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买房被骗(【开学反诈第一课】1400余条聊天记录,还原一位“身陷柬埔寨诈骗园区”受害者的心理历程)

在柬埔寨的血奴事件发生后,不少在柬埔寨受害者的亲历见被全国媒体报道。

近日,上游新闻又报道了一位在柬埔寨身陷绝境的重庆人,渴望被解救的心理历程。

上游新闻记者收到一份重庆人晓欣(化名)发来的材料,与发件人联系确认后,看到,这是身陷柬埔寨某园区网诈窝点的重庆人晓渝(化名)与家人晓欣的1400余条聊天记录。

其中,晓渝讲述了自己从被骗进某园区窝点搞网诈、亲历网诈窝点圈养、向柬方报警求助后被带出、又被当地腐败官员转卖其他园区公司、继续受虐待被逼从事网诈、家属向老家警方报警求救的全过程。

上游新闻报料邮箱收到的约1400条聊天记录信息(因隐私和保护当事人需要进行了技术处理)

我不骗,就死

晓欣告诉记者,能再联系上晓渝完全是运气。

联系上以后发了定位,我一看在柬埔寨。晓欣对晓渝现在的工作和处境完全不知道,只是因为出去时间有点长了,家里人都很生气。

晓欣告诉记者:我鼓动晓渝向警察报警求助,然后遣返回来。但晓渝说我想的太简单了。

晓渝坦白了在柬埔寨的工作性质,我不骗,就死。

晓欣说:这是晓渝在交谈中第一次说到‘死’字。当时我还不以为然,以为是开玩笑。

聊天记录截屏

在后面的聊天对话中,晓渝也说出了园区里诈骗窝点的生存法则:不听话,该死的都死了。

聊天记录截屏

对于网诈窝点虐待受害人的各种手段,上游新闻此前有过多次报道。

被柬埔寨爱心人士解救出来的受害者贾小天(化名)告诉记者:我被他们双手拷在上下铺的下铺,成大字型躺着,不吃不喝三天三夜,为了活命,我只有答应给他们坑蒙拐骗的事。

17岁获救男孩袁小虎(化名)则通过视频向记者展示了左小腿被电棍电击,皮肤被灼烧的痕迹。

此外,吸毒也是网诈公司的控制手段。获救的受害者墨洋(化名)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公司会逼迫吸毒,吸了就逼迫其问家里要钱。男的不吸就强奸他女朋友,两个都得吸(毒)

对此,在晓渝与晓欣的对话中也再次得到印证。

晓渝对晓欣说:他们基本都吸毒,当着我的面吸。我哪天也试试,估计吸完跳下去不会太痛。

聊天记录截屏

报警拿钱赎人都不行,死了一了百了

在交谈中,晓欣最初按照普通人的思维,让晓渝报警求助,然而晓渝讲述的遭遇,让晓欣彻底改变了走正规途径报警的想法。

在两人对话的早期,上游新闻记者看到,晓欣不断给晓渝支招逃出来,包括报警、电话联系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等方式。

但晓渝说:柬埔寨靠园区带动经济发展,这边的保护伞都跟柬埔寨官方有关系,有的园区保护伞就是柬埔寨将军。

聊天记录截屏

晓渝还说,就算进了警察局,也没那么容易走,都是要钱的,有的人报警,警察直接就联系园区,报警的人就被卖了。

聊天记录截屏

晓欣告诉记者:他们的手机都是公司发的,白天工作不准使用手机,只有晚上11点多下班回宿舍才能用,住在一起的人相互之间都不说话,稍有不慎就被告密,被毒打、电击或者被转卖给其他网诈公司

不得已,晓欣只能想出拿钱赎人这一招,但也被晓渝拒绝了。没用,晓渝绝望的说:现在被套牢在这里了,我对生活没了希望。

晓渝告诉晓欣,与其这样(卖房子拿钱赎人),我死了一了百了,百度说,100多米,几秒钟就能落地。

聊天记录截屏

最近,由于国内对于柬埔寨网诈事件的连续报道,网诈人员也面临压力。在聊天记录里,上游新闻记者看到,晓渝说:最近压力很大,办公室里随时电棍都在滋滋响。

晓欣的鼓励,是晓渝现在活下去的动力。但晓欣也告诉记者,看到晓渝说起公司里每天虐待员工场面,担心晓渝难免会有精神崩溃,做出傻事的时候,真的希望能挺过去。

聊天记录截屏

一条血淋漓的黑色产业链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随着时间推移,晓渝与晓欣的聊天内容逐渐深入,一条 黑色产业链及其背后血淋淋的利益输送,呈现在记者面前。

晓渝说,一个园区最少几千人。另外一名受害者王云(化名)告诉记者:在园区里,我待的这个公司小,只有四五十人,转卖我的上一家公司有两三百人。

这些人从哪里来?

上游新闻记者看到,晓欣问:比如我现在柬埔寨大街上逛,别人就把我逮走了?

晓渝说:对,现在中国人值钱。卖进网投公司都是10000美金起步。

聊天记录截屏

随着聊天时间推移,上游新闻记者发现,在柬埔寨的中国人被绑架、拐骗卖进园区的人头费不断上涨。单价从1万美金/人,涨到了1.5万美金/人。用晓渝的话说现在这边中国人人头费上涨的厉害。

在柬埔寨,中国人是‘行走的黄金’,在华人圈里家喻户晓。

中柬义工队队长陈宝荣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由于网诈窝点收中国人的价格越来越高,不少通过正规渠道来柬埔寨工作的中国人,也被绑架、拐骗进了‘园区’。只要进了网诈窝点,就很难逃出来,在里面被他们圈养、教唆、虐待从事网络诈骗,骗更多中国人的钱。

晓渝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承认:我进了‘园区’出去就难了,现在市面行情价,只要是个中国人就2万美金起步,有的人都卖到3万5(美金)了,所以这种情况下,进了‘园区’基本走不掉。

聊天记录截屏

是怎么被骗去柬埔寨的?

晓渝是被一个人骗,从上海持护照出境飞东南亚某国,进公司才知道是搞网络电信诈骗,三个月后公司将其带到了柬埔寨。

在国内的反诈压力下,反诈集团是否会有所收敛?

晓渝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这行会永远(存在)下去,总有傻子。前几天,有人拿上百万人民币奖励,这样的人,更不会放走了

网诈团伙有哪些新目标?

晓渝说:现在这行不局限于中国大陆、中国台湾,日本、欧美、韩国、越南,那里的华人或当地人都是目标

从事网络诈骗的人怎么说外语沟通?晓渝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请几个会(外国)语言的女孩子就可以了,打字使用翻译软件,语音让女孩子说。

女孩子是请来的,还是绑架来的?晓渝说:网投公司没时间绑架人,他们只会花钱买人,买进来了能做就做,不能做就逼着做,实在不听话就卖掉。

(这里的人)跟牲口一样。

聊天记录截屏

来源:上游新闻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