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投资房产风险大吗现在(俄罗斯富豪遭西方“围剿”:财富蒸发800亿美元迪拜成为避险天堂)

风暴眼特刊 | 《寒潮2022:俄乌战争与全球经济伤痕》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在迪拜的机场和码头,私人飞机和豪华游艇的数量忽然多了起来。据阿联酋当地媒体报道,这些从飞机和游艇里走出来的有钱人大部分是来自俄罗斯的富商。

迪拜的豪宅中介和财富管理公司非常喜欢与这些俄罗斯人做生意,因为不管是出于阔气的消费习惯,还是急于寻求避险的需求,他们出手一向大方,从不还价。

随着俄乌冲突的升级,英国、欧盟和美国政府对一些被视为俄罗斯总统普京核心圈子中的亿万富翁实施了毁灭性制裁。

据凤凰网《风暴眼》不完全统计,截止3月14日,已经出现在欧美等国家制裁名单中的俄罗斯富豪一共有17位,个人总资产至少超过1200亿美元。

尽管普京多年来一直警告他的盟友,要保护自己免受此类制裁措施的伤害,尤其是在克里米亚被吞并后,俄罗斯与美国和欧盟国家关系恶化的情况下。

但仍有一些俄罗斯富豪们将资金投资于海外豪宅和足球俱乐部,他们的公司仍在外国证券交易所上市,他们的钱仍存在瑞士银行,他们的游艇仍停靠在意大利海岸。

这也使得俄乌开战后,西方迅速而全面的制裁措施,给了这些富豪们措不及防的一击。短短两周之内,这些富豪们的财产已经蒸发了超过80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被制裁的俄罗斯富豪中,有些还拥有欧盟成员国的国籍。例如根纳季·蒂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和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就分别拥有芬兰和葡萄牙的国籍。但在制裁面前,欧盟成员国公民的身份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

在中立国瑞士和芬兰不再中立,跟随欧盟挥舞制裁大棒后,迪拜成为俄罗斯富豪们为数不多的避险之地之一。

但随着西方不断施加压力,迪拜的安全又能持续多久呢?被全球围剿的俄罗斯富豪们,何时可以结束大逃亡呢?

1、豪华游艇被扣押背后,俄富豪们正被西方围剿

意大利似乎对俄罗斯富豪们的游艇情有独钟。

在意大利执法部门于3月11日扣押了俄罗斯寡头安德烈·梅利尼琴科(Andrey Melnichenko)的超级游艇后,社交媒体上有俄罗斯网友这样调侃到。

梅利尼琴科是俄罗斯最大的煤炭企业西伯利亚煤炭能源公司(SUEK)的大股东,2021年他以179亿美元的身价排名福布斯俄罗斯富豪榜第8位,全球富豪榜第105位。

欧盟委员会就扣留梅利尼琴科财产原因作出的解释是,他属于俄罗斯商圈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与俄罗斯政府关系密切。同时,他还是在2月24日与普京会面的37名商界代表中的成员。

欧盟的声明说,他受邀参加这次会议本身就显示他是普京最内圈的人物之一,显示他支持并执行了破坏或者威胁乌克兰领土完整、主权和独立的行动或政策,破坏或威胁到乌克兰的稳定与安全。

梅利尼琴科的游艇(图源:网络)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作为执行欧盟对俄制裁行动的一部分,截至目前,意大利已经在两周之内没收了属于俄罗斯富豪们的三艘游艇,总价值超过7亿美元——除了前文提到的梅利尼琴科之外,根纳迪·蒂姆琴科和阿列克谢·莫尔达肖夫的豪华游艇也被没收了。

而扣押俄罗斯富豪游艇的,除了意大利之外,还有法国、德国等其他欧盟国家。

据《福布斯》当地时间3月4日报道,俄罗斯亿万富翁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最珍爱的一艘游艇——价值近6亿美元(约合38亿元人民币)、长150多米的迪巴尔号已被德国北部城市汉堡当局查扣。

此外,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当地时间3月3日表示,法国海关扣押了俄罗斯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的一艘价值为8600万英镑(约合7.2亿元人民币)的游艇。

扣押俄罗斯富豪游艇只不过是欧盟对俄进行制裁行动的冰山一角。

俄乌战争爆发后,欧美以及日本等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全面的制裁,俄罗斯富豪庞大的海外资产也被西方国家盯上。

早在俄乌正式开战前的2月22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就表示,现在英国及其盟友将开始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英国宣布冻结根纳迪·蒂姆琴科、罗登伯格兄弟的资产,禁止他们前往英国,原因是他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有着密切的家庭关系。

