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好的找房网站床位(巨亏380亿,被逼“跑路”!全球民宿霸主爱彼迎,赚不到中国钱了)

文/ 金错刀频道

又一个国际巨头败走中国了。

5月24日,爱彼迎退出中国大陆的话题登上热搜。

尴尬的是,不少人在评论区里问:爱彼迎是啥?

爱彼迎是一个共享住宿平台,全球民宿霸主,市值是携程的5倍。

6年前,它风光来华,把首秀放在上海东方明珠,在塔内搭建了一个卧室,请来超模刘雯当房东招待房客。

在北京,它甚至要请房客去长城烽火台住上一晚,但因为文物保护等原因而作罢。

当时的爱彼迎准备在中国大展拳脚,还给出了这样的预测:

中国在2020年会成为爱彼迎最大的客源国,而且有研究表明,2030年中国会超过法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目的地国。

没想到,当时雄心壮志,如今黯然离场。

对于爱彼迎,国内疫情无疑是一道坎,但绝不是最难的一道坎。

进入中国后:

巨头变菜鸟,连总裁都没人想当

爱彼迎的创业故事,充满传奇色彩。

2007年,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切斯基和杰比亚,瞅准某个国际大会召开,酒店吃紧的空隙,打起了赚租金的主意。

他们在公寓里找到三个露营用的充气床垫,再搭建一个网站,用来接收住房申请。

很快,三个床位都被预订了。

Airbnb(爱彼迎的英文名)就此诞生,意思是Airbed and Breakfast(充气床垫和早餐)

Airbnb创始人切斯基

从成立到上市,爱彼迎一共获得16轮融资,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价为住房界的eBay,所向披靡。

横扫海外后,爱彼迎盯上了中国市场。

2019年,中国民宿市场营收209.4亿元,同比增长38.9%;民宿的数量多达160万套,比2016年增长了4倍。

可谓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2015年8月,爱彼迎官宣进入中国,2016年正式进入内地市场,内部喊出了Win China(赢在中国)的口号,志在必得。

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绝不是嘴上说说。

爱彼迎的业务遍布全球,但中国曾是唯一一个拥有独立的运营团队和产品团队的市场。

前中国区总裁还表示,爱彼迎中国的产品策略、品牌营销计划等,都由本土团队制定并执行,拥有独立的预算。爱彼迎的联合创始人柏思齐,每个月都会来中国一次,跟团队见面、开会。

爱彼迎的联合创始人柏思齐

爱彼迎的重视没白费,仅2019年上半年,其中国区业务就增长近3倍。

但更多时候,围绕在它身边的,是一个接一个的绯闻和负面事件。

于内,在进入中国的头两年,爱彼迎连续换了6任中国业务负责人,比基层员工的流动率还高。另外,这个职位从去年9月30日,空缺至今。

于外,爱彼迎时不时出现毁房事件,被指责审核不严,保障不到位。最著名的一次是2016年,一名民宿房主控诉一个自称上戏学生的房客,借房拍戏,结果将房子搞得体无完肤,事后房东却迟迟得不到赔偿。

爱彼迎的外部危机还不止于此。

在它进入中国时,中国民宿市场已经是群雄争霸,途家、木鸟、小猪、美团,没一个善茬。

前几年,甚至还传出爱彼迎与途家、小猪的合并绯闻。

当年虽然没能合并成功,现在却殊途同归。

爱彼迎宣布离开的当天,途家就开通了绿色审核通道,吸引爱彼迎的房东入驻途家平台。其他民宿预订平台也紧随其后,瓜分爱彼迎

巨亏380亿后,

还是赚不到中国的钱

自2017年到2021年,爱彼迎5年时间亏了380亿元人民币

是时候盈利了。

爱彼迎选择此时退出中国,原因也很简单:中国的钱真不好赚。

由于疫情,国内旅游业举步维艰,今年五一的出行人数比去年少了3成,收入少了4成。平日就更不用说了。

报道称,中国(内地)的住宿和体验预订,只占爱彼迎整体收入的1%。

相比之下,正在极速复苏的国外旅游市场,才是爱彼迎的摇钱树。

截至3月,美国的航班和酒店入住率已经恢复到2019年90%的水平,欧洲也恢复到80%左右。

亚洲的一些国家,也已经不再要求游客做核酸和隔离。

所以今年第一季度,爱彼迎在欧美甚至中东、非洲,都发展迅猛,营收15亿美元,同比大涨70%!

