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买房的真实经历(我,浙江人,在泰国旅居9年,买下2层别墅,疫情后想回国打工)

这是【小鹿访谈录】第110期真实人物故事

口述:Sean

编辑:小鹿&徐羊羊

我叫Sean@Sean的世界,70后浙江杭州人。

之前我一直顺风顺水,我在医院有铁饭碗,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会主动扔下铁饭碗,潇洒转身,悠哉悠哉去清迈旅居9年。

这9年间,我的人生起起伏伏。

我在清迈开客栈,随着泰囧上映后,我的生意变得异常火爆。

我把开客栈的积蓄拿来在国内开公司,还在清迈买下两层别墅。

(我在泰国别墅里)

没想到一场疫情,让我国内的公司入不敷出。

我被困在清迈,断掉收入来源。

每月有过万的房贷,还要负担孩子的学费,我心底发慌。

本来我想回国打工,然而上帝又给我砸来大馅饼。

困在清迈期间,我入了短视频的坑。

小赚一把后,我发现更多生存之道。

于是,我背上行囊,从泰国出发,去土耳其、巴基斯坦,去更多地方寻找人生的一万种可能。

我叫Sean,1977年出生在素有人间天堂之称的杭州市。

说起杭州,我会想起30年前的夏天,汗衫,短裤,人字拖是这个城市的标配。

小时候总觉得暑假太短,尤其快开学的前几天,就像被上刑,难受得要死。

我走在杭州街头,在太阳的胁迫下,无情地做着马杀鸡。

我总是迫切地寻找小卖部,迅速打开一瓶冰镇饮料。

那种感觉爽到爆炸,身体的每条汗腺都在狂欢。

长大后,我却发觉杭州太冷,生活压力太大。

好在,我出生在一个民主、和平、自由、经济宽裕的三口之家。

我父母有退休工资,生活无忧。

我的父母比较开明,他们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我父亲喜欢种花种草,我母亲天生爱热闹。

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平时会去老年大学上课,经常参加各种活动。

父母对生活的态度,成为我效仿的对象,我在学校里也喜欢呼朋唤友,参加各种社团。

(我和家人在外面吃饭)

有段时间,我特别沉迷摄影,只要听说哪儿有摄影活动,我蹿得比火箭都快。

业余活动丰富多彩,但我的课业也没有落下,成绩优异,一直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儿子。

浙江医科大学毕业后,我力拼数月,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

终于拿到正式编制,捧上铁饭碗。

一只腿迈入医院工作,我已经知道另一只腿要落在哪里,人生的尽头就在不远处。

就像那句话所说:很多七八十岁才埋进土堆里的人,早在二三十岁其实就死了。

和大部分人一样,我每天朝九晚五到医院上班,周末在家睡懒觉。

闲暇时,包里有余粮,心里憋得发慌,球也不打,也不搞摄影创作,就专注于泡吧、蹦迪。

每天只要下班,家里的椅子没捂热,我就立马跑出去找朋友玩。

我在迪吧里随着音乐尽情摇摆,跟着音乐节拍,抖腿,舞动身体。

酒精在身体里躁动,随着汗水蒸腾,第二天起来,我感觉恍如隔世。

那段时间,钱没赚多少,朋友特别多,但是内心有时候空落落的。

日子就像温水煮青蛙,不痛不痒,但总会把我拖垮。

我感觉自己就像草一样生活,虽然吸收着阳光雨露,但是始终长不大。

我万万没想到,一场同学聚会拯救了我这颗小草。

毕业后,大学同学各奔东西。

平时联系不多,除非有谁遇到结婚生子的大事,我们才能短聚。

也正是大学同学结婚,我们同寝室又聚在一起。

毕业后坐在一起吃饭,酒喝高了,都拼命往牛皮口袋吹气,谁吹得低,谁就输了。

听室友吹完,我才知道室友和我最好的伙伴在外企上班,专门搞医疗设备。

他说工资高,时间相当自由,听他吹得天花乱坠,我竟然傻傻相信了。

我不只相信他吹牛逼,我还坚信他真牛逼。

于是我就问他,公司还招不招人。

(我在巴基斯坦旅游)

