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新加坡房价走势(每周上万块,不计成本“鸡”体育,华裔妈妈卷起来太狠了)

暑假快到了,很多家庭的体育、艺术鸡娃计划,又要被提上日程。

我们妈妈圈曾写过一门学科补习班没上,带着儿子跳街舞的深圳爸爸(戳深圳爸爸带孩子拿了十几个世界奖牌……),也分享为学琴往返广深100多次的三娃妈妈Vivian(戳5岁娃为学琴往返广深100多次,跨城上课的家长究竟在想什么?)。

印象很深的是,培养孩子的兴趣,除了时间和精力的付出,金钱也非常吓人,比如乐器的话400-500一节班课属于寻常,体育则更花钱,每年1-5万是主流,如果要走冰上、水上运动,几十到100万都是有的。

2021年,美国LendingTree针对1000位美国家长做过调查,发现的结果更是令人震惊:

疫情下,有79%的家长曾为了缴兴趣班学费而借债;疫情时期的暑假,他们的烧钱更加疯狂,有10%的家长表示愿意为孩子的暑假烧钱5000美元以上,还有73%家长说宁愿为了孩子的暑假而借债,因为疫情下孩子更需要体育和音乐来治愈他们。

在一部最近很火的纪录片《了不起的妈妈》中,我看到了两位把鸡体育、鸡艺术作为最大事业的妈妈

第一集·坐标洛杉矶的妈妈静涵

女儿茉莉6岁,喜欢花样滑冰,妈妈请了退役的全美花滑冠军做教练,每天花半天时间训练,每年还参加各种比赛升级打怪,烧钱更是不计成本,每周至少1440美元打底(近1w人民币)。妈妈的鸡娃目标是,希望女儿成为奥运冠军,并在体育之路上学会坚毅、能够吃苦,获得抗挫力,未来有更多可能性。

第四集·坐标新加坡的妈妈秀玮

女儿Sasa 8岁,兴趣主攻方向是钢琴和二胡,其中钢琴打音乐素养,二胡作为申请新加坡青年华乐团奖学金的敲门砖,同时也希望给未来的升学加分。不同之处在于,音乐更多是妈妈的梦想,是妈妈唯一能帮到女儿的道路,但不是女儿最大的爱好。

看完以后不得不感叹:无论身处哪个国家,东亚妈鸡起课外兴趣来都是一样凶猛。

不过,细看下来,这两位妈妈的鸡娃动机、程度其实很不一样,对兴趣爱好重要性的理解也不同。而导致她们不一样的因素,归根结底,很有可能还是童年经历、家庭条件,以及身处的社会经济环境。

接下来根据纪录片简单分析一下,剧透比较少,还是推荐大家去看看,一集就30分钟左右,很快看完。

--花滑--

- Z h e n X u a n -

美国华裔家庭的体育鸡娃大热门,

如果孩子有冠军天赋,

烧钱+烧时间更没上限

众所周知,美国爸妈热爱鸡体育。

还有一个不算冷的知识:美国华裔爸妈,尤其热爱鸡冰雪运动,诸如花样滑冰

刚刚过去的冬奥会中,就有好几位杰出的花滑小将,如男单冠军陈巍、团体赛亚军周知方,清一色华裔移民后代,还属于学术体育两开花的天才选手,在耶鲁、布朗大学读书,几乎是华裔爸妈鸡娃成就的天花板。

△陈巍

华裔孩子走花滑这条路,从入门到精通要花多少钱?从精通到参赛要付出多少努力?成为奥运冠军,又要付出多少?

《了不起的妈妈》第一集中的静涵、茉莉母女,就正处于从入门到精通,逐步开始参赛的阶段,我们来看看妈妈静涵的鸡娃风格。

茉莉上小学之前,每天绝大多数都在练花滑,静涵全职陪伴。经常因为女儿做不出某个动作而焦虑。

茉莉上小学之后,依然给了花滑训练最大的时间权重——每天只上半天学,剩下半天跟着退役的全美花滑冠军陈婷婷训练。这位教练的风格是极为严苛,人称灭绝师太,任何和训练、比赛无关的事情,在她看来都属于阻碍。

余下的时间,茉莉还有体操课程、童星经纪公司的广告&电视剧通告,以及国内的编程网课和其他课程。如此紧张的日程,茉莉目前在学校的成绩依然时名列前茅。

陪孩子训练,茉莉妈妈没有只是干坐着,而是像陪读奥数课的海淀妈妈一样,时刻盯着孩子的表现,在孩子做不好的时候用对讲机喊话纠正,还要时不时因为孩子情绪崩溃,而不得不等待、安抚或偶尔一同崩溃。

其中有一个细节,茉莉练习一个动作的时候,怎么也做不好,一遍一遍摔,就开始在冰面上大哭,妈妈隔着对讲机安慰:不要害怕,越怕越跳不好,你就想摔了就摔了。

在妈妈的鼓励下,茉莉还是不停跳,不停摔,爬起来再跳。你练成一个动作可能需要摔上百次上千次,这个过程中,你能不能耐得住性子,一遍一遍做下来不放弃?

