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住房政策对我国的启示(国家的智慧:怎样解决出生率快速下降的问题?)

首发于公众号【猫哥的视界】

1 人口出生率锐减

11月20日,根据最新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2021》显示,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首次跌破1%,创下了1978年以来的新低。

同期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生率-死亡率)仅为1.45‰,同样创下1978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根据年鉴,2020年相比2019年,全国人口净增204万人,而前一年增量还高达467万,2018年也增加了530万人。

人口问题瞬间成为公共舆论的热门话题。11月20日,中国人口出生率跌破1%冲上了微博热搜。

那么,怎么解决人口出生率锐减这个严峻的问题呢?

我上网搜索了一下相关话题,说实话,看到很多人开出的各种药方,我觉得都不大靠谱。

出生率锐减这不是中国的社会问题,而是所有发达国家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只要是城市化率超过70%的发达国家,出生率都会节节下跌。

美国出生率已经跌破1.2%,欧洲稍微好一点,出生率大概是1.6%左右,都远远低于要维持人口不负增长的2.2%的标准。亚洲更低,一般都在1.3%左右,韩国最近甚至跌到0.8%。

对于人口出生率下跌,各国政府也想了不少办法——包括出台各种鼓励生育政策,育儿补贴也越给越大,但是效果都不大好。

所以,最后欧洲只能靠着引进移民来解决人口问题。但是,移民引进多了又会产生更多的社会问题,在美国、在欧洲都出现了严重的阶层对立,让整个社会产生了无法弥补的裂痕。

中国目前城市化率超过60%,最多到2030年,我国城市化率就要超过70%。现在出生率已经跌破1,随着城市化率的提升,未来出生率肯定会继续下滑。

所以,对于未来人口问题,我是比较悲观的。全世界所有发达国家都解决不了的人口问题,感觉中国也大概率解决不了。

但是,中国政府却正在准备挑战这个世界级的难题。

2 中国政府的应对策略

今年以来,随着7普数据公布,中国政府雷厉风行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包括全面实施三胎政策、打击课外辅导、教育双减、批评996、房地产剥离教育功能、房住不炒遏制房价、医药扩大集采范围。

简单的说,中国政府正在推动民生领域三去措施:教育去资本化、房产去金融化、医药去市场化。

如此雷厉风行的三去政策,说白一点就是为提升生育率扫清障碍,所以,前几天有个朋友在饭桌上就笑称——现在的政策已经很明朗了,不管是个人、企业还是行业,谁要是挡住老百姓生孩子,谁就会倒霉。

但是,即便我们花费巨大的经济阵痛的代价彻底实现了房子、教育、医疗的三去目标,就真的能提升出生率吗?

对此我还是有疑问的。

比较典型的案例就是新加坡

新加坡在房子、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都做得很好,新加坡的住房管理模式甚至是我国学习的一个样板,即便如此,目前新加坡的人口出生率也只有1.3%而已!

城市天生就有一种强大的避孕功能,年轻人只要进入城市安家落户,生育意愿就会大幅度下降,各国政府想尽办法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出生率下降真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吗?

不是!

中国有个特点就是地域广阔,城乡差距、地区差距非常明显,这种经济发展很不平衡在大多数时候都是社会治理的巨大难题。

但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恰恰是这种经济发展不平衡,却为解决人口问题提供了解题的契机。

比如,出台鼓励生育政策,直接给育儿提供各种财政补贴,这种模式在大城市未必有效。因为大城市里养育孩子的成本太高了,政府不管怎么出台补贴政策,与巨大的养育成本相比都是杯水车薪。

但是在相对落后的小县城以及农村呢?

适当的经济激励可能就会对当地妇女生育意愿产生巨大的影响!

不要忘记了,我国还有6亿人每月收入只有1000元左右!

3 试点突破

2021年9月22日,一次意义重大的鼓励生育试点悄悄在甘肃省张掖临泽县拉开了帷幕。

临泽县出台《临泽县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实施意见(试行)》,将生育、养育、教育一体考虑,其中相关的配套政策力度很大。

(来源:澎湃新闻)

其一是生育津贴

生孩子就给临泽县将对在辖区公立医疗机构生育一孩、二孩、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产妇一次性分别给予2000元、3000元、5000元的生育津贴。

其二是养育津贴

二孩每年发放5000元育儿补贴,三孩每年发放10000元育儿补贴,直至孩子满三周岁。在辖区内公办幼儿园就读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二孩每生每学年给予1000元的资助,三孩每生每学年给予2000元的资助。

其三是买房补贴

临泽县对生育二孩、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在城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予4万元的政府补助,在各中心集镇、屯泉小镇、丹霞康养村等集中居住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予3万元的政府补助。在配租公租房时,对符合住房保障条件且有未成年子女的家庭,优先予以保障。

这个《意见》简单明确,生孩子就给发钱,生得越多发钱就越多!

