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金边房产的骗局(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中国大使馆,没墙没床没门,只有三间破草屋)

中国在全世界都有大使馆,但是却有那么一个国家,他们的中国驻外大使馆十分简陋。

如果有人亲眼见到了,恐怕会感到哭笑不得,因为这个所谓的大使馆,只有三间既不可以遮风也不可以挡雨的茅草屋。

这里没有墙壁,没有床铺,甚至连一扇完好的大门都没有;这里,就是1979年时的柬埔寨大使馆。

柬越战争:柬埔寨首都金边陷落

1978年,和柬埔寨积怨许久的越南终于要对柬埔寨出手了。

同年12月25日,越南集结了超过20万人的兵力,兵分七路进入柬埔寨。

越南军队来势汹汹,饱受内忧外患的柬埔寨毫无抵抗之力,在1979年1月7日,越南大军如过无人之境,占领了柬埔寨的首都金边。

对于所有柬埔寨人民来说,首都的沦陷,这是无法被忘记的一天,也是痛苦无望的一天。

第二天,越南在刚占领的金边成立了一个傀儡政府,结束了民主柬埔寨执政的时代。

越南占领金边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世界,许多国家纷纷发言,痛斥越方毫无人性的行为,并且表示要支持一个合法的民主柬埔寨政府。

柬埔寨虽然是一个小国家,但是多年来,和中国的关系一直不错,此刻越南发难,让生活在柬埔寨的上万名华侨生命岌岌可危,在这其中,还有中方派去柬埔寨工作的驻柬、援柬的625名工作人员。

中方一得知越南占领金边的消息后,立刻召开会议,在国家强有力的帮助下,中国驻柬大使馆的11位同志成功抵达中国驻泰大使馆,另外大使馆内的工作人员、留学生还有专家,都已经顺利离开柬埔寨,转移到泰国的乌太堡海空军基地,再由中国派来的邮轮接运回国。

在柬埔寨的危难之际,中国对柬埔寨伸出了援助之手,在柬埔寨民主政府的请求下,中国决定留下部分大使馆人员,这是为了两个国家能够继续正常交往,而这部分留下来的人员将会携带电台和柬埔寨政府一起转移。

中国是个友好邦交的大国,对于柬埔寨的请求,中方政府给予柬埔寨肯定的答复,就这样,为了帮助民主柬埔寨政府和外界尽快取得联络,原先已经退到泰国大使馆的驻柬人员,将要克服一切困难,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返回柬埔寨。

短短几天的时间,柬埔寨上下一片混乱,合法的民主政府被迫转入森林;与此同时,临危受命的驻柬大使馆的外交人员也即将跟着柬埔寨政府一起进入原始森林。

在这个时刻,包括孙浩、王永元、左毅在内的工作人员,已经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他们知道,进入原始森林以后,他们不光要面对来自大自然的威胁,还要面对无处不在的炮火。

大家都知道这或许是一趟有去无回的旅程,驻外大使孙浩对大家说,给自己家人留下一封信,作为念想。

其中有一位工作人员写到:作为一名外交人员,我即将跟随我的同事们一起返回柬埔寨,因为我的工作岗位在那里。如果天有不测风云,我不幸牺牲,一定要教育孩子听党和总理的话......

在返回柬埔寨的外交人员中,有一位名叫王永元的同志,他的身体情况比较特殊,经过上级考量后,大家决定让王永元回国,但是王永元却不愿意,他给自己领导打了好几次报告,一定要随着大使馆一起返回柬埔寨。

不过,既然有勇敢奔赴的勇士,也有临阵退缩的逃兵,不管怎样,经过了21个小时不眠不休的部署后,这支外交小队迅速集结,告别了自己亲爱的家人和朋友,一行8个人,将国家使命扛在肩上,将个人生死抛在身后,抵达了混乱不堪的柬埔寨。

柬埔寨大使馆:只有三间破草屋

作为柬埔寨的外交大使,孙浩自然承担着两国外交的重大使命,他率领着其余7名外交同志,来到了战火纷飞的柬埔寨。

对于孙浩来说,1979年2月9日,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他们8个人,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背着自己的行囊和装备,准备穿越泰国和柬埔寨的边界河,以此进入柬埔寨的国境。

因为越南攻陷金边的关系,他们只能偷摸着进入柬埔寨,经过数小时的跋涉以后,中国驻柬大使馆终于踏上了硝烟弥漫的柬埔寨土地。

前来迎接他们的是柬埔寨的外交官员和数十位保护他们安全的士兵,两方相见,双手交握,热泪盈眶,无须赘述。

这是自越南占领金边后,柬埔寨接见的第一个外交使团,对柬方来说意义重大,中国外交团的到来,让柬埔寨看见了希望,也看见了中方和柬方深厚的友谊。

柬埔寨外交官告诉孙浩,临时驻柬大使馆设立在波贝以南大约20公里,在这个地方,只需要再往前走500米,就能进入泰国境内。

次日的凌晨2点,短暂修整过后的两方人员准备借着夜色的掩护前往大使馆,这趟旅程整整行进了8个小时,每个人徒步走了80多公里,等到休息的时候,大家发现自己脚上都起了大小不一的血泡。

