得到政府的资助以外,正常的宗教功能不受影响。在迪拜,大部分非穆斯林可以自由地信仰自己的宗教,但不得公开传教或散布其书籍。

相对宽容的宗教政策,造就了迪拜多元的宗教文化。除了遍布全城的清真寺,迪拜还有著名的圣三一教堂和圣玛利亚教堂。在杰贝・阿里区,甚至有一片教堂区,聚集了十余座教堂。除了清真寺和教堂外,迪拜也有印度教庙宇。这种宽松的宗教氛围,在中东和海湾地区其他严格的伊斯兰教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迪拜杰贝·阿里自由区

对酒精的松绑和相对宽容的宗教政策,帮助迪拜这座城市构建了外国人所必需的基本生活条件,使得迪拜相对于阿联酋其他地区,能够对国际人士产生更大吸引力。据迪拜统计中心公布的年度数据,2017年,迪拜外籍人口超过270万,占全部常住居民的92%,阿联酋籍居民只占总数的8% ⑪ 。而庞大的国际人才群体,为迪拜发展面向国际、面向未来的知识经济创造了更为坚实的基础!

回望迪拜半个世纪的国际化征途,是一幅从航空枢纽升级为消费枢纽,进而向财富枢纽迈进的宏伟画卷。迪拜以矢志不渝的雄心、清醒准确的洞察力和坚定不移的执行力,立足世界大势,理顺机场、人、产业和城市的关系,以极致化的投入,实现了三次伟大的跨越,真正在沙漠中搭建起了一座国际化的奇迹之城!

4.小结

当前,国内一线和新一线城市都对打造航空枢纽抱有极大的期待和热情。北京和上海已经开启了双机场航空枢纽模式,上海甚至已经开始了第三机场的选址工作。其他城市也在谋求航空节点的壮大,希望通过航空枢纽的建立,助力自身的国际化发展。

那么,迪拜这个以航空为基点的极致化案例到底能给中国城市带来什么启示呢?有些城市管理者,也许因为迪拜的挥金如土而早早地将这个国际化样板移出研究视野。还有一些城市管理者,会揭开迪拜的黄金面纱,看到迪拜以航空枢纽为基础的国际化的内在玄机——跳出原有的物本思维的局限,向人本思维转变,从单纯的产业逻辑向城市逻辑转变,以及充分认知只有从城市发力,着力吸引和留住国际人才,才能真正成就国际化大都市这样的城市发展新规律。而富有远见的城市管理者,不仅会看到城市发展的新规律,更会理解迪拜这座国际都市极致化样板的内核。什么是极致? 极致不是一味地重金投入。极致是城市发展战略中超越世俗的清醒认知,是力排众议的坚持不懈,是和城市共同成长的休戚与共!

参考资料:

①《免税行业专题报告之全球机场免税详解》, 广发证券(2018)

http://pg.jrj.com.cn/acc/Res/CN_RES/INDUS/2018/8/9/17d9ad03-feaa-4f82-a448-fc87d31e3da9.pdf 。

② 根据广发证券调研报告与2016 年迪拜机场客流量综合计算得出。

③《迪拜零售业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

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ztdy/201805/20180502744511.shtml。

④《迪拜发布2017 年游客深入分析报告》

http://ae.mofcom.gov.cn/article/ztdy/201804/20180402738220.shtml。

⑤ Dubai airport handles 15% more passengers in 2010, Gulf News,

https://gulfnews.com/business/aviation/dubai-airport-handles-15-more-passengers-in-2010-1.752343

⑥ Wouter Geerts,Top 100 City Destinations 2018: The Irresistibl e Draw of Cities

https://blog.euromonitor.com/top-100-city-destinations-2018-the-irresistible-draw-of-cities/

⑦ 香港称一百万港币为一球,星球医生指那些整天飞来飞去,一周能赚一球的医生。

⑧ Patient visits to Dubai Healthcare City cross 600,000 in June 2014,

https://www.dhcc.ae/Portal/en/media-center/news/1/10/2014/patient-visits-to-dubai-healthcare-city-cross-600000-in-june-2014.aspx

⑨ DIAC Marks 10 Years of Growth with 25000 Students,

https://www.edarabia.com/diac-marks-10-years-growth-with-25000-students/

⑩ Beatrice Thomas, UAE drinkers consume almost double global alco hol average,

https://www.arabianbusiness.com/uae-drinkers-consume-almost-double-global-alcohol-average-550467.html

⑪ 数据来自迪拜统计中心

https://www.dsc.gov.ae/Report/DSC_SYB_2017_01%20_%2003.pdf

参考文献:

[1] [ 英] 克里斯托弗・M. 戴维森. 迪拜:脆弱的成功[M]. 杨富荣译.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90—115.

[2] 乔尔・科特金. 新地理——数字经济如何重塑美国地貌[M]. 王玉平,王洋译.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图片来源:1/6图片工作室

华高莱斯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姓名和作品名称。不得擅自修改、歪曲或篡改,侵权必究。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影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