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是谁(阿联酋阿拉巴尔家族:中东“新精英”的财富版图)

穆罕默德·阿拉巴尔是中东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是世界最高建筑哈利法塔、世界最大购物商场迪拜购物中心的缔造者。以阿拉巴尔为代表的阿拉伯世界新精英群体,并非通过控制国家石油财富实现盈利,而是具有全球视野、凭借个人努力白手兴家的一代企业家,或在既有家族事业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开拓的二代接班人。阿拉巴尔家族二代已登上时代舞台,他们在创新中延续父亲开启的事业,为中东企业家群体注入新的活力。

穆罕默德·本·阿里·阿拉巴尔(Mohamed bin Ali Alabbar,简称阿拉巴尔)是中东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是迪拜商业传奇的主要缔造者,曾入选《阿拉伯商业》(Arabian Business)2019年度世界最有权力阿拉伯人,在《海湾商业》(Gulf Business)2020年度百名最有权力阿拉伯人中排名第三。

作为商业领袖,阿拉巴尔是世界最大房地产开发商之一伊玛尔地产(EMAAR)的创始人和董事会主席。伊玛尔地产塑造了迪拜的天际线,开发了诸多世界级地标,包括世界最高建筑哈利法塔(828米)、世界最大购物商场迪拜购物中心等。

阿拉巴尔曾这样描述自己:我来自中东,我是阿拉伯人,我是穆斯林,我为之自豪。这个地区没有太多的商业传奇,我想成为一个有闪亮故事的人。我要向世界展示中东当下企业家的责任——我们是世俗化的、积极的、包容所有文化和宗教。我想向世界证明,阿拉伯人可以创造成功。

阿拉巴尔还活跃于政界,担任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谢赫·穆罕默德的最高顾问,以及迪拜决策机构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他早年还曾担任迪拜经济发展局总干事,20世纪90年代初时负责迪拜的基础设施项目,吸引外国资本。

如今,阿拉巴尔家族二代已登上时代舞台,他们在创新中延续父亲开启的事业,为中东企业家群体注入新的活力。

01 阿拉巴尔:定义中东新精英

在中东,纽带与网络阡陌纵横,经济与政治彼此交织,呈现出全球最复杂的社会经济网络之一。

中东经济体量的75%由约5000个家族控制,而且财富还高度集中于极少数家族手中。这些家族大多是以王室家族成员为代表的老精英,石油经济所带来的巨额收入几乎全部为他们所垄断,海湾六国内贫富悬殊非常明显。

根据福布斯数据,中东亿万富豪中另有38%是白手起家,即以阿拉巴尔为代表的新精英。他们在欧美名校接受高等教育,通过自身奋斗打造全新的商业帝国,因应中东的社会环境,其中一部分人与王室家族建立起互相信任的紧密纽带,形成拥有经济实力、人脉网络和共享文化的新精英群体。新精英往往比政治精英更现实,力促与全球发达国家之间的交往,但也会在某些方面与统治者存在利益冲突。新精英群体的发展和壮大,在阿联酋现代化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以阿拉巴尔为代表的新精英群体,更新了外界对中东富豪的刻板印象。在社会角色方面,新精英是注重社会资本的创业家。他们并非通过控制国家石油财富来实现盈利,而往往是具有全球视野、凭借个人努力实现成功的一代企业家,或在既有家族事业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开拓的二代接班人。

在家族事业方面,新精英是思维活跃的创新者。以阿拉巴尔为代表的创一代已到传承之年,他们尤为注重对家族二代的培养。二代在海外接受良好的高等教育后,往往更加注重创新与投资,从而使家族事业更开放、更多元、更科技。

在产业布局方面,新精英是多元产业的开拓者。他们的起家是结合阿联酋的国家发展战略,在多元产业(如房地产、旅游、贸易、金融等)进行布局来实现的,而这些产业构成了当今阿联酋经济的核心支柱。

02 时势造英雄

当你在他的任何一座豪华庭院中见到他——车库中停放着法拉利,价值6000万美元的庞巴迪环球6000飞机随叫随到,手腕上戴着新款玫瑰金劳力士,很容易把他当作又一位拥有王室血统的后代,利用‘镀金关系’在快速增长的阿联酋攫取到新机遇。这是英国TI传媒(TI Media)对阿拉巴尔的一段描述。

