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房子是什么样的(重塑消失的民居美学“铁窗花”,网友:这不比防盗窗好看100倍?)

行走在城市街头,我们时常会发现路边房子外层的铁窗。无论日晒雨淋、风吹雨打,它们总是默默守护身后的一家人。这些其貌不扬的铁窗仿佛更多的是为了安全性并无存在的美感。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末,刚刚开始流行铁窗时,它们也曾在街道两旁争奇斗艳,每个都是独特的存在风景。近几年,有位做铁工的台湾师傅曾文昌把铁窗变成了铁窗花,重新为枯燥单调的街头生活加入了艺术性,更唤起了不少人对童年时那个家的熟悉记忆。

01 铁窗花背后的城市记忆

所谓铁窗花,是由铁工师傅精心凹折的铁制零件焊接结合所组成,安装在建筑外观或者内部,起到安全防护的作用,其样式缤纷多变,一如花园里百花盛开。因此名为铁窗花

铁窗花在福建、台湾、日本、马来西亚等地经常能看到,图案会随着当地风土人情有所变化。

马来西亚茶壶造型的铁窗花,被锈蚀的痕迹反而增添时代美感

南投竹山一处民宅有「米老鼠端餐盘」的铁窗花

高雄驿的牛眼窗装饰(1941年,现为高雄愿景馆)

黄辉煌洋楼是金门最华丽的建筑之一,拥有多重防盗设计,洋楼正面的铁窗花也是其一

从民间仕绅宅邸到各地老街洋楼、街屋,当人在这些老宅附近漫步时,不难发现各式各样的铁窗花的踪迹,铁窗花的主题包罗万象,每一道线条、图案、色彩、纹饰都拥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与时代色彩。有些铁窗花背后还有着或温情或唏嘘的家庭故事。

这副满是眼镜造型的铁窗花来自台南的一户民宅。台湾第一支太阳眼镜镜框就是这家的男主人设计的。

台南富信大饭店旁一间老屋的樱花铁窗

每一扇铁窗花的背后代表昔日生活的富足,也是屋主与工匠对「家」的用心

铁窗花的工艺手法不只用于门窗,在楼梯栏杆和各种居家装饰都看得见。

02 曾师傅与铁窗花的缘分

兼具功能性和美观度的铁窗花为什么会随历史而走向衰落呢?这和城市发展变迁密不可分。

铁窗花是以黑铁作为材料制作而成的,比较容易生锈。到了1990年,铁窗花迅速被当时兴起的不锈钢窗所取代,拥有复古之美的铁窗花在街头巷弄中渐渐消失。

直到2016年,台湾的一位铁工师傅曾文昌决定挑战再现过去的技艺,让铁窗花重回当代城市的视野。

曾文昌今年49岁,在他成长的年代,做铁工还是一件颇具社会地位的职业。

凭借好学的热忱,成为学徒三四年后,他就独立开厂做起了老板。生意经营初期起起落落。直到2007年,才有了明显的好转。

第一单关于铁窗花的生意是顺着曾师傅的博客找来的。大约是2009年的时候,一位继承了爷爷老宅的客户想要重新翻新房子,这位客户认为古厝就应该有它的味道,如果装上不锈钢窗反而突兀,也因此找了好多铁工重新制作铁窗花,但是大家不是不愿意做,就是做不出来。曾师傅接下了这个富于挑战性的单子。

之前都是做不锈钢铁窗,但这次探索新式铁窗花令他发现,原来旧工艺中也有大门道。

完成一个铁窗花需要六步骤:裁切、画分间隔、钻孔、扭折、打铆钉和组装。首先需要按照尺寸需求,将铁条裁切成正确的长度,接下来因为双数较容易拼花,所以要把铁条等份划分;第三步骤则是要在铁条上钻圆孔以便打铆钉;接下来是扭折,扭折的目的是为了强化铁条结构并制作出焊接面;扭折后就是要以打铆钉的方式使铁条和铁条能够结合;最后一步骤是依照设计图将实体组装出来。

每个步骤都至关重要,必不可少。

十七岁入行,至今已三十三个年头。他渐渐有了艺术匠心,想要让自己的作品更拥有价值,更艺术。

在制作铁窗花时,曾文昌喜欢自行绘图,将时下流行的动画《鬼灭之刃》人物做成新型铁窗花。

除了传统铁窗花,曾文昌有时会亲自绘制草稿

他回头找一些老师傅,开始学习做铁窗花。有些人笑他有钱不赚又疯又傻,但是他继续固执地研究总是使他亏本的铁窗花,他举着一根尾部磨尖的铁条,自豪地说,「我会加入新的工法,例如把铁条尾端磨细,让铁呈现发丝或眉毛的样子,这过程对我而言,就像是穿越时空,和当年的老师傅竞技一样!」

台湾云林梧北社区的案子就是曾师傅和当地艺术家合作的项目,他们想帮老房子装上以在地故事为设计灵感的铁窗花。

艺术家的设计图很复杂,但曾师傅用专业的工匠态度带着一票学徒完成了13面作品,坚硬铁条经过凹折、扭转、削磨、锤打、焊接、研磨,最后化为对应云林在地养殖业与临海的蓝绿色手绘笔触铁窗花景。

画面中一颗颗饱满的稻穗是曾文昌耗时5天,慢慢将坚硬的铁转化为富含生机作物的精湛技艺, 如此讲究正是只为呈现充满温暖笔触的原创图案风格,他表示:「我一直深信,每一件用心做的作品,都会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例如上面这副兄妹情谊故事铁窗花的屋主长年旅居台北工作,因为要照顾胞妹,时常担心妹妹一个人在家,过去更曾经接应妹妹到北部居住以便照顾。后来退休后,便带着妹妹回到这个熟悉又安全的椬梧家乡,屋主哥哥总是无怨无悔的陪伴在妹妹的身边,着实令人感动。窗花正是以兄妹情谊为主题。

而梧北村居民陈山派喜爱创作诗词,常将看到景色、感受转换成诗,曾师傅于是带领团队汲取诗人的创作灵感,将其美丽文字烙印于铁窗花上。

上述作品被曾师傅放到博客上,引发了大量的传播,不少游客大批涌入没落的沿海村落。

03 焕发生机的铁窗花文创

人生转了好几个弯,年轻时无心的应许,居然在时间的推波助澜下,有这么大的力量,「如果我老了以后,可以牵着孙子去我做的装置艺术前面,告诉孩子这是爷爷做的,我一定会觉得好骄傲……。」

从一位铁工到一个老板最后到一个颇具文化情意结的匠人,曾师傅的转变背后也折射着铁窗花文创产业的兴起

不少台湾当地的年轻人做起了背包客,手拿相机背着背包,专门走访记录老屋的铁窗花。杨朝景和辛永胜就是其中的两位。他们在2013年成立「老屋颜工作室」,记录逐渐老化、消失的台湾建筑元素,还把铁窗花元素融入到了灯饰、明信片等物品中。

当承载着城市记忆的铁窗花摇身一变成为装置艺术,携带着关于童年和历史的回忆,它们也就成了艺术品。

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像曾师傅或者像杨朝景和辛永胜一样,用自己的方式记录城市,留下古迹文化供后人凭吊。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编辑丨XIN

排版丨XIN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