孙浩一边让人烧热水烫脚休息一下,一边跟大家开玩笑以此鼓动士气:这只是咱们‘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费劲千辛万苦,中国驻柬人员终于来到了位于柬埔寨深处的梅莱山。

看着眼前破烂潦草的大使馆,中国驻柬人员心内五味杂陈,对于当前柬埔寨的困境,他们自然不会提出更多的要求,只是面对这几间摇摇欲坠的茅草屋,大家难免感到哭笑不得。

所谓的中国驻柬大使馆,只有三间临时搭建的茅草屋,而且,因为时间紧凑和经济条件有限,三间茅草屋没有墙壁,也没有大门,房顶是用晒干的稻草铺成。

作为一个临时的避难所,能够起到遮风避雨的作用,一行人就已经很满足了。

孙浩等人环顾四周,发现里面没有床铺,只有几个用竹藤条编起来的小桌子,凳子则是劈开的木桩,坐上去摇摇晃晃。

这就是中国驻柬大使馆,是他们日后要工作的地方。

早在临危受命的时候,大家就知道,办公的环境不可能会好,所以他们早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大家休息一段时间后,马上拿出设备,各司其职。

小木桩只有几个,还不够大家分,所以有些同志要么站着,要么坐到临时打起来的床,就这样召开了会议。

在梅莱山的生活实在不好过,这里是非常典型的热带雨林气候,白天工作的时候,气温高达40°以上,大家没有风扇,只能汗流浃背的工作。

但是到了晚上,森林中气温骤减,甚至一度下降到15°左右,冷得人哆哆嗦嗦,不得已在夜半时分起来生火取暖。

除了气温差异大,在大使馆的饭食也很简单,在这里可没有菜市场,自然买不到蔬菜禽肉,所以大家都是到处找野菜吃,或者用可食用的树叶熬汤。

虽然餐餐都吃罐头,但罐头毕竟是消耗物,所以每个人都只吃一点点,实际上一天的菜量只够一个人吃饱,但是却要让八个人平分,可想而知他们的日子有多么的艰难。

但是,在梅莱山的平静日子没过多久,一个星期后,两军交战的炮火打了整整一夜,随着密集的炮火声越来越靠近大使馆,孙浩等人不得已要转移阵地了。

又是一阵穿梭在枪林弹雨的经历,驻柬大使馆一行人来到拜林,在战争发起之前,拜林是个漂亮的地方,这里以盛产宝石而闻名,佛教宝殿林立,街道干净,楼房鳞次栉比。

但是因为战乱的原因,原本一座美丽的城市已经变成杳无人烟的空城;在拜林,中国大使馆走向了他们的第二个驻柬营地。

第二个大使馆比起梅莱山大使馆,没有任何的变化,仍旧是几间没有墙壁的破烂茅草屋,他们依旧是吃罐头,吃野菜,躺在几根竹子拼在一起的床上睡觉。

在拜林大使馆的一周内,孙浩完成了两次重要的外交活动,让中方和柬方的关系更加紧密。

2月22日,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总理亲自来到这个简陋的大使馆,在这里,他们开启一场别开生面的宴请活动。

桌子用竹竿和树枝搭建而成,凳子仍是是劈开的木桩,孙浩在简易小桌子摊开地图,向波尔布特总理介绍当前严峻的军事形势,两人在这粗糙的大使馆中谈了整整一上午。

送走了波尔布特总理以后,2月23日,驻柬大使馆再次搬家,这一次,他们要离开拜林,向着豆蔻山转移。

为了大家的人身安全,柬埔寨给中国外交同志每人发了一套本地人的衣服和防水布,大家换上当地服饰,围上防水布,这样从外表来看,就与柬埔寨人比较接近了。

这一次转移不用徒步了,大家乘坐柬埔寨安排的车辆,开了将近100公里以后,抵达了位于豆蔻山内的三号大使馆营地。

豆蔻山风景如画,飘然欲仙,但是大家都没有游玩欣赏的兴致。

当他们来到三号大使馆后,毫无疑问,和一号二号大使馆没有任何区别,还是简陋的茅草房。

一样没有墙壁,没有床,没有门,外头的风吹进来,冷得每个人都跺了跺脚。

为了能睡个好觉,大家甚至来不及休息一会儿,连忙就地取材,紧急安装了小床和桌子,有了桌子和床,大家才能歇一歇。

在森林深处,他们的伙伴只有彼此,如果想要收听外界的消息,只能依靠一个小小的收音机。

每到晚上九点钟,8个人围坐在一起,收听北京时间晚8点的新闻。

2月25日,柬埔寨副总理英萨利来到三号驻柬大使馆,与孙浩大使交谈之间,众人得知原来豆蔻山也不算很安全。

英萨利副总理表示,虽然越南部队很难进到豆蔻山深处,但是也要提防别的不法分子入侵,为了保障中国大使馆的安全,英萨利调来了一只警卫排,并且让大家在大使馆周围安插竹尖作为陷阱。