阿拉巴尔的出身并不显赫。他出生于1956年,作为家中长子和11个兄弟姐妹在古老的珍珠贸易中心迪拜河(Dubai Creek)附近一栋棕榈叶屋顶的房子里长大,家里常常没有电。他的父亲是船长,母亲是家庭主妇。

阿拉巴尔是地道的海归商人,他高中毕业后获得政府奖学金,在西雅图大学获得经济学和管理学学士学位,1981年获得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和管理学学位,2007年再获西雅图大学人文学科荣誉博士学位。大学毕业后的阿拉巴尔回到阿联酋,在阿联酋央行开启事业生涯,走上了一条仕而优则商的道路。

1987年,迪拜政府将阿拉巴尔派驻新加坡5年。那时,阿拉巴尔离开在阿联酋央行的工作,加入了迪拜政府控股机构海湾投资(Al Khaleej Investment PJSC)。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我渴望向新加坡的政府和商业机构学习。最重要的是,在新加坡我学会了凡事要积极主动,不要犹豫。阿拉巴尔谈及这段经历时说。海湾投资成立于1982年,2009年在阿布扎比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一家房地产投资机构,在新加坡拥有众多房地产投资,阿拉巴尔作为公司董事常驻新加坡,为其积累了房地产行业的经验和人脉资源。

1992年,阿拉巴尔从新加坡回到迪拜,创办了迪拜经济发展局(Department of Economic Development)并担任总干事,为迪拜制定了第一个十年战略规划,当时迪拜正开始向运输、房地产、物流和旅游业多元化发展。阿拉巴尔此时结识了时任迪拜王储兼国防部长的谢赫·穆罕默德。2006年,谢赫·穆罕默德接任迪拜酋长,同年当选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负责组建新一届政府。

在阿联酋成立前,迪拜一直是一个独立的酋长国,由马克图姆家族统治,并采用了由开明集权者领导的经济发展模式。

1996年,阿拉巴尔发起了首届迪拜购物节,成功吸引200多万游客。同年,《广告时代》(Advertising Age)将阿拉巴尔评选为国际营销超级明星。

1997年6月,39岁的阿拉巴尔离开政府机构,在迪拜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伊玛尔地产。迪拜政府将大片优质土地注入伊玛尔地产,从而通过政府性投资基金——迪拜投资公司(Investment Corporation of Dubai,ICD)持有伊玛尔29.22%的股份。ICD为海湾国家第五大主权基金,前身为迪拜财政局投资处,董事会主席正是谢赫·穆罕默德。

上世纪90年代初,海湾战争结束后,区内阿拉伯国家恢复了稳定。沙特等国将海外资金转回国内,并大量投资在房地产和大型项目上,中东房地产业开始蓬勃发展。在阿联酋,房地产开发到1994年时已成为增长最快的行业,年增长率达9.8%,伊玛尔地产也获得了高速成长。

伊玛尔地产还推动了阿联酋房地产业的制度创新。20世纪90年代,迪拜还不存在房地产市场,城市周边大部分土地被统治家族赠送给其他家族,建造住宅出租给侨民居住或建设商业楼盘以给商人做生意。但在新加坡的工作经历使阿拉巴尔懂得,活跃的房地产市场在自由港具有巨大的潜力,他推动谢赫·穆罕默德发起变革,使非阿联酋国民也能在迪拜合法拥有房地产。

2002年迪拜政府颁布法令,伊玛尔地产的第一个项目酋长国山峰(Emirates Hills)成为迪拜首批对外国人开放销售、享有自由保有权的房产。这一举措拉开了中东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房地产繁荣的帷幕。

如今,作为世界十大开发商和中东地区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之一,伊玛尔地产在全球成立了60家活跃的公司,业务涵盖房地产、零售、酒店、娱乐和电子商务等,还是迪拜2020世博会的重要建设者。根据伊玛尔最新年报,其2019年的收入为245.86亿迪拉姆(约合人民币468亿元),净利润为62亿迪拉姆(约合人民币118亿元)。得益于较低的土地成本,伊玛尔地产的净利润率达到约25%。伊玛尔地产目前由阿联酋个人及法人持股63.87%,国外投资者持股36.13%。

