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血奴事件后续结果(“血奴”案反转,58冤不冤?)

上个月闹得沸沸扬扬的柬埔寨血奴案出现反转。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的公众号发文,称柬警方初步调查,认定该案纯属编造。

由于当事人声称被骗是因为在58同城看到的招聘信息,大使馆的文章一出,58老板姚劲波在朋友圈转发文章,表示很冤枉。

逻辑上,柬埔寨血奴案是否真实,当事人是否因58上的信息被骗,58是否有大量虚假信息,是三件独立的事。如果血奴案最终被证明是假,则58因此事被骂,当然是冤枉的;但58挨骂,是否只因这一件事?如果是因为58上确实有大量虚假信息,那58是不冤的。

进一步说,58彻底避免挨骂,我认为也是不现实的。因为分类信息广告本来就是个挨骂的业务。今天聊聊这个事。

1.道德瑕疵

现实生活中,电线杆子、厕所门板之类的地方,经常贴着各种小广告,其中不乏虚假甚至违法信息。从早年的老中医老军医当面祛除永不复发到后来的富婆重金求子,都是这类东西。

那么被这些小广告骗的人,会骂电线杆子和厕所门板吗?通常不会。再傻的人也明白,电线杆子和厕所门板是无辜的。

继续推演这个场景。微信也是诈骗信息和诈骗成交的高发地,会有人认为是微信骗了他们的钱吗?通常不会,但会有人骂微信吗?会。微信虽然免费使用,但却因此获得了用户和流量,从而可以通过广告、支付之类业务受益,并非完全利益无关。

此外,与电线杆子和厕所门板不同,微信是互联网产品,有风控能力,不是无主之地。当然,在微信上受骗,好歹是会留下数字证据,比纯线下场景容易补救。

再进一步,到了58这种分类信息网站。与以广告收入为主的分类信息网站鼻祖Craigslist不同的是,会员服务、增值服务与垂直业务,占据了58一半以上的收入来源。

在58上,用户可以免费发布、搜索信息,但信息的展示优先级是可以通过付费来干预的。这一点类似于百度的竞价广告,无论58还是百度,作为信息展示平台,可以对展示进行操控,并且通过操控来盈利,这一点在商业上无可厚非,但在道德上存在瑕疵。58挨骂,和百度挨骂的原因是类似的。

2.审核成本

可能有人会说,收钱不要紧,加大审核力度不就行了吗?

审核,或者换个词叫监管,是需要成本的。成本包含两个层面,一个是经济成本,一个是能力成本。前者代表需要花多少钱做这件事,后者代表要有怎样的能力做这件事。

姚老板的朋友圈也提到,58在这次事件后,技术加班加点改进了平台规则。这就是经济成本的例子。如今人工费用越来越高,互联网平台主要依赖机器审核,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但不管是机器还是人工,都无法做到不出错,而且骗子们总会想出各种花招,对抗平台规则,更不用说引流到平台之外行骗。

分类信息是诞生于PC互联网时代的微利业务,如果一味扩大在硬件、技术、人工方面的投入,会让这个日薄西山的业务变得更加不性感。

其实除了企业,现在政府部门的行政审批,也越来越多地采取形式审查而非实质审查,也就是只审查材料的正确性和完整性,而非真实性,材料的提交方自行承担由于提交虚假材料、带来的民商事甚至刑事责任。原因是,实质审查的经济成本太高,效率太低。

至于能力成本更好理解。58作为企业,除了审核信息物料本身是否合规,以及提交信息的个人或企业的证照是否齐全,并没能力或权力做更深入的审查。何况,作为平台,并不介入业务交付的全流程,平台涵盖的服务五花八门,监管的难度,高于很多更垂直更重的平台。

但普通人一旦被骗,扭头一看,这平台就知道收钱,甚至收了骗子的钱帮着推广,肯定要骂平台的。

3.不当背书

更糟糕的是,58有意无意地充当了一个给信息发布方增信和背书的角色。

打开最新版的58同城App,启动屏宣传的是海量真实岗位优质真房源买车卖车正规大平台维修搬家保洁明码标价、急速上门。

作为允许个人用户和中小企业发布信息的知名平台,58的这些承诺,其实是在替信息发布方做增信和背书。但是,增信和背书也是需要包括审核在内的成本的,而且出了问题是要背锅的。

我是反对平台型企业对交易方的信用过度背书甚至提供担保的,这意味着平台需要提供与交易规模正相关的审核、担保成本,如果成本无法通过业务利润来找平,那这个商业模式就是不成立的。

但在现实中,一个不承诺提供增信和交易担保的平台,很难取得普通用户的信任,导致业务规模无法扩大。普通人打开一个分类信息平台,每一步操作都出现风险提示,告诉你要当心被骗,这平台大概没人敢用。

可是,平台提供增信和担保,一旦账算不清楚,商业模式就崩了。类似的例子有前几年的P2P,作为撮合平台,本不应该承诺对出借方资金的兜底,但大家为了招揽用户,无一例外承诺提供兜底,最终在监管到来之前,很多平台因为违约过多、无法兜底而挂掉了。

所以,平台既然拍着胸脯担保背书,出了事被人指着鼻子骂,不奇怪。

4.用户作恶

最后聊聊用户的角度。

2018年,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投票通过反网络性交易法案(FOSTA)。FOSTA要求网站对托管的与性交易企业相关的其它内容承担法律责任,以阻止在线性交易。之后,Craigslist关闭了开设超过20年的个人广告(personal ads)分类。

虽然现在c2c综合分类信息平台,在各个赛道已逐步被各种垂直产品、b2c产品取代,但毕竟还有大量低频、长尾、c2c或者小b2c的信息匹配需求等待满足。

这类场景的参与方良莠不齐,道德成本也不高,供求双方都有被骗的风险。平台又不敢吓唬用户,说我们这有骗子出没,你自己要当心,出了问题自己负责。

虽然我们不能太高估大企业的道德水平,但作为信用成本相对更低的个人和小微企业,一样需要为58这类平台的乱象承担责任。谴责平台的同时,不要忘了发布信息的,是具体的一些组织和个人。如何评价、管理他们的信用,提高作恶成本,也是很重要的工作。这里需要的,是平台规则和法律法规的跟进。

至少在目前,用户作恶,骂名也需要平台一起承担。

总之,成年人应该对自己的判断和行为负责,风险自担,这话听起来扎心。但是,很多人的信息甄别能力确实有限,被骗点小钱也就算了,一旦出现涉及重大财产损失,和健康生命的问题,我们就无法接受他笨所以被骗活该这种逻辑,所以网贷和医疗广告才会被骂的那么凶,所以魏则西事件才成为百度声誉和股价的转折点。

所以,分类信息广告这种商业模式,出事是难免的,挨骂也是难免的。大家期待的,是平台在成本允许范围内加大审查力度;在平台之外,各个行业和政府部门,加大自律、监管力度,减少重大恶性事件的发生,保护弱者和普通人,减少对他们潜在的伤害。

58有没有努力改进?我相信他们一直在改进。做了工作还挨骂,冤不冤枉?不冤枉,因为他的商业模式,挣的就是挨骂的钱。

判官:资深产品经理,虎嗅2017、2019年度作者

著有《产品觉醒》一书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