爱彼迎还在财报特意提到:亚太地区也在持续复苏,但不包括中国。

中国的钱难赚,海外的钱好赚。重点该放在哪,一目了然。

但试想:如果爱彼迎在中国市场已经占尽优势,还会退出吗?想必一定会坚持到国内旅游业恢复正常的那天。

所以爱彼迎退出中国,还是因为自己不行——本土化不彻底,体验堪忧

最初,爱彼迎只支持PayPal、万事达卡和银行转账,而国人最常用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一概没有。

国内用户投诉时,都习惯打电话或APP线上沟通,爱彼迎偏要让你用邮件投诉,连个24小时中文客服都没有。

当国内民宿平台已经把房东批量管理工具玩烂了的时候,爱彼迎才在2019年不紧不慢地推出相关工具,帮助房主管理房子。

凡事比人慢一拍,是爱彼迎在中国经营的真实写照。

就连爱彼迎这个拗口的中文名,也是它来中国两年后才想出来的,意思是让爱彼此相迎。

爱彼迎的前中国区负责人葛宏说:因为要借助总部资源,在许多事情上要和总部沟通,做决定没有本土公司那么快。甚至有媒体报道,他并不喜欢爱彼迎这中文名,但最终还是由管理层拍板。

中国区负责人,负责了个寂寞。这种情况直到2018年才有所改善。

与此同时,爱彼迎的美国老板又显得不是那么靠谱。

爱彼迎联合创始人柏思齐曾在采访中说,他从没开通过微信支付,因为还得办一张中国银行卡,太麻烦了。

他曾经每个月来中国一次和团队开会,但从来没加入过中国房东的微信群,了解他们的需求,理由是语言不通。

他也没深入考察中国市场,他在中国去过的最小城市是黄山。

这样的爱彼迎,自然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国内民宿平台,途家背后是携程、小猪背后是飞猪,以及美团民宿。比起它们,爱彼迎不论是资金、流量还是产品体验,都不占优势。

所以房源方面,爱彼迎在中国只有15万套,还不到途家的1/15,木鸟的1/9、小猪的1/5。

哪还有半点民宿霸主的样子。

又一个国际巨头退出中国,

没什么好可惜的

爱彼迎的离开,让不少人神伤。

喜欢爱彼迎的人说,这是最好的民宿平台;文青点的人说,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落寞。

激进点的人则说:在全球都好好的,来中国就水土不服,是水土的问题,中国人的问题。

反思怪看不到的是,爱彼迎和之前离开的国际巨头没什么两样。它们太不懂中国人

Uber杀进中国时,和滴滴大打价格战,甚至扬言要把全球其他市场的盈利全部补贴在中国市场上。

但中国人最后选择了滴滴。

从产品角度说,滴滴有免密支付;有紧急求助功能;有各种车型满足不同需求。反观Uber,来中国很久连个电话呼叫中心都没有,联系客服还得用邮件

2019年,甲骨文中国区大幅裁员,给出N+6的补偿方案,仍令不少老员工不满,拉出横幅呼吁:我们要工作,孩子要上学。

走到裁员的地步,还是因为甲骨文没能真正融入中国市场。

甲骨文中国区基本没有来自内地的高管,即使有华人,也是来自台湾、香港、新加坡,管理模式和经验照搬美国、新加坡。

更拉后腿的是,中国的工程师看不到甲骨文数据库的核心代码,这也意味着他们只能做一些边缘的优化。

面对千变万化的中国市场,甲骨文一步慢步步慢。

同样在2019年,亚马逊中国宣布停止为亚马逊中国网站上的第三方卖家提供卖家服务。

对于在中国市场的失利,贝索斯曾将原因归结为:不够激进、投资不足、本土化不充分。

例如,美国奉行一套UI、全球通用,早期亚马逊中国网站不准修改任何地方。办点什么事都要向总部审批,效率低下。

刘强东就曾直言:如果中国区负责人都不能决定一件事,谈什么执行?你可以问问汉华(原亚马逊中国区负责人)他可以说他想做的一切事情都能成功吗?我可以做到。

爱彼迎的问题同样如此。

表面上在努力本土化,实际上还是照搬本国模式,妄想一个模式跑通全球。

相比之下,由于国内市场足够庞大,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重心基本只在国内,一个比一个卷,对国人的需求和痛点琢磨得比用户自己还清楚。

在没什么技术含量的领域,国内的一个个卷王,凭什么输给那些悠哉的国际巨头?

在正当的竞争中落败,没什么好可惜的。

结语:

自4月30日起至今,受疫情影响,北京所有的餐厅和食堂一直都禁止堂食。

不论是连锁大品牌,还是夫妻店,都只能靠外卖维生,或者干脆街头摆摊。

但是比起餐饮业,旅游业遭受的打击更致命。

4月份,中国四大航空公司中,国航乘客总数同比下降84%,东航90%,南航45%,海航51%。

还有无数旅游从业者,前途渺茫。

面对疫情,爱彼迎还有退路,很多人却只能迎难而上。

比起爱彼迎,他们的生活更值得感叹。

本篇作者 |祥燎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