训练,只是花滑烧时间的冰山一角,更大的大头是比赛。花滑是一种以赛代练的体育运动,一路从低级到高级刷比赛,孩子的水平才会更快精进,也能让家长和教练更精准地定位孩子在同龄人中的位置。

对于孩子,高度竞争的气氛不仅是一种激励,更是早早培养孩子的抗挫力,在不停的输赢中练出强大的内心,磨出更耐挫、能吃苦的性子,刷出更好的技能,为未来参加专业级赛事打好铺垫。

而片中的茉莉,别看才6岁,也已经是比赛常客。

片中呈现了2次比赛,第一次茉莉因为有一个动作出现严重失误,惨遭滑铁卢,拿到了最低的名次,还不得不去和拿到第二名的的好朋友道贺。

回家的车上,静涵一边说着这就是你真实的水平,没关系,一边没忍住,数落了茉莉,你就是不够努力,再用激将法说,你是不是不想比了?想用最后一名的成绩结束赛季吗?如果你说不想比,我听你的。

茉莉明显很低落,几次欲言又止,一句话都没说。

第二次比赛,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狠练以后,带着教练一起去参加的。这次比赛成果很让人满意,茉莉拿到了第二名,用银牌给赛季画上了句号,整个人看上去开心得发起了光,静涵也说,看到了茉莉触底反弹的能力。

△茉莉是左一,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而这两次比赛,将只是茉莉此后花滑生涯中微不足道的赛事,静涵说以后的梦想是拿到奥运冠军,想必还有更多残酷的训练和赛场厮杀等着她。

而等着静涵的,还有上限越来越高的烧钱——

花滑在所有美国体育运动中,本来就属于很烧钱的一类。静涵算了一笔账:

1分钟美元,每天120分钟,每周6天,一周课程费用就是1440美元(近1万元人民币),这还不算每次去冰场自己训练的场地费。凡是带着教练出去打比赛,教练的吃住行和指导费用,都要家长承担,算下来是体操的6倍。

教练还不止一个,主教练为茉莉搭建了一个完整的教练团队——有教转圈的,教滑行的,有专门编舞的,还有专门教冰上力量的,冰下训练也有专职老师,每个教练轮流上。

我们坐标美国的主笔特雷西,还透露过身边花滑妈妈的内幕信息

级别不高的时候,孩子的比赛都限制在本州,开车几小时也就到了。可是以后长大了,就要去别的州参加比赛,全家人和教练的餐饮机票酒店都要从家长的钱包出。有些成绩特别好的孩子,一个教练不够,得两个教练都跟着…

而且万一孩子不幸特别有天赋,一般教练不但不会免学费,只会拼命地催你的孩子多加训练课,恨不得你天天泡在冰场里加紧训练……所以如果孩子有天赋,你的钱包反而空得更快。

算下来,一个水平不错的冰童,一年开销要6-8万美金以上。而美国中产家庭的收入,根据Pew研究中心2018年的数据,一个三口之家总收入是4-12万美金左右。所以,家里有个练花滑的娃,尤其最终目标是专业运动员的话,一个普通中产家庭可能还供不起,上中产家庭都可能需要勒紧裤腰带。

2021年美国还有一个叫做LendingTree的机构,针对1000位美国家长做过调查,发现的结果更是令人震惊:疫情下,有79%的家长曾为了缴兴趣班学费而借债;疫情时期的暑假,他们的烧钱更加疯狂,有10%的家长表示愿意为孩子的暑假烧钱5000美元以上,还有73%家长说宁愿为了孩子的暑假而借债,因为疫情下孩子更需要体育和音乐来治愈他们。

在这个调查里,之所以借钱也要鸡体育和音乐,是因为有87%的家长相信,自己给孩子兴趣班投入的钱,会在孩子长大后被赚回来

事实是否真的如此?似乎没有权威数据,不过有人曾经算过,在大学参加足球队的专业运动员,只有1.6%走上更高水平的专业道路,更多的孩子,所学的兴趣连大学都坚持不到,大多都被放弃在了半路上。

从《了不起的妈妈》片子里来看,茉莉家目前似乎还不需要太过担心钱。

爸爸是一家律所的合伙人,静涵在茉莉上小学前全职陪练,上小学之后怕自己全身心投入陪练会疯掉,去了一所学校做兼职中文老师,大概率是支撑得起的。

而且在茉莉妈妈看来,最纠结的不是费用,而是孩子的时间机会成本——孩子的可能性那么多,花滑、编程、体操、拍广告等等,做了这个就做不了其他的,这个时间的权重到底怎么分配,才能让孩子最大限度多探索自我?