上述补贴力度可能大城市的人群觉得不怎么样,但是对于临泽县这样的小县城而言,却大为不同。

根据临泽县政府官网数据,2019年,县城居民人均月收入大致是2000元,农村居民人均月收入大致是1200元;同样是2019年,该县城镇居民每月人均消费支出是1500元,农村居民每月消费支出是1000元

我大概算了一下,在临泽县一个家庭如果生育三个孩子,各方面补贴林林总总加起来大概就有10万元,这在大城市里不算多大一个数字,但是对比上述收入与消费支出,在临泽县却相当于县城居民4年的收入,农村居民8年的收入!

临泽县房价也就三千多点,乡镇房价还要更低,有10万元差不多就足够一套90平米商品房的首付了;如果不买房,那就是生孩子能得到4—8年的收入作为生育激励,这个力度应该是相当可观了。

(来源:新浪网)

甘肃省是一个穷省,每年靠着中央财政大力支持才能保障基层政府工资与运转,临泽县更是一个穷县,每年财政收入才4个亿。

假设这次试点当地有1万个家庭响应号召生三胎,光是生育补贴就要拿出10个亿,很明显,当地政府肯定拿不出这笔钱。

那么,这笔钱谁来出?

只能是中央财政提供这笔资金。

这就是在经济不发达地区的一个小县城试点生育经济激励的意义,在大城市搞生育激励,给几十万未必能获得多好的效果,而且补贴金额太大财政也负担不起,但是在不发达的县城与农村地区,给10万就有可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毕竟中国还有6亿人每月收入只有1000元左右,一个三胎家庭拿出10万来刺激生育,财政上花费较小的代价就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我大致算了一下,如果靠着经济激励来刺激生育,每个三胎家庭补贴以10万计算,每年我国增加几百万新生婴儿,中央财政支出也就是千把亿左右(因为10万是分三年支出),为了保障我国人口不硬着陆,这点代价也是值得的。

过去,在经济不发达的小县城与农村地区,计划生育是管控最为严格的,当地如果出现严重的超生现象,主要干部绝对是一票否决。

这是因为,在经济落后并且缺乏相关配套政策的情况下,贫穷的农村生一大堆孩子出来往往会成为营养不良、教育缺失的问题儿童,这些问题儿童未来不但很难成为国家与社会的人口红利,相反可能是整个社会的负担。

但是,最近几年我国脱贫工程做得非常好,全国贫困县基本全部摘帽,贫困人群基本实现了两不愁三保障,不但吃饱穿暖没有问题,而且教育医疗也有保障

我们各级大学(包括名牌顶级大学)还有专项计划,直接划出若干名额给经济欠发达地区,上了大学不但学费、住宿费白菜价,对于贫困学生还有绿色免息贷款。

所以,现在贫困地区生一大堆孩子是没有问题的——

三岁前婴儿期政府给生活补贴,幼儿园则是普惠制幼儿园(未来对于二、三胎婴儿甚至可能直接就免费了),小学开始孩子接受免费义务教育,可以按比例考上名校。一个孩子哪怕只有50%的概率考上大学,生三个,至少一个读大学的概率就是87.5%。

按:我最近就在想一个问题,过去我国扶贫工作一直是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推进,但是从2016年开始突然提速,政府投入巨量资源花了很大力气来做脱贫工程,为此甚至对其它经济工作造成一定的影响。

到2020年基本实现全面脱贫,没有这个基础,现在是根本不可能在贫困地区试点搞经济刺激生育。

那么,2016年开始提速的脱贫工程是不是国家已经预见到未来只能在落后地区解决生育问题?

想想我国还有6亿人人均月收入只有1000元,把这个6亿的人口基数的生育热情调动起来,我国综合生育率提高到1.8%也不是太大的难题。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太高瞻远瞩让人叹为观止了!