对于俄罗斯富豪的制裁,美国自然也没有缺席。

自美国财政部冻结俄罗斯中央银行在美资产后,2月27日美国政府又宣布成立跨大西洋多边工作组,开始瞄准俄罗斯寡头的丰厚的资产。

美国白宫在推特发帖称:本周,我们将成立跨‘大西洋多边工作组’,以识别、追查和冻结受制裁的俄罗斯公司和‘寡头’的资产,其中包括其游艇、豪宅,以及其他非法所得的资产。

据凤凰网《风暴眼》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被欧美制裁的俄罗斯富豪一共有17位,基本上都是俄罗斯的一些大型国企和私企的高管,个人总资产至少超过1200亿美元。

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的一项分析显示,在开战前的2月23日,当时俄亿万富翁的财富占到了俄罗斯GDP的近21% 。俄乌开战以来,俄富豪们的资产已经蒸发了很大一部分,截至3月10日,俄亿万富翁财富与GDP之比下降到15%。

亿万富翁的总财富占国家GDP的比重(资料来源:statista)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3月11日在凡尔赛举行的欧盟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上更是表示,我们将继续对接近普京的俄罗斯精英及其家人和帮凶施加压力。进一步孤立俄罗斯,耗尽其用来资助这场野蛮战争的资源。

分析人士指出,在俄乌战争完全结束之前,针对俄罗斯富豪们的制裁措施将不会停止。而这使得俄罗斯富豪们的海外资产正变得岌岌可危。

2、富豪们的欧盟成员国公民身份,不起作用了?

有趣的是,在这次对俄的制裁狂潮中被抄家的俄罗斯富豪们,并不一定是纯粹的俄罗斯公民,他们中有一些早已加入了欧盟成员国的国籍,有的甚至已客居海外十数年。

而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即欧洲联盟条约的第十八条明确规定,在不影响其中任何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应禁止基于国籍的任何歧视。

但显然,在现实的执行中,拥有俄罗斯籍的欧盟公民并不能拥有他们合法的欧盟公民权利。

比如乌克兰裔的犹太人,以色列大屠杀纪念馆的主要捐赠者之一——罗曼·阿布拉莫维奇,即使早在多年前就拥有了以色列、葡萄牙与俄罗斯的多重国籍,同时身居英国多年,也没能逃脱西方的制裁。

2003年,阿布拉莫维奇买下当时还属二流的切尔西俱乐部,并一手将切尔西打造成世界顶级豪门,但在俄乌危机发生后,球队老板阿布拉莫维奇却被取消了董事资格。

英国政府还对切尔西俱乐部进行了种种限制,除了冻结了切尔西俱乐部的几个账户,还有比如切尔西承办主场赛事,单场费用不能超过90万英镑;出征客场的差旅费用,不能超过2万英镑的规定,直接断掉了切尔西俱乐部出海远征的可能性。

因此,阿布拉莫维奇不得不决定出售切尔西,放弃在切尔西的巨额债权,并且由于账户被冻结,切尔西目前现金储备只够支撑17天,如果俱乐部出售不能快速推进,切尔西有直接破产的风险。

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

阿布拉莫维奇并非孤例。

而同为乌克兰犹太人血统,一向强调我只对商业感兴趣的弗里德曼同时拥有俄罗斯、乌克兰、以色列三重国籍,与俄罗斯当局几乎没有任何联系,一直被认为是俄罗斯最具全球化精神的环球企业家。

但在2015年,由于担心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影响俄罗斯持股的北海油气田生产效率,英国能源部强迫俄罗斯富商米哈伊尔·弗里德曼3个月内出售其股份,否则就撤消其开采执照。

在今年的欧盟制裁名单上,弗里德曼依然被毫无悬念地列入。

美国对于俄罗斯富豪制裁的认定标准同样模糊。

2018年,美国财政部公布了一份预备用以制裁俄罗斯的克里姆林宫报告,涉及114位俄资深政客与96位商界人士。

不过有趣的是,这份包含身价超过10亿美元的俄罗斯寡头名单,却被彭博社扒出来是抄袭的福布斯杂志公开发表的亿万富豪名单,福布斯随后证实了这一消息。

RT新闻在推特上表示,这份名单涵盖了俄总理以及俄罗斯谷歌搜索榜:

当时这份报告被网民讥讽财政部根本没有调研这份名单的可靠性,上面的俄罗斯人仅仅是因为富有所以要被制裁,并不一定和俄罗斯政府有密切关系。

比如尤里·米尔纳,这位Twitter、AirbnbSnapchat、Facebok、阿里巴巴、京东、小米、滴滴一系列互联网企业的大股东,一向被认为是互联网行业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并且与俄当局关系疏远,且大部分业务集中在西方,但一样免不了因俄罗斯身份遭到西方敌视。

此次俄乌危机爆发后,西方对俄罗斯富豪的制裁迎来了新的高潮。

2022年2月28日,榜上有名的俄罗斯富豪乌斯马诺夫被欧盟列入制裁名单,在欧洲资产被冻结。而身为《生意人报》老板、国际击剑联合会主席的乌斯马诺夫是著名的中立人士。

在此后德国汉堡又扣押了乌斯马诺夫价值6亿美元的迪巴尔号豪华游艇、意大利查封其在撒丁岛的别墅后,乌斯马诺夫宣布辞去国际击剑联合会主席职务,并声明:我认为这样的决定是不公平的,制裁理由是损害个人尊严和商业声誉的虚假性指控。我将使用一切法律手段维护声誉。

同样被扣押游艇的俄罗斯富豪还有蒂姆琴科和莫尔达肖夫——前者同时具有芬兰与亚美尼亚国籍,后者被意大利警方没收了停留在意西北部港口因佩里亚价值6500万欧元的M女士豪华游艇,理由是其与克里姆林宫有联系。

但据今日俄罗斯报道称,莫尔达肖夫旗下的北方钢铁集团公司与西方经济联系紧密,每年向欧洲供应约250万吨钢铁,本该是一个西方派人士,其本人也在被制裁后声明,我与当前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完全无关,我不明白欧盟为什么对我实施制裁。

在西方的围追堵截下,其余的俄罗斯富商不得不把自己的超级游艇纷纷开向没被西方势力染指的印度洋——马尔代夫或迪拜——包括弗拉基米尔·波塔宁拥有的涅槃号。

但富豪们还有避险、调整资产配置的机会,同样出身俄罗斯的普通人就不一样了——爱乐乐团因捷杰耶夫拒绝公开表态不再支持普京,将其解约;俄罗斯裔/籍的足球员动员、F1赛车手被强逼表态、被解约,甚至连俄罗斯的猫都要被开除猫籍、狗被禁止参展、树被禁止参与评选、游戏玩家要被销号。

对此,俄罗斯Tsargrad网站讥讽道——西方正在对俄罗斯进行精神病式的制裁,我们正在等待西方对那些‘不小心出生在俄罗斯’的观赏鱼和仓鼠实施限制。

3、瑞士不再中立,迪拜成为避险天堂

俄罗斯的富豪们当然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财产缩水或者被没收,他们开始想方设法保全自己的资产。

据英国媒体报道,莫尔达肖夫正将其在该公司的股份秘密转让给妻子玛丽娜·莫尔达索娃,股份价值约11亿美元,以避免其资产因为欧盟对俄罗斯寡头的制裁被没收。

俄罗斯矿业公司在英国提交的文件显示,玛丽娜·莫尔达索娃目前持有该公司超过50%的股份,并且阿列克谢·莫尔达肖夫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从3月2日开始生效。

自欧盟公布新一轮制裁措施以来,莫尔达肖夫及其家族度过了艰难的一周。3月2日,莫尔达肖夫还辞去了德国旅游公司途易集团(Tui)的董事会职务。他也是该公司的大股东。

除了像阿列克谢·莫尔达肖夫这样将股权转让以避免资产被没收外,在卢布因制裁而大跌的情况下,还有一些俄罗斯富豪通过购买奢侈品进行财富保值。

实际上,在乌克兰局势升级以后,卢布暴跌、俄罗斯股市关停,珠宝和手表等奢侈品的确正成为俄罗斯富人寻求财富保值的工具。

但在当地时间3月11日欧盟公布的第四轮欧盟对俄制裁措施中,制裁触角延伸至了奢侈品领域,奢侈品不再成为资产避风港。为直接打击俄罗斯精英阶层,我们将禁止任何欧盟奢侈品从我们国家出口到俄罗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说道。