2008年的金融危机给迪拜经济,特别是房地产业带来了巨大冲击。2008年,房地产泡沫和激进发展战略使迪拜的杠杆率升高,债务与GDP之比高达130%。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6个月,阿拉巴尔预感到大事即将发生,因为彼时房地产价格仍然呈上升趋势,而伊玛尔地产和其他开发商近六成的买家都是相同的投资者。嗅觉灵敏的阿拉巴尔立即将伊玛尔的投资预算削减了30%,以稳定现金流。

金融危机引发的连锁反应严重冲击了迪拜经济——从2008年9月到2009年9月,房价下跌超过50%。危机来袭时,伊玛尔有15亿美元现金和10亿美元负债,扁平化结构使之能够对市场崩盘迅速采取有效行动。阿拉巴尔面对难关减薪裁员,首先将自己和高管的薪水削减了50%。他在多年后的采访中表示,危机使我意识到,当时雇佣了太多员工,而真正推动利润增长的是业务发展,而不是员工数量。

伊玛尔成为迪拜唯一一家没有遭受年度亏损的上市房地产开发商。危机期间,尽管开支削减,但伊玛尔地产并没有停止建设。阿拉巴尔坚持要继续推进项目,尤其是那些有望带来价值的项目。在阿布扎比资金的支持下,哈利法塔于2010年最终落成,伊玛尔酒店于2012年又迎来了新一轮增长,迪拜购物中心开业不到一年就迎来了超过3000万游客。

2014年,伊玛尔地产的商场和零售业务在迪拜金融市场(DFM)上市,成为当时最大的IPO之一。2015年6月,伊玛尔埃及首次向公众发行了15%的股份,新股发行时获得了36倍超额认购,由此成为自2007年以来埃及证券交易所最大的IPO;公司市值达到20亿美元,成为当时埃及证券交易所市值第四大公司。2017年,伊玛尔地产将旗下伊玛尔发展(Emaar Development)上市,再次成为2014年之后迪拜最大的IPO。

除了伊玛尔地产以外,中东诸多大名鼎鼎的公司背后都有阿拉巴尔的名字:他是中东最大本土电商平台noon.com创始人、中东最大综合餐饮集团之一Americana Group董事长、新加坡知名零售公司RSH创始人和大股东等。

2016年,阿拉巴尔联合沙特主权基金共同投资10亿美元成立电商noon.com,计划通过收购布局中东电商全产业链。如今,中东电商领域由亚马逊和Noon两大巨头主导。未来,Noon还计划在支付、购物、搜索引擎、大数据、云计算等方面全方位布局。

由于电商和物流行业密切相关,阿拉巴尔还投资了中东本土最大的物流公司Aramex并曾担任董事(2019年4月辞职)。Aramex成立于1982年,1997年成为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阿拉伯企业,并于2005年在迪拜上市。2016年7月,Aramex创始人法蒂·甘杜尔向包括阿拉巴尔在内的投资者出售了其在该公司全部9.9%的股份——据报道当时价值约1.42亿美元。

一系列投资使阿拉巴尔活跃在最具挑战的科技创新领域。此外,阿拉巴尔还拥有家族企业Alabbar Enterprises和Eagle Hills Properties,以及家族办公室Symphony Investments。

03 谁会记得第二个登上月球的人?

阿拉巴尔的商业成就建基于一系列敢为人先的世界之最,而这些大胆的商业冒险与国家战略密不可分。

阿联酋作为年轻的海湾国家,现代化进程神速。它除了拥有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之外,其他矿产资源相对贫乏,沙漠面积广布,劳动力力和水资源严重短缺,工业基础十分薄弱。石油美元的大量流入使阿联酋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城市现代化建设,在短短数十年就完成从落后的游牧国家向现代石油工业国家的转型。