所以,人口问题在高度城市化的发达国家是无解的难题,即使在中国,你站在大城市的角度也是无解的。

你今天跑到北京上海,给城市工薪族说生三胎奖10万,孩子读义务教育,人家肯定骂你,说十万养孩子怎么够,起码要给套90平的房子,还要有各种生活补贴,先让他们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才会考虑生孩子。

大城市人群要求那么高,政府财政无论如何是满足不了的!即使是人均GDP几万美元的发达国家都无法承担将城市人群养育孩子的成本全部接下来,更何况是人均GDP只有1万美元的中国!

怎么办呢?

解题思路就是从发达地区收钱,转移支付给贫困地区,帮助那边的人多生孩子。

看看临泽县,县城居民每月生活开支才1500元,农村甚至只有1000元,加上轰轰烈烈的教育、医疗、房子三去政策,养育孩子的成本低多了!

4 共同富裕

除了人口问题,最近还有一个主题就是共同富裕。

鼓励生育与共同富裕看起来是两个主题,最近我慢慢琢磨着,这两个主题归根结底可能就是一个主题,或者说就是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

为什么呢?

目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大概是4亿,低收入群体大概是10亿,按照国家规划,我国大概准备用15年时间要将10个亿的低收入群体中的4亿人转化为中等收入群体。

那么问题来了!

未来这10亿人中哪些人群能够幸运地成为跨越阶层的4亿人呢?

我认为大概率就是贫困地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生三胎的人群。

共同富裕就是国家更积极推动收入分配,让富裕人群多交钱,这个钱有相当一部分转移给贫困人群,鼓励他们多生孩子,多养孩子。

过去贫困地区大致是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的恶性循环,未来贫困地区可能就是越生越富,越富越生的正循环。

发达地区家庭是靠着对孩子少养精养,通过良好的教育去参与社会财富分配,那么贫困地区家庭直接就靠着更多数量,让孩子去参与社会财富分配——反正我国未来教育也是一条龙管到底,即使贫困人群家庭孩子也能接受比较好的教育。

(来源:新华网)

如果未来我国真有8亿人群的中等收入群体,那么不但我国社会结构会从金字塔结构变成橄榄型结构,社会也会更加的和谐。

更为重要的是,有8亿中等收入人群保障,经济内循环也能建立起来,中国毫无悬念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将美国远远甩在后面,我国在国际上话语权也大大增强。

5 真正的大智慧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从发达地区收钱转移支付给落后地区鼓励生育,对于发达地区人群而言,会不会想不通?

其实,从长远来看,这种转移支付鼓励落后地区生孩子的模式对于发达地区人群也是受益的。

原因很简单。

落后地区人群多生孩子参与社会财富分配的同时,也会缴纳更多的社保与医保,这笔钱未来就是给大家发养老金报销老年医药费的。

过去,发达地区部分收入转移给落后地区生孩子,二三十年后这些孩子就给你们养老。财富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大家的口袋。所以,甘肃临泽县鼓励生育试点是有重大意义的。

几轮试点下来,国家会总结经验,完善细节,拿出一个更加全面、细致的转移支付方案,在落后地区全面推广,鼓励这些地区人群多生孩子,让我国断崖式下跌的生育率得到根本性的扭转。

回顾最近几年国家的一些宏观政策,有时真的是心生感慨。

一个国家如果在任何时候都将人民利益放在首位,都坚持以人为本的初心,可能会付出短期经济利益的代价,但是从长远来看,真正是得远远大于失。

比如最近几年中国政府不顾一切搞脱贫攻坚工程,为今天在贫困地区搞生育刺激政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比如2020年突发的新冠疫情,国家不惜让全国经济停摆,也要彻底扑灭疫情,结果让中国成为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唯一的世外桃源,外贸出口、产业链回流、经济率先复苏等等获得的利益已经远远超过去年一季度经济停摆付出的代价。

回顾这些历史,再想想中央反复提出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以人为本等等,当时听起来有点宣传味道的口号,过几年回头来看,真的才是有大智慧的思想!

依托这样的大智慧思想,我们才能实现对国家系统性治理,让脱贫攻坚、转移支付、鼓励生育、共同富裕、经济内循环、社保与养老的问题,形成一套环环相扣前后呼应逻辑缜密的方案。

中央有权威有魄力更有耐心去实施这套系统的方案,十年二十年久久为功磨砺前行,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相关阅读请搜索公众号【猫哥的视界】:

1.《房产税怎么就来了?》

2.《共同富裕是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3.《复杂难解的人口问题: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会调整吗?》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