我同学答应特爽快,说回去帮我问问,他不仅真帮我去问了,还把我带到上海公司去面试。

其实,由于我没有找工作面试的经历,面试那天我特别忐忑,努力设想很多面试场景。

没想到老板竟然亲自面见我,我才讲两三句话,就让我直接办理入职手续。

走出公司大门,我心里那个美。

我不知是我朋友面子大,还是我能力强,总之我将要脱胎换骨,干番大事。

回到家,我对父亲说:我考虑好了,我要辞职。

我父亲也只回复一句:

你是成年人,人生是你自己的,你考虑好的事情,我们都同意。

我至今都感激我的父母,就是他们对我的信任,让我逼着自己不断努力。

我没有让舒适区,吞掉我进取的决心。

就这样,我从医院换到外企医疗设备公司。

我的生活从每天必须早起,变成可以睡到自然醒,我心里别提有多爽。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去不同的城市出差。

公司要求员工保持形象,我们必须要住当地五星酒店,至少也得闪着四颗布灵布灵的星。

吃饭住宿都是公司报销,每天出入高档餐厅五星级酒店,这样的生活,我觉得太爽。

但吃惯山珍海味,也会怀念粗茶淡饭。

几年后,我感到厌倦,时不时冒出想辞职的想法。

尤其是我组建自己的小家庭后,这种想法越演越烈。

(我们一家人开车自驾游)

虽然我每天都睡到自然醒,工作时间自由,但频繁出差,导致我呆在家里的时间太少。

那时,我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因为工作原因,我没有时间陪伴孩子和老婆。

可能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我身处而立之年,再次毅然离职。

辞职后,我去过很多国家旅游,在旅途中,我产生离开杭州,去新地方生活的想法。

这种想法主要因为没有固定单位的束缚,我时间上很自由。

当时,我最简单的想法就是弥补以前不能陪老婆的时光,等我老了,还可以和儿子吹牛。

于是我约上朋友,商量开车去泰国,我们最后一路从杭州开车到泰国。

10年前,清迈距离西双版纳直线距离200公里,那里还没有名气,我几乎对它一无所知。

我路过清迈,开着车围着护城河兜几圈,感觉它平平无奇。

清迈不发达,像一个破落的小县城,或者大农村。

我觉得它更像伪农村,小区门口就是稻田,还有各种各样的集市和小摊小贩。

但是抛开这个表面,清迈也有很多大商场,各式各样的文艺咖啡馆里,随处可见的外国人,教育资源也不错。

所以我说这里是伪农村。

住在这里的人,一边享受小城的安逸,一边享受优质生活。

(在巴基斯坦街头有很多花花绿绿的车)

当我离开清迈,把车最后开到芭堤雅的海边时,我心中的小火苗开始燃烧。

我跟曼谷的朋友说,我喜欢清迈,想留在清迈生活,不是因为景美,也不是因为邓丽君。

大概是因为它和我熟悉的杭州大不相同。

街道上随处可见的僧人,菜场里化着妆快乐的老太太,古城里狭窄的街道……

这里没有高楼,没有豪车,没有现代化的痕迹,一切都那么淳朴。

旅行就是离开自己待腻的地方,到别人待腻的地方,过别人过腻的生活。

但对我来说,换一种生活方式吸引力很大,我毫不犹豫地选择清迈。

我想到什么事就会马上去做。

虽然未来有太多不确定性,但我还是要一意孤行。

我完全没想过离开杭州去泰国是否适应,有无危险这些问题。

很多人问我:你当初为什么决心去泰国生活?