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第二次石油危机、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的相继爆发,阿联酋领导人开始意识到,仅依靠油气产业无法保证国家的可持续发展,于是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经济多元化政策,包括吸引外资和技术,发展旅游业与金融业,加快私有化进程等。进入21世纪,尤其是2010 年以来,随着页岩油开采成功,国际油价大幅下滑,阿联酋再次加快了经济多元化步伐,大力发展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新经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同时改革高福利政策,逐渐收缩国民在教育、医疗、住房等方面的福利,从而进一步激发经济创新的活力。

目前,阿联酋是海湾六国中非石油经济最发达的国家,非油气产业贡献了GDP的74%,阿联酋计划到2030年将这一比重提升为80%。2020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的阿拉伯家族共有20个,其中仅有一个家族的主要产业与石油相关(图1)。

有利于投资者的立法制度、强大的金融和银行体系、发达的基础设施,已使阿联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外商投资目的地之一。

阿联酋内阁还规划了2030年愿景和第四次工业革命治理模式,即采用创新、灵活和包容的治理模式,最大限度地提高新技术、促进经济繁荣。2014 年10 月,谢赫·穆罕默德颁布了国家创新战略,旨在通过可再生能源、教育、技术等领域的创新,努力在7 年内使阿联酋成为世界上最具创新能力的国家之一。2016 年11 月,阿联酋提出第四次工业革命行动计划的六大支柱,并通过与世界经济论坛的合作,成为全球第一个采用未来国家治理框架的国家。

阿联酋联邦体制的特点决定了每个酋长国在发展问题上具有自主决策权,而各酋长国的资源状况与酋长的领导风格也各不相同。例如,阿布扎比属于油气资源型和对外投资发展型,而迪拜属于非石油现代经济发展型。与阿布扎比的稳健战略不同,迪拜在各酋长国中以高速发展为傲,风头甚至盖过了阿布扎比。

迪拜在1966年发现石油后,一夜暴富。1971年建立联邦之前,其经济主要以采珠、游牧、海运为主。成立联邦后,政府通过参股、收购等方式,逐步控制本国油气产业,经济以石油产业为主,建国10年后人均GDP达到2.6万美元,名列全球之冠。

20世纪70年代,迪拜积极发展海陆空交通运输,1980年代商贸业兴起,1990年代重点布局旅游业,21世纪则开始着重发展商贸运转中心,且更加注重经济多样化,积极开发房地产和酒店业,10年间GDP增长了两倍多。

几十年来,迪拜建设港口、扩建迪拜河、发展机场和自贸区,重视高科技和教育的发展,建造了互联网城、大学城、媒体城等高科技园。目前,迪拜是中东最大的转口贸易中心和商品集散地。历代酋长大力发展多元化经济,确保迪拜不再只依赖单一收入来源。迪拜统计中心最新报告称,2019年,迪拜前五大行业分别是贸易零售、交通运输、金融及保险、制造业及房地产,占GDP的比重分别为25.5%、12.7%、10.3%、9.5%和7.4%,真正从石油经济转型到以贸易、航运、旅游、金融为中心的服务型经济。

迪拜的旅游和会展业是仅次于贸易的第二大经济支柱。根据世界旅游理事会(WTTC)发布的《2019年城市报告》,2019年迪拜接待了1673万名游客,旅游业贡献了11.5%的GDP,成为全球第三大国际旅游消费城市。作为中东的会展之都,阿联酋每年举办近200场大型国际会展,2020世博会也将在迪拜举行。

目前,迪拜正在对其两个国际机场——迪拜国际机场和阿勒马克图姆国际机场进行扩建,计划将其建成世界最繁忙的航空枢纽,预计2030年吸引旅客2亿人次。阿联酋航空也已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航空公司之一。在港口建设方面,迪拜的杰贝阿里港是世界最大的人工港,并拥有世界最大的干船坞。

虽然受新冠疫情和油价下降的双重打击,今年以来阿联酋的PMI指数下跌惨重,迪拜开始进入一个低通胀、低利率、低能耗的时代,但在5月份迪拜购物中心重新开业后,阿拉巴尔告诉CNN,由于迪拜商业中心的规模和对石油依赖的减弱,迪拜将比世界其他城市从危机中更好地复苏。

