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西港图片(一念之差,我差点被骗去柬埔寨西港“发财”)

最近,江苏小伙李某某,被网赌电诈团伙骗去转卖并充当血奴的事件引发广大关注,看到这一消息后我第一反应是后怕,暗自庆幸2019年我没有轻信朋友阿亮(化名)的话,去柬埔寨挣快钱,如果当时去了,也许我就是另外一个&34;血奴,而阿亮的短视频,却永远定格在了2020年3月29日。

柬埔寨西港

我是在2016年初认识阿亮的。刚过完春节我只身带了4000块来到成都找工作,通过网上的租房信息,住进了成都市南门的一家青年公寓。公寓是群租房的形式,套二的房子被隔成了4个单间。其中最大的房间里塞进了5张上下铺床,我选了个靠窗的上铺,而我的下铺住的就是阿亮。我连续找了两个星期工作也没什么进展,带来的钱也所剩无几。我打算先找个兼职干着,而阿亮正好是兼职群的外宣,于是我陆续跟着阿亮做了几次兼职,有派单,保安,群演等。直到3个月后找到正式工作,搬出了求职公寓,我和阿亮的联系才慢慢少了。

通过后来的攀谈,我梳理出了阿亮的大致经历。阿亮1987年出生在四川省攀枝花,后来随父母搬到了绵阳做生意,小学中学都是在绵阳读的,大专在成都读的师范,2008年大学毕业后回到了老家攀枝花,在校外培训机构做了三年讲师后,不安于现状的阿亮于2012年重新回到了成都当起了成漂。阿亮的朋友圈,有着全国各地拍戏(龙套)的剧照,有着省内各地旅游的照片。阿亮的床下和床边桌子上,堆满了做兼职的礼品,奖品,奖杯,大到电饭煲,吸尘器,IPAD,小到杯子,钥匙挂扣。看似风光的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危机。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阿亮时常要通过网贷来维持生活,我跟他去做兼职的时候,亲眼看到过他去小超市套现还网贷。据他所说,最多的时候,欠了4,5个平台5万多块钱。

时间到了18年底,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问我认识阿亮不,他的网贷逾期了,联系不上他。我犹豫了下答道不认识后挂掉了。紧接着尝试用电话和微信联系阿亮,结果也是联系不上。后面1个月里,我又陆续接到了3,4个寻找阿亮的电话。再后来,没有了阿亮的消息,阿亮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

让我惊讶的是,将他拉回我视野的不是别人,正是失踪的阿亮本人。2019年7月15日,阿亮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以前的青年公寓群里。于是发生了下面的对话:

阿亮:来不来,各位。想来柬埔寨还账的有没有。舍友A:(抽烟表情)舍友B:还账?阿亮:就是挣钱还账,这边做博彩工资高点。当然舍友A是不需要。

阿亮在群里的发言

由于我静音了群聊当时没注意,消息是在第二天后才看到的,而第二天,失踪半年之久的阿亮主动私聊了我,于是我们发生了下面的的对话:

阿亮:阿狼,最近工作咋样?

阿亮:阿狼,最近咋样啊

我:还好,啥事。

再次收到到阿亮的回复却是隔了一天后的2019年7月17日晚上12点了:

阿亮:哦, 就是如果觉得那边不好的话,可以来柬埔寨呢。机票包,管吃管住,我都在这边。

我:你在那边发财所

阿亮:恩,我在这边上班。欠信用卡和贷款比较多,过来挣快钱呢。一个月正常是1万多没问题。其他吃住都不用管的。

我:那可以,注意安全,保重哈,回来聚。

阿亮:好的,等那一天你特别需要钱再说

我:好的

我和阿亮对话1

我和阿亮对话2

这次对话后,我和阿亮再也没有过联系,但是他的短视频账号发过两次短视频,最后的短视频发布时间显示是2020年3月29日,短视频的背景音乐是远走高飞,阿亮还配文:远走高飞,想回国回不去了哈。此后,我再也没有看到阿亮的任何讯息。

随着这几天柬埔寨血奴事件让我唤起阿亮的记忆,现在想想细节,阿亮联系我时,我正处在工作不顺心,感情没着落的人生低谷期,如果没有国家对于反诈的大力宣传使我提高警惕,如果我贪财一些,也许今天我就是另外一个血奴。不知道失联快两年的阿亮现在怎样,如果还活着,请赶紧回国自首;如果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愿天堂没有西港!

阿亮最后的短视频

全文完。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