看完上面的细节,你可能会觉得,茉莉妈妈太虎妈了,烧钱,烧时间,连自己的职业规划都是先迁就孩子的训练,如此燃烧自己,值得吗

从片子里看,茉莉妈妈的答案是肯定的值得。

一个原因,是她认为茉莉有花滑天赋,不希望浪费,有最好的冰场,最好的教练,最好的身体条件,当然还是希望你拼尽全力试一试;

还有个原因,她在体育鸡娃和和谐的亲子关系之间,正在努力达成一种平衡。她会在茉莉比赛失意的时候,第一时间安慰没关系,下次再加油,会在茉莉受挫爆哭的时候,先鼓励孩子再努力最后一把,下场后送上拥抱。甚至在奥运冠军教练太鸡血的时候,不惜和教练对着干,永远和孩子站在统一立场。

茉莉妈妈也说:我不认为自己是虎妈,真正的虎妈是以结果为导向的。我希望孩子拥有更多可能性,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音乐--

- Z h e n X u a n -

新加坡孩子升学的辅助技能之一,

卷王妈妈说只有这条路能帮到女儿

如果说,在《了不起的妈妈》第一集中,静涵是先发现了孩子的花滑天赋,正好家里的财力足够支持,因此加大投入支持孩子走向专业路径,鸡体育的目标和短期升学并不挂钩。

那么第四集中,新加坡妈妈秀玮,相比而言更加卷,鸡音乐的目标可能更加和升学强相关——基于自己的专业优势、经验,先给孩子选择了一条有助于升学,甚至有机会得到奖学金的音乐道路,再倾尽全家能力去努力支持。

先来一个背景科普。

和中国非常不一样,新加坡的教育分流,是从小学3年级开始的,到高中为止总共有4次,目的是一次次把适合做学术的孩子筛出来,把最优质的精英教育资源给到最合适的学生。

紧张程度和竞争激烈程度,不亚于中国的中考高考。可能还更甚,孩子们从小学3年级开始,就要面临未来命运的分叉口,相当残酷。

片中秀玮的女儿Sasa,现在8岁,马上要面临第一次教育分流——GEP天才教育计划,相当于一次选拔天才儿童进少年班的考试,小学三年级学生可以自愿报名,考试内容是英语和数学,最终全国的通过率大约在1%。选出来的这些天才儿童,有特别的名校升学通道,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

秀玮希望尽最大努力,给女儿铺一条音乐和学术兼顾的道路:一边找私教补习GEP考试,一边让女儿学习钢琴、二胡,并希望女儿借助竞争没有那么激烈的二胡,在10岁时通过新加坡青年华乐团的考核,并拿到能cover学习费用的奖学金,而这些兴趣上的成绩,将会对未来的升学起到加成作用。

所有的兴趣里,为什么是音乐?其实和秀玮自己的经历和梦想有关。

她4岁就开始学习钢琴,初三时考入福州艺术师范学校,非常热爱音乐,觉得音乐就是自己的人生追求。后来曾短暂实现自己的梦想,得到了华乐团的工作,这是她最喜欢的工作。她希望女儿能从小感受到音乐的美,能捕捉到美好的声音,和音乐相伴终生,一直保持积极状态。

而在音乐大领域中,钢琴是音乐素养的基础,自己又能亲自教孩子;而二胡要作为升学敲门砖的主攻方向。

我从小相伴音乐长大,只知道这条路,艺术教育是唯一能帮到女儿的路,没有退路,要一直走下去。

所以在片中,练习占据了秀玮和女儿晚间时光的绝大部分。每晚练完钢琴,还要花1.5小时候练二胡。期间夹杂着孩子弹错的音,以及母女间的拉锯战——

你在弹什么?10遍以后为什么还在错?

如果你不希望我生气,你自己弹好。不要讲话,go。

当女儿Sasa弹到崩溃,大哭着想去找外婆,秀玮选择了摔门而出,并把女儿锁在屋子里,不让她出去。

这样的争吵已经是家常便饭,秀玮和很多一心鸡娃的家长一样:她怎么可能知道我现在的苦心?我小时候也是,只知道生病、下大雨都要去学琴,为什么要学,不知道,直到等长大以后才知道,父母这样做是对的。

对于音乐升学,纪录片工作人员问女儿Sasa,你觉得你能考进吗?,她说:妈妈就是逼我考进,我不懂,那不是我的梦想

为了全力支持为女儿规划的音乐道路,秀玮的生活非常忙碌辛苦。

平日,由自己的父母带孩子上下学、去兴趣班。新加坡的小学只上半天课,下午和晚上全都是课外活动时间,除了钢琴和二胡,Sasa还有武术课、民族舞蹈课,以及国内的作文网课,学术、兴趣全面开花。Sasa还曾经在练武术的时候,摔掉了半颗牙。