迪拜的发展模式和速度,体现出酋长本人永争第一的信念。2007年,谢赫·穆罕默德接任总理后,要求每位部长从国际报告中选择一到两个指标,承诺到2021年阿联酋建国50周年时,要在选定指标中名列世界第一。时至今日,阿联酋已经有50多项指标排名世界第一,在100多项发展指标中排名地区第一。例如,根据福布斯2019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阿联酋位列阿拉伯国家第1位、全球第32位(中国位居第49位)。阿联酋的低税负指数排名全球第2、技术指数第6、保护消费者权益指数第14。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全球竞争力报告,阿联酋排名第25位(中国位居第28位),位列阿拉伯国家之首。

谢赫·穆罕默德一心想把迪拜打造成世界之最。他曾说,谁会记得第二个登上月球的人?第二名没人记得,所以我们必须领先!阿拉巴尔回忆道,哈利法塔最初的设计方案是90层高。当他把这个提议交给谢赫·穆罕默德时,得到的回复是:你应该再努力一点。经过两个月的重新设计,伊玛尔地产设计出162层的世界第一高楼。

哈利法塔的建设始于2004年,它最初命名为迪拜塔,但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的2010年12月,阿布扎比宣布通过迪拜最高财政委员会提供给阿联酋央行100亿美元授信,以支持迪拜,因此,迪拜塔以阿联酋总统、阿布扎比酋长谢赫·哈利法之名重新命名。

我曾经问谢赫·穆罕默德,你有没有问过我这辈子是否建造过这样的建筑?酋长笑着回答说,我相信你。阿拉巴尔说,这与金钱或生意无关,故事讲的是一个孩子站在哈利法塔前,看着它微笑着说,我属于一个文明的国家,我很自豪。

哈利法塔不但让伊玛尔享誉世界,而且进一步强化了迪拜梦想之城的形象。如今,伊玛尔地产正在主持建设新的世界第一高楼CREEK TOWER(中文名为云溪塔,塔身高度将超过1000米),塔身纤细,底部呈喇叭状,阿拉巴尔将其描述为中东的埃菲尔铁塔。

过分倚重外资的迪拜模式也暗藏风险。2008年金融危机时,迪拜外资抽逃严重,资金链一度断裂,引发2009年的偿债危机。所幸的是,阿联酋银行体系的资本充足,在加强金融监管并补充银行资本后,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原有的无序性。新冠肺炎疫情中,阿联酋央行宣布推出一项1000亿迪拉姆(约合274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以应对疫情影响。

阿拉巴尔作为谢赫·穆罕默德的最高顾问,其取得的商业奇迹在很大程度有赖于后者信任和支持。中东商业精英通常备受统治者青睐。在迪拜,有一条清晰可辨的自上而下的沟通渠道,上至统治者及近亲,下至忠诚的亲属,形成一个金字塔式的沟通网络。这也印证了阿联酋建立的世袭制和专家治国并存的现代化治理体系。

类似案例在中东较为常见。例如,福布斯富豪哈里里家族成员拉菲克·哈里里担任黎巴嫩内战后的首任总理,因与沙特王室关系密切,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涉足房地产、金融、石油、电信等多个行业。当然,中东资源型国家的政企关系也常受外部质疑,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经济现代化转型中的桎梏。

04 从创业型企业家到企业型企业家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里斯坦森在《创新的基因》一书中将创新者分为四类:创业型企业家、企业型企业家、产品型企业家和程序型企业家。按照这个定义,阿拉巴尔作为白手起家的开拓者,是典型的创业型企业家。他的子女在既有的家族企业中创办新业务,则属于企业型企业家(图2)。

在中东,越来越多的家族企业将潜在的接班人送到欧美学习管理知识,并在家族企业之外的知名机构历练,以培养管理潜质。阿拉巴尔的长子拉希德获得圣地亚哥大学会计学士和金融硕士学位,加入家族企业之前,曾就职于汇丰银行资本市场部,并曾在渣打银行负责并购业务。大女儿莫扎毕业于沙迦美国大学金融专业,在伦敦商学院读EMBA,她是Ara画廊创始人,以及阿拉伯青年领袖(Young Arab Leaders)成员。小女儿萨莱曼曾在安永做分析师,与姐姐一样毕业于沙迦美国大学金融学专业。