在2月28日之前,作为永久中立国的瑞士似乎是俄罗斯富豪一个不错的避险选择,实际上确实有不少俄罗斯富豪将财产存在瑞士银行。

但在国内和国际压力之下,瑞士政府不再中立,决定全面采纳欧盟制裁措施,冻结了受制裁的俄罗斯资产。据瑞士国家银行估计,目前瑞士存有价值约为100亿瑞郎的俄罗斯资产。

但《新苏黎世报》(NZZ)估算,其真实数字可能高达1500亿瑞郎,其中包括制裁所针对的5位寡头的资产(名单尚未公布)。

财产放在瑞士已经不再安全,迪拜成为俄罗斯富豪们为数不多的最佳选择之一。

据路透社报道,多年来一直加强与俄罗斯关系的阿联酋,并未实施与西方国家类似的制裁措施,阿联酋央行也尚未发布任何有关西方制裁的指令。

瑞士一家大型私人银行的一位资深银行家和一位熟悉情况的律师表示,在许多案例中,富有的俄罗斯人都在试图将他们目前存放于瑞士和伦敦的资金转移至迪拜,因为瑞士和英国已经对俄罗斯的个人和机构实施了制裁。

公开资料显示,调查人员利用海上交通网站也发现了几艘停泊在迪拜的超级游艇。由于阿联酋没有对俄罗斯实施与西方一样的严厉制裁,这些超级游艇可以安全停泊。

迪拜成为全球超级游艇之都,码头停靠着多艘豪华游艇(图片来源:阿联酋通讯社)

透明国际的研究员马丁尼(Maira Martini)指出,阿联酋有40多个所谓的 &34;自由区&34;,主要设在迪拜。在这些地方,外国人可以设立(或转移)公司。如果投资房地产或者基金,没有人会问你任何问题。

公开报道显示,在阿联酋购买房产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不需要当地担保就可以拿到居住签证。调查人员发现,购买公寓或者开办企业很少繁文缛节,现金为王。

投资价值约27.2万美元的房地产,可以让买家获得三年的阿联酋签证。投资约136万美元,可获得五年期签证。普通的中上层俄罗斯人,如果担心自己的生意被政府侵占或者国内的经济崩溃,这里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避风港。

在迪拜巨大的棕榈树形状的人造群岛上,其树枝般的岛屿排列着豪华酒店、公寓和别墅。

而据福布斯报道,这些房子的主人中,有24名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亲密盟友,包括一名前省长和核电站经理、一名建筑业巨头和前参议员,以及一名白俄罗斯烟草大亨。

非营利组织高级国防研究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Defense Studies)汇编的数据显示,至少有38名与普京有关联的商人或官员在迪拜拥有数十处房产,总价值超过3.14亿美元。

迪拜棕榈岛上豪宅林立(图片来源:dubaipalmisland -Ins)

实际上,不只是超级富豪,富裕的上层俄罗斯人对于迪拜的喜爱也由来已久。长期以来,迪拜是俄罗斯人喜爱的免签证度假目的地。

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的2019年,这里吸引了大约73万名俄罗斯游客。据称,目前约有10万俄语人士居住在阿联酋,其中约4万人来自俄罗斯。

自入侵乌克兰以来,世界上许多国家对俄罗斯金融机构和普京周围的圈子实施了全面制裁,甚至瑞士、摩纳哥和开曼群岛等的秘密银行中心也开始配合冻结账户、查封豪宅和扣押游艇。

但截至目前,迪拜并未表现出任何配合西方制裁的行为,这也使得迪拜继续成为俄罗斯富豪们可以信赖的避险天堂。

除了迪拜之外,黑山和马尔代夫似乎也成为俄罗斯富豪们选择的避险之地。

根据Marine Traffic的数据,至少有四艘俄罗斯富豪拥有的巨型游艇正在向黑山和马尔代夫移动。

据Marine Traffic报导,俄罗斯最大的独立石油厂商卢克石油(Lukoil)总裁阿列克佩罗夫(Vagit Alekperov)的游艇正驶向黑山,预计未来将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抵达黑山。

由于黑山不是欧盟成员国,欧盟的制裁不会使黑山政府有理由控制这艘游艇。不过,黑山似乎并没有迪拜那么保险。

当地时间3月4日,黑山将俄罗斯的一名外交人员列为不受欢迎的人,并要求其在72小时内离开黑山国土。同时,黑山民航局宣布对俄罗斯关闭领空,响应欧盟2月27日对俄关闭领空的决定。而俄罗斯也将黑山列入了不友好名单。

此外,至少有三艘俄罗斯富豪拥有的游艇正越接近马尔代夫。马尔代夫是位于印度洋的小国。多年来,马尔代夫一直是俄罗斯游客的热点目的地。

4、鼓吹私人财产不可侵犯,欧美的制裁打了谁的脸?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1763年,下议院议长、掌玺大臣老威廉·皮特(William Pitt)在的这句话,在西方流传至今。可以说是西方国家对私人财产权崇高地位最精辟的描述。

一直以来,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也是英、美等国家鼓吹的信条之一。那么,当俄罗斯富豪们的私人财产被扣押、冻结或没收时,西方国家的依据又是什么呢?