周末,母女在一起的时间更少。

为了赚更多钱,支持女儿的课外学习,秀玮在家开了一个钢琴补习班,从早到晚时间全都是排满的,连吃饭都要见缝插针。

她教70个学生,初级收费1小时200元,中高级300-400元,如此满的日程也带来了高出全职工作4倍的收入,占了全家收入的大部分,也在新加坡家庭中属于中等偏上水平(2021年,新加坡家庭收入中位数是9520新元,而秀玮每个月的教育支出是2000新元)。

每逢超级忙碌的周末,女儿Sasa就被全天交给外公外婆和朋友,参加兴趣活动,或者出去玩。

妈妈的辛苦,Sasa全都看在眼里,也吐露了孩子最真实的爱:妈妈很累很辛苦,早上和晚上都没有和妈妈相处的时间,礼拜天她又要上课。我见到妈妈会直接冲上去抱她,我不懂,就是爱她。

如此孤注一掷的音乐鸡娃道路,Sasa的二胡奖学金面试怎么样?

片尾给出了答案:没有通过。接下来为了集中精力练习二胡,母女决定不参加GEP考试,继续留在当前的小学读书。看起来,这条音乐道路,秀玮还是会坚定决心带女儿走下去。

每一集的片尾,会有妈妈和孩子互诉衷肠的时间,看了以后很是耐人寻味。

秀玮很难过地哭着说:妈妈觉得很对不起你,因为练琴的事情,太严格,压力太大,会打你,陪伴的时间也太少。每次因为练不好,你被老师骂的时候,我就特别愧疚,我明明都会,为什么没有时间陪你练琴。妈妈超级爱你,很为你骄傲。

而Sasa则是小心翼翼:我想对妈妈说,你能同意我的选择吗?有时候我不想上这个课,因为感觉很累,妈妈就会说再试试吧。

同样是兴趣鸡娃

- Z h e n X u a n -

为什么有的妈妈这么虎?

很多看完这两集纪录片的网友,会很不理解,批评妈妈们为什么这么鸡血,甚至到了逼迫孩子、不近人情的程度。

我刚开始也会觉得有点不适,但读了耶鲁教授的书《爱,金钱和孩子》之后,对每个妈妈的教养方式选择,有了更深刻的共情——

每个家长都希望孩子开心快乐成长,都很关心孩子,但他们最终做出的教育选择,其实和所处社会的经济环境,以及人与人经济不平等的程度,有很大的关系

在一个孩子不需要太努力,当个蓝领也能获得较高地位,辍学的收入只比医生、律师低一点点的社会,父母可以承担得起宽松养育的后果,不用鸡血也能让孩子有不错的生活。所以父母会坦然、放任孩子,不愿意学习就可以不学,兴趣班也可以随时放弃,最大程度尊重孩子的自由选择。

但是,在新加坡、中国这样的社会,教育和努力能获得更大回报,而教育程度低的人生活会很艰难,即使偶尔需要打孩子、逼迫孩子,父母也有很强的动机去鸡娃。

根据这个思路,也许你会理解静涵和秀玮的不同——

静涵的家庭经济优越,实力基础更加牢固,即便茉莉没能坚持走到专业运动员的道路,退路是依然有的。所以你会看到,静涵会更加松弛,情绪暴走的时间更少,会给女儿更多的理解,我对孩子在什么时间要做到什么,我完全没有限制,就希望你尽力去做。要做一个很努力的人,不努力,连输的资格都没有。

而秀玮,在新加坡这个高度竞争的国家,凭借自己一己之力扎下了根,努力买下了政府的房子,拼命工作挣来了全家赖以生存的收入。加上新加坡存在了40年的教育分流,如果去选择快乐教育,不给女儿拼出个稳妥一点的敲门砖,孩子的未来发展很可能会更加受限。

所以,她的鸡娃动机更强,鸡娃失败的风险更高,退路更少,她会选择一边专制督促,一边找各种机会给孩子讲道理,将努力的价值观内化给孩子。

这就是她们的不同。而我在看片以后也想说,身处不同经济环境,背负着不同的家庭背景,片子里的每个妈妈都付出了最大的努力,用自己理解的最好的途径,争取把手里的牌打出最好的结果,是真的了不起。

更了不起的是这些孩子。那么小的年龄,背负着妈妈的期望,甚至不情愿中继承着妈妈的梦想,每天在奔波中学习、训练,付出了极大努力。

对妈妈的爱,却永远不掺杂任何功利:因为她就是我的妈妈,我爱她。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