阿拉巴尔的家族企业以房地产+贸易为主。二代意识到,电商才是零售贸易的未来,因此,他们致力于将家族产业从线下拓展到线上。拉希德曾在接受采访时称,只要我们愿意,完全可以进入房地产行业,那样会容易得多。但我们决定走向相反的方向,并试图产生影响力。兄妹三人共同创办了电子商务平台Sivvi.com和Symphony.com,作为家族企业Alabbar Enterprises 的子公司。

在无业可守的时代,只有永远创业、超越成功的接班才是真正的接班。阿拉巴尔家族二代的选择与韩国三星李秉哲家族二代的选择非常相似。三星电子的家族二代李健熙最初建议三星进入半导体行业时,被父亲李秉哲无情拒绝。李健熙非常坚定,甚至用个人积蓄收购了韩国半导体公司50%的股份,由此奠定了三星电子成为全球科技引领型企业的根基。

拉希德作为家族企业Alabbar Enterprises的联合创始人,2013年创立了电子商务平台Sivvi.com。他的创业选择与阿联酋的互联网技术发展密不可分。

尽管受阿拉伯传统文化、支付方式、物流网点等因素影响,中东互联网经济一度发展比较缓慢,但近期明显加速,发展动力包括较高的互联网普及率、人均可支配收入高、线下消费选择匮乏等。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B2C电子商务指数(UNCTAD B2C E-commerce Index),2019年阿联酋在全球152个经济体中名列第28位,连续多年在中东非洲发展中国家中居于首位。这份报告还显示,阿联酋的人均互联网使用率高达98%(中国为89%),居全球第二,仅次于卡塔尔。

2017年4月,拉希德与迪拜企业家古埃尔的女儿结婚。古埃尔家族以37亿美元财富在2020福布斯富豪榜中位列阿联酋首富,产业遍布建筑、房地产、金融等领域。古埃尔1967年在迪拜创立的阿曼银行,1993年更名为马士礼格银行(Mashreq Bank),现已成为阿联酋最知名的本地银行之一。这两大家族的联姻可谓强强联合。在中东,不同家族之间长久互动形成了千丝万缕的纽带,其人脉关系与社会网络既能扩展生存空间、形成提升竞争力,又能构建抵御外部冲击的屏障。

阿拉巴尔的女儿们则在时尚电商上别出心裁。大女儿莫扎是家族企业Alabbar Enterprises的联合创始人和CEO,她和妹妹萨莱曼共同创办了奢侈品及时尚零售公司Symphony Style LLC。Symphony在迪拜购物中心有实体店,2013年上线网站。海湾国家人均GDP较高,奢侈品网上购物的增长速度几乎是世界其他地区的两倍,阿联酋则是奢侈品企业进入区域市场的战略中心。

05 梦想与慈善

即使年过六旬、功成名就,阿拉巴尔仍然一年飞行超过850个小时、邮件回复的平均速度为2.5小时。他的精力充沛还体现在对体育活动的热爱上。他曾被《高尔夫世界》杂志评为世界十大最具影响力的高尔夫运动员之一,担任阿联酋高尔夫协会主席,同时也是阿联酋耐力赛社区的活跃成员。

阿拉巴尔为代表的中东企业家往往认为,自己有义务按照古兰经的教义推动社会改革,有责任保证就业的稳定、实现员工价值,为员工及子女提供高质量的培训和教育机会。2015年,阿拉巴尔基金会成立,为来自阿拉伯国家的优秀学生提供支持,迄今已经颁发总额约130万美元的奖学金。选择教育慈善,是因为阿拉巴尔相信教育是帮助人们发展自我、获得更好的工作、变得更加独立和更充分地参与社会的最佳途径,这也正是他本人的成功路径。

与此同时,阿拉巴尔倡议阿联酋民企加大捐赠力度,并承诺将伊玛尔地产年度利润的2%捐赠给Sandooq Al Watan——一家由诸多阿联酋企业家支持的私人慈善基金,旨在支持当地初创企业。