其实对于我来说,到泰国生活没有为什么,就是很自然的过程。

就像很多人出门旅游,考虑的是语言不通,路途太远,而我出门只考虑钱够不够。

如果钱够的话我就一定去我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其他都是浮云。

我初到清迈,梦想开一家客栈。

(旅行时看到巴基斯坦的街头)

我联系在泰国做生意的好朋友,我告诉他在清迈开客栈的想法,让他给我留意合适的房子。

没想到,我朋友办事效率极高,一个月后就帮我找到合适的房子。

我马上飞过去看房,几天后就把合同定下来,于是,我莫名其妙变成在清迈开客栈的老板。

当时,在清迈,我的客栈是第二家由中国人经营的客栈,没有竞争,生意特别好。

第二年,我马上开第二家客栈。

不知是不是财神爷照拂。

2013年,我刚开第二家客栈,国内播出泰囧,清迈变成国内的热门旅游城市。

我的客栈人流量越来越大,财富也越来越多,说不兴奋是假话。

有积蓄后,我和朋友在国内合作开旅游公司,平时,我经常往返杭州和清迈之间。

我最初没有长期在清迈生活的打算,一直是租房住。

我基本在杭州住几个月,泰国住几个月。

后来,因为孩子要上学,我要陪孩子读完高中,我花50万在清迈买下带院子的二层别墅。

以前租房子,里面什么都不能动。

买房后,终于可以按自己喜好和需求来布置房子,给房子添置家具电器。

这个过程别有乐趣,更重要的是可以给儿子一个家。

随着年龄增长,我越来越不喜欢应酬,开始喜欢逛逛菜场,在安静的地方,和朋友聊聊天。

我也喜欢在家里呆着,哪里都不去,我非常享受宅在家里的时光。

后来,我陆续关闭客栈,但国内公司的业务在稳步推进。

(在国外旅行时)

没想到,岁月不会一直静好,疫情打乱我的生活轨迹。

我做的生意与旅游相关,疫情下受打击最大的行业也是旅游行业。

公司入不敷出,我几乎一整年都没有收入。

那时候,我每月开支很大,房贷就要还一万多。

另外,我还要负担孩子学费,保险费用,包括小家庭平时的开销。

说实话,我心里很慌。

疫情后,我本来打算过完年就回国工作。

但国内外航班关停,我出不去,进不来,只能留在泰国。

我不仅没有工作,哪里都没法去。

偶然间在家里闲来无事,我杀入刀光剑影的自媒体江湖。

我爱摄影,也喜欢剪辑,我想,不如直接把兴趣变成工作。

我这个人,最大的长处就是行动快,说干就干。

初入自媒体江湖,我主要分享在清迈的生活。

前三个月,我先是尝试短视频,还算顺利,很多人对我的分享很感兴趣,我越做越有趣。

但短视频并没有给我带来收入,我转型拍长视频。

为让功力更上一层,我潜心修炼长视频秘籍。

我发布完第一条长视频,第二天看到几块钱的巨额收益,我像打了鸡血,越拍越勇。

第一个月,我赚到2万,其中有篇投稿竟然获得3000元奖金。

(到沙漠旅行)

我千算万算没算到,居然有这么高的收入。

我觉得这是好开始,也是生活给我的惊喜和鼓励。

接下来,我用3个月赚到5万元。

做为自媒体小白,我到现在仍然在摸索和尝试中。

但自媒体这条路比我想象中顺利,收入比我预期要好。

最重要的是,它改变我的认知。

我在传统家庭长大,接受几十年传统教育,脑子里总觉得赚钱需要有单位,或者开公司。

现在我发现,以前在单位工作的时候思想比较狭隘。

对于工作选择,赚钱途径,我知道的东西太少,遇到的人也是和我差不多的经历。

如果没有自我改变,我对世界之外的认知还是停留在别人的故事里。

普天之下,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

陈景润深挖数学,袁隆平种水稻,马可波罗行天下。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存之道,人生不只一种活法。

后疫情时代,我像被打通任督二脉,左手拎行囊,右手执宝藏地图。

穿越人潮涌动的大千世界,仗剑走天涯。

我从泰国出发,去土耳其,走过巴基斯坦。

人生短短几十年,我能随性而为,何其幸运。

我按着既定的路线,带着老婆孩子,从清迈飞曼谷,中间从迪拜中转,再到伊斯坦布尔。

出了国门,我发现祖国的App真的很牛。

我用国内软件,在国内旅游网站租车自驾行,不但方便还保险齐全。

我自驾旅行的第一站是土耳其的西部港市恰纳卡莱。

(我在国外的火车站)