根据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郑联盛发表的《美国金融制裁:框架、清单、模式与影响》介绍,美国财政部是美国实施金融制裁的核心部门,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是美国金融制裁实施的核心执行主体,负责对美国辖下的交易实施控制并冻结外国实体资产。

而OFAC的制裁中,美国国会和美国总统是决策的两个核心主体,其中美国总统具有较大的金融制裁自由裁量权。OFAC制裁大多依据美国国内法律,基本属于单边制裁。

OFAC实施单边制裁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呢?据NBC介绍,美国政府如果想没收公民的财务,需要依据《民事资产没收改革法》(Civil Asset Forfeiture Reform Act)。该法律起源于18世纪,当时,对于不缴纳关税或进口税的外国船只,美国政府将扣押其货物。

据观察者网报道,《民事资产没收改革法》列出了一长串联邦罪或涉外犯罪,并规定在这些情况下联邦政府可以没收罪犯的资产。这部法律成为州或地方政府增加收入的方式,但有批评者称,执法机关会滥用该法律,从违法犯罪中盈利。

根据该法律,检方可以冻结或扣押相关资产,但需要一个合理的依据标准,以及法院的执行令。如果资产被冻结或扣押,就意味着不能被出售,且美国公民不得与其进行有关交易。

检方如果认为相关资产与非法活动有特定联系,就可能进行扣押,美国政府最终会获得所有权。如果资产被扣押,原所有者可以通过上诉要求取回,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需要举证该资产确实与犯罪行为有关。

前联邦检察官卡赛拉称,如果是俄罗斯寡头的资产,检察官不需要提供证据证明其人或资产与乌克兰冲突有直接关联。他们(检察官)必须证明‘寡头’们犯下的罪行,但不一定要是战争罪或者和乌克兰有关,卡赛拉说。

其实民事资产没收并不是没收俄罗斯寡头的唯一途径。如果能给他们定罪,那么其财产可以在刑事审判阶段被扣押——但是这种方法比民事资产没收更难,因为这需要让他们们坐在美国法庭的审判席上。

俄罗斯并不是被欧美制裁的唯一一个国家,除了俄罗斯外,伊朗甚至日本,都曾遭到过欧盟或美国的单边制裁。

2012年,美国就以限制核扩散和打击伊朗恐怖主义为由,促使欧盟通过第267/2012号条例,将伊朗众多银行从SWIFT系统中剔除,直至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制裁措施才得以被取消。

但到2018年,美国特朗普政府又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迫使SWIFT系统在11月又一次剔除了伊朗相关金融机构,使得受到制裁的伊朗GDP总量由原本的4539.96亿跌至2582.45亿,几近腰斩。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对美贸易顺差一度达到500亿美元。为了改变美国在竞争中的不利位置,美国开始不断以关税政策、指责汇率操纵国等方式打压日本企业。

美国国会议员在白宫前打砸东芝产品

自2018年以来,为了遏制中国企业的发展,美国更是不断的出台所谓的黑名单,对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实施毫无道理的打压和制裁。

而这些所谓的制裁,似乎也让西方一直鼓吹的某些原则打了脸。例如,欧盟国家一边说着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一边扣押私人游艇;瑞士、芬兰的中立国立场在制裁俄罗斯时却不再中立,和欧盟一道挥舞起制裁大棒。

有不少学者指出,美国以及欧盟正越来越把这种单边制裁变为打压他国经济、实现不正当竞争的霸权手段。到如今,美国和欧盟的制裁标准似乎也正变得越来越模糊,而制定标准的底线,也随之越来越低。

而当这种用以维护公平秩序的法律变为恃强凌弱的武器,以互惠互利为目的的贸易规则变为单向的利益条款时,制裁所代表的公理正义,早已不再如其发起者所言那般凛然。

这一次,他们可以借制裁的名义没收他人的合法财产——只因他们是俄罗斯人,那下一次,因为冲撞了欧美的利益而被制裁、被掠夺的公民们,又会来自哪里呢?

参考资料:

1、《美国也对俄罗斯寡头资产下手,可行性多大》,观察者网

2、《比金融核弹烈度更大!美国滥用美元霸权频频操控这个机构冻结俄罗斯海外资产 》,环球网

3、《The 10 Richest Russian Billionaires》,福布斯

4、《阿联酋:俄罗斯人逃避制裁的首选之地》,DW

点击进入专题:

风暴眼特刊 | 俄乌战争下全球经济伤痕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