今年疫情期间,伊玛尔地产宣布向社会团结基金捐款1亿迪拉姆(约合1.93亿元人民币)。此外,阿拉巴尔家族企业Alabbar Enterprises还发起了一项名为援助之手的CSR倡议,为有需要的人免费提供餐食。

尽管二代可能不具备家族企业所需的人力资本,但是一代仍然可以通过慈善公益、捐资助学、投身专长等方式智慧散财,积累家族的社会资本,在回馈社会的同时实现家族传承。所谓千金散尽还复来,不但荫庇子孙,而且造福大众。

06 双轨架构的企业治理模式

阿拉巴尔的财富和声誉多半源于伊玛尔地产,但伊玛尔地产并非归阿拉巴尔家族所有,其成立之初即有政府入股。

从2008年起,阿拉巴尔先后成立了家族企业Alabbar Enterprises和Eagle Hills Properties,分别经营零售和房地产业务(图3)。两家企业相互独立,没有股权关系。阿拉巴尔的子女均在Alabbar Enterprises任职,但尚无家族成员就职于Eagle Hills Properties。

Alabbar Enterprises成立于2008年,CEO由职业经理人Tyrone Reid担任。公司专注于食品和零售、时尚、电子商务等领域,子公司包括Sivvi.com和Symphony Style等。

子公司之一的迪拜时尚电商平台Sivvi,创始人为拉希德,主要销售高档品牌服装和配饰,超过80%的客户来自阿联酋和沙特,2019年被中东电商巨头Noon收购。其与新加坡零售商RSH长期合作,RSH旗下拥有许多国际时尚和生活方式品牌,创始人为阿拉巴尔。子公司之二的Symphony Style,创始人为萨莱曼,主营高端品牌,客户主要来自阿联酋、美国和沙特,部分商品的零售价高达2万美元以上。

如今,在迪拜非石油相关的GDP中,房地产贡献了相当大的份额。Eagle Hills Properties总部位于阿布扎比,成立于2014年,阿拉巴尔为创始人和董事会成员。Eagle Hills还在巴林以30亿美元投资了高端房地产项目,而巴林全国的GDP仅为330亿美元。

2018年9月,阿联酋政府宣布,在当地投资500万迪拉姆(约合136万美元)以上房产的外籍人士可申请5年期的长期居留签证。这一政策刺激外资进入阿联酋地产市场,无疑也将对家族业务产生重要影响。

在家族企业治理上,阿拉巴尔将股权和管理权分离,聘请专业人才进行管理。例如,家族企业Eagle Hills Properties聘请新加坡籍职业经理人罗平担任CEO。罗平女士曾是毕马威前合伙人、伊玛尔地产前CEO。阿拉巴尔曾表示:我在美国的投资出现过不少亏损,很大程度在于没有很好地选择合作伙伴。我犯过的最大错误就是没有尽早引入更多的优秀人才,现在我正努力改正这个错误。我需要求知若渴的人在身边,这样才能真正地做事。

以阿拉巴尔为代表的阿联酋新精英,他们跌宕起伏的经历与政治社会环境水乳交融。部落制度的文化根基和快速现代化的进程赋予了这一批新兴企业家独特的烙印。这些特质背后,既有阿联酋变革中求新的发展轨迹,也有企业家彰显出的鲜明个性。

如今,阿拉巴尔和他所代表的中东新精英群体,已成为一股不容小觑的中坚力量,站在下一个十年的十字路口(图4)。在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在这个开放共赢的时代,他们又将做出怎样的选择?

本文参考资料主要包括:

Thomas Zellweger,高皓,《家族企业管理:理论与实践》,清华大学出版社,2020年;

仝菲,《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现代化进程研究》,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

克里斯托弗?M?戴维森,《迪拜:脆弱的成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

Sid Yog,Esel Cekin,Marc Homsy,《伊玛尔:未来和当下的中心》,哈佛商学院;

《迪拜商界大家族之Alabbar》,迪拜商务通;

黄振,《列国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

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沙发上的家族企业》,东方出版社,2013年;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阿拉伯式的家族管理,《中外管理》,2010(08);

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我的构想》,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7年;

From bricks to clicks: Rashid and Salama Alabbar,Arabian Business

The Master Builder of the middle east,Stanley Reed,Business Week

本文源自新财富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