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西港城市的照片(柬埔寨西港:4000人的“逃离”,3000人的坚守)

2020年,西港市拥有超过7000名中国厨师。漂洋过海,以味服人,他们把传统的中国烹饪文化,糅合在了西港的渔村文化之中。2021年,突然加剧的疫情、接二连三的宵禁、持续下滑的客流量,让原本7、8千人的厨师群体,锐减到现在不到一半。但他们,却一直坚守在西港,融入在城市的底色中记者:潘美琪编辑:谢善龙西港的颜色一半阴暗,一半光明西港的黑暗与光明泾渭分明到,这个城市仿佛划分为两个互不干扰的生活圈。陶化勇(化名)是西港中餐厅厨师中的一员,自2019年奔赴柬埔寨以后,他便一直留在西港。谈起西港,陶化勇满满都是复杂的情绪。作为一名中国厨师,陶化勇拥有着数十年的从业经历,早在十几年前,他就已经在北京成长为烹饪大厨,精通南北各式名菜。2019年年初,通过网上投递简历,他坐上飞机来到柬埔寨的西港,成为了7000多西港厨师中的一员。这个数字并不是严格的统计数据,作为一个热爱社交的人,他几乎加遍了西港的厨师群。所以他也亲眼见证了在疫情加剧后,群里一个个战友告别,或者无声地离去,现在只剩下3000多人。因为爱社交,在外人面前,他显得是鲁莽而冲动。但是他心里早已立起戒心,毕竟西港这座城市,在中国人眼里风评一直很差。所以他在下定决心之前,也将对方公司的所有细节都摸清,才敢入职。毕竟单枪匹马奔赴异国他乡,说不害怕是假的。但入职后,陶化勇却发现,西港是一座割裂的城市:媒体上每天都有同胞身陷网投网赌公司、甚至命陨西港的新闻,但现实中他遇到的最可怕的一次经历是遇到飞车党。西港的黑暗与光明泾渭分明到,这个城市仿佛划分为两个互不干扰的生活圈。最初,陶化勇在一个中式火锅店做主厨,这是他喜爱的职业。在他的现实生活里,他过着和国内相差不多的生活。除了出门必须把身上的财物收好,陶化勇很轻易便适应了这座城市。西港的奔波厨师,老板,又成为厨师靠着这笔收入,陶化勇很快还清了所欠的债务,甚至在期间还娶了一位柬埔寨的老婆。与陶化勇同行的,有从祖国四处奔赴而来的几千名厨师。川菜、湘菜、粤菜,你可以在西港找全中国的八大菜系。他们将这些味道带入了西港。陶化勇说,目前在柬埔寨的中国厨师就高达3万多人,其中大半都在金边,而将近三分之一则留在了西港。陶化勇先在西港工作了几个月,后来又被公司调到了金边担任技术管理。这个时期,他的工资破万,这也是大部分来柬埔寨工作的厨师选择这个国家的原因:远远高于国内的工资。但最终,他选择递上一纸辞呈。2020年年初,他回到了西港,和几个朋友合作,在5月份开了一家中餐厅。毕竟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做厨师的,谁不希望能有一家自己的店呢?拥有数十年厨师经验的他,早对国人的味蕾深谙其道。在柬埔寨的这段时间,他早就把当地的食材,以国人能接受和喜爱的口味,烹饪成让同胞交口称赞的佳肴。但地利人和都有了,一场疫情却让一切戛然而止。他咬咬牙,还是坚持了大半年。从打工人到老板,在苦苦坚持了大半年后,柬埔寨疫情的彻底爆发,让他不得已关店歇业,又变回了打工人。疫情当下,工作并不好找。可这个店铺,他投资了二十多万美金,按照每个月亏算一万多美金来算,他最后一共亏损了十几万人民币。这其中的不少投资额,还是各处借来的,所以再难,他也不能躺平。他转身进入了一个华人建立在西港市的医院,这家医院规模不算很大,但是医生护士加起来就有三四十人。而他一个人,就得负责所有人的一日三餐。没有副手厨师,只有一两个打下手的配菜小妹。西港的日出,他司空见惯,毕竟每当五六点的时候,就是医院后厨里最忙活的时候。他起早贪黑,奔波在医院和租房之间。然而,医院的工资却并不高,一个月不过六七千。为了还债,陶化勇也做起了代购和跑腿。西港是来柬埔寨的中国人重要的一个聚集地,相关的业务需求很大,所以这些副业反而成为了陶化勇的主要收入来源,一个月能有两万多的额外收入。靠着这笔收入,陶化勇很快还清了所欠的债务,甚至在期间还娶了一位柬埔寨的老婆。虽然代购很赚钱,但陶化勇还是告诉记者,他依然打算继续做厨师。西港的底色普通人的坚守和前行西港的底色,由无数普通人组成,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散发着真实感。在西港奋斗的7000多名中国厨师,面临着疫情的打击、客流量的流失、宵禁的措施。2021年,他们逐渐感到前路迷茫。曾经浩浩荡荡的西港厨师群聊,随着一个个人的退群、离开,逐渐变得消默。不过选择离开,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拥有一手好厨艺,无论去到哪,他们都很吃香。不仅仅是厨师这个行业,疫情带来的影响是全方位的,陶化勇身边各行各业选择回国的不在少数,这座正因为中国人而迅速繁华起来的城市,一时显得十分冷清。但他依旧选择了留下,和他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剩下的3000多名厨师。因为这里,的确是需要他们。在开店之初,陶化勇就发现,来中餐厅吃饭的人,90%以上都是中国人,剩下的10%几乎都是同胞带来的柬埔寨朋友。吃了大半辈子的口味,一时间想要改变并不容易。有需求,就意味着有市场。也意味着,人对被需要这种感受的需求,能够得以满足。在他们餐馆就餐的,除了相识许久的朋友,还有非常多一面即熟的同胞,包括建筑师、工程师、会计、教师、医生等。这些普通的各行各业的华人,在几十年之久的味蕾惯性下,钟情于祖国的各类菜式,在大大小小的中餐厅流连忘返。陶化勇坦言:看到同胞吃到心仪的饭菜后发出的满足的称赞,听他们在餐桌上用熟悉的语言无所不谈,他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感。这或许是他还想继续做厨师的原因之一。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仍然看好柬埔寨的中餐市场。中餐和柬餐的定位一开始就不同。柬餐几美金即可,而中餐一顿没个十几甚至几十美金根本下不来。这里既有成本的原因,也有中国人愿意为饮食花费更多的原因。随着柬埔寨全面开放持续推进,柬埔寨今日也推出了疫苗旅游计划,将于11月30日首先开放西哈努克市等地区,并将逐步全面开放旅游业。慢慢的,西港也开始一点点恢复过去的繁华。和陶化勇一样继续留在西港的刘寅也说,虽然西港这两年因为网投和疫情,确实比以前冷清了太多。但不管是中国和柬埔寨的友好关系和密切合作,还是柬埔寨目前已经超过87%的疫苗接种率,他都十分看好柬埔寨未来的发展。其实我们搞餐饮的是最能够感受到这些改变的,毕竟民以食为天,谁都要吃饭,三教九流五湖四海的人进进出出谈天说地,你就能感受到,西港正在恢复生机与活力。刘寅说。没有一座城市能够被一个词简单的代表,网投不是西港的名片,更不是西港的全部。西港,虽然有着较之柬埔寨其他地方更多的犯罪,但它同样是一座普通的城市,无数的普通人生活其间,构成了这座城市的底色,坚守着,也前行着。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