这里有特洛伊木马和古城,随后,我们到塔瓦斯,那个季节正好适合滑雪。

然后,我们一路沿着爱琴海地中海,往土耳其东部奔去。

到了加泰土丘,这是人类第一个村庄。

这里有圣经上记载的故事,就是大洪水褪去后出现的第一个城市,柯尼亚。

接下来,我去卡帕多奇亚看热气球,感受网红岩洞酒店的冬暖夏凉。

我唯一的遗憾是到的那天天气不好,没有看到满天的热气球飞起。

我还去幼发拉底河的源头,在叙利亚边境的马尔丁古城眺望人类文明的发源地,美索不达米亚大平原。

这是我心中的梦。

然而,在去番红花城的路上,还发生一些小插曲。

因为当地全是海滨公路,非常漂亮,路况非常好,我被警察查到两次超速。

第一次把我放过去,第二次我没留意,又被警察抓住,被罚款。

在我出发和旅行的过程中,也会有很多粉丝或者朋友提醒我,带着孩子出门会不会不安全,要做好疫情防控之类的。

我很感谢他们的关心,我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去世界走走。

(国外的绿皮火车)

要说让人后怕的事也有,我刚离开一个叫卡拉奇的城市,就听说离我居住不到一公里的孔子学院发生爆炸。

最奇妙的旅程是在巴基斯坦,我深切感受到身为一名中国人的自豪。

但凡是中国人往北走,任何一个站点,他们都会派出警察一路保护,这就像是他们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巴基斯坦的老百姓也很热情,走到哪里都给我们行注目礼,竖起大拇指,说着不太标准的你好、哪里人?

我会特别自豪的告诉他们:中国China。

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我们走在街上,我朋友的手不小心划破,一群巴基斯坦群众跑来围观。

有个人从钱包里掏出创可贴,小心翼翼地给朋友贴上,又翻遍钱包再找一个贴朋友手上,上了双保险。

总的来说,走了这么久,我遇到过的暖心瞬间实在太多。

这一路旅行,给我最大的震撼是,抱着探索的心态对生活,否则舒适区会吞掉浑浑噩噩的自己。

我结识很多边旅行边赚钱的人。

我过去不太了解他们的职业,只在新闻里看到过,比如像职业拳手、潜水教练。

我在伊朗遇到个小姑娘,她旅行三年。

我问她收入怎么解决,她说边旅游边代购,走到哪就给大家淘好玩的东西。

(开车走在国外的街头)

此外,她走到哪摄影师跟拍到哪,通过照片投稿赚钱,她还和媒体合作,长期投稿。

我认识一位设计师,电脑是他决战世界的武器,走哪背哪。

只要有网络,他就能接到设计的单子,不受地域限制。

接到单子后,他就停留在旅行的城市,安安静静居住一两周。

等稿件完成传回去,他再出发去下一个地方玩。

反正对他来说,只要有网可以传设计稿,就有收入。

在国外生活的大量华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存之道。

我们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朝好的方向发展。

虽说我现在的收入,无法支撑我全部的日常开销。

但我通过努力,向喜欢我的人展示不同的世界,我做的所有事情都变得很有价值。

未来,我还会继续走,做一个漂泊的旅人。

直到我走过很多路,才发现生活就是让自己成为树的种子,即使被踩到泥土中间,依然能够吸收泥土的养分。

当我长成参天大树以后,在遥远的地方,就能被人们看到。

这是【小鹿访谈录】记录的第110个真实人物故事。

我觉得,真实自有千钧之力,拥有感动和温暖人心的力量。

把你的痛苦讲述出来,你就会减少一份痛苦;

把你的快乐分享出来,你就会得到两份快乐。

如果你也想讲述自己的故事,让更多人看到,请发私信给我@小鹿访谈录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