最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有防身的武器,于是,英萨利发放了6支56式冲锋枪和2支手枪,以便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中国大使馆的外交人员可以自卫。

第二天,包括英萨利、波尔布特的众多柬埔寨领导来到三号大使馆,他们就挤在茅草屋中,进行了一场正式会谈。

会谈进行到中午,中国大使馆用一顿野菜宴招待了柬埔寨领导,虽然饭食简陋,却足见中国人根植于心的热情好客。

漫长艰难的驻柬日子

在深山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是大家都学会了苦中作乐,不仅自己开发潜能制作家具,还有人在土地种菜种豆芽。

孙浩告诉大使馆众人,大家要做好长期战的准备,因此,自给自足的种菜和防空洞变得十分重要。

一行八个人分为两支小队,一队负责砍树开荒,一队负责挖防空洞;虽然都是成年男子,但是大家都没有挖洞的经验,所以挖掘防空洞的工程进展十分缓慢,一直挖了三个多星期,才终于竣工。

这个时候,一个坏消息传来,越南与红色高棉部队在波贝发生激战,之后越军占领了波贝,这意味着,越军离他们是越来越近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噩耗,众人显得心事重重,但不管如何,他们要马上离开豆蔻山的第三个大使馆了。

深夜,孙浩召开一场紧急会议,让自己的同志们收拾好行李,不方便携带的东西就地坚壁,以免被扫荡进来的越军和柬伪军发现踪迹。

3月16日,传来了另一个更坏的消息,英萨利告诉他们,越军将会派出一个团的兵力扫荡豆蔻山,请驻柬大使馆的众人做好二级准备。

随着枪声炮火越来越接近,众人夜不能寐,他们熄灭烛火,怀里抱着上了膛的枪才能感到一丝安心。

后来,回忆起这段时光,不少人都记得敌机在上空盘旋侦察的情形,他们从二级准备升到一级准备,面对如影随形的危险,不少人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

到了3月27日,漫长的长征又开始了,8名中国外交人员要穿越豆蔻山抵达柬埔寨安排的驻地,他们每天都要顶着40°的高温在热带原始森林中行进。

除了高温的炙烤以外,每个人的负重多达40斤,有时候,要翻越一座山,就需要耗费整整一天的时光。

好在他们的及时转移,让越军扑了个空,因为就在中方外交人员撤退的同时,越军已经悄悄占领了大使馆营地的后山,准备包抄和突袭。

仅一步之遥,8名外交人员就要被一网打尽,幸好大家一直警惕四周环境,及时做出了转移阵地的决定。

作为驻柬外交人员,他们每天最重要的时间就是和北京大使馆联系,以便中方可以随时掌握柬埔寨的最新情况,以及给柬方领导转达重要信息。

到了3月31日,一行人的口粮已经变得十分稀少,大家勒紧裤腰带,尽量吃得少一点,如果实在饿得不行,就摘树上的野果树叶吃。

但是从3月底开始转移的日子后,大家一直走了大半个月,一度在森林中迷失了方向。

每个人被饥饿和疲倦折磨的狼狈不堪,但是却被告知还需要再走三五天,大家不知道何时才能抵达目的地。

夜间休息时,有个年轻的外交人员问孙浩:孙大使,您想家吗?

孙浩说:我怎么不想?我想我女儿,想我老伴。

年轻人又问:那您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害怕吗?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经历了好几场炮火,在战争的威力下,每个人都显得那么渺小。

孙浩摇摇头,说:只要生死关一过,就没什么可以害怕了。

这趟漫长的旅程终于在4月11日结束,波尔布特满含热泪对孙浩大使说:在咱们同行的这条路上,我一直在想,外交历史上,哪里有一个国家的大使馆驻扎在森林里,而且不顾个人安危,与我们翻山越岭,就是为了支援我们正义的战斗?

孙浩等人亦是满心感慨,在柬埔寨和泰国的边界,驻柬外交人员和柬方的总理书记一一拥抱合影,然后默默地目送外交人员的离开。

八位外交人员同样泪流满面,他们挥别了柬埔寨的同志,踏过了边界线。

这次送行,没有红毯,没有鞭炮,也没有欢送会,有的只是一张张饱受战火摧残的面孔。

提到外交官,或许有人会想到西装革履,豪华晚宴,还有气派辉煌的大使馆,但是对于驻柬外交人员来说,他们与柬埔寨人民共同经历了一段生与死的日子,他们的工作环境是由几间破烂茅草房搭建起来的大使馆,里面没有墙壁,没有门,什么家具都没有。

虽然身处艰难环境,但是驻柬外交人员不辱使命,出色地完成了国家交付的任务,为中国外交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痕迹。

2022年,中国与柬埔寨仍然保持着长达几十年的外交关系,相信在未来,两国的友谊也会一直保持下去。

来源:《钓鱼台档案》编写组编. 钓鱼台档案 第3卷[M]. 1998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