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血奴事件什么时候爆发的(缅北网红“李赛高”事件始末:电信诈骗的受害人,远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

最近的网络热点事件,反转来得实在太快。2月底闹得沸沸扬扬的柬埔寨血奴事件,经过中国驻柬大使馆敦促柬警方调查,证实是一起完全编造的假新闻。而在同期,缅北网红李赛高事件的反转,更让人大跌眼镜。这两起事件不得不让人反思:我们对东南亚特别是缅北的电诈情况了解得真的全面吗?电信诈骗的受害人,真的只有被骗的甚或骗人的那些人吗?

01

李赛高事件始末

李赛高,缅甸北部佤邦军政干校大专班的学生,靠自弹自唱中国流行歌曲走红,仅在抖音平台就收获了上百万粉丝。在短视频平台上,百万粉丝最多算个网红,让他真正爆红并陷入舆论旋涡的,是2月底的这几天。

2月23日有警方账号在其翻唱歌曲下评论,小心电信诈骗,这本来是善意的提醒,但后来却被很多自媒体和网友解读为:此人是亨利集团文艺团成员,是缅北诈骗团伙成员。他这么做就是为了给缅北做宣传,让更多人去缅北。

某抖音账号的解读

亨利集团地处果敢,确实是较为知名的赌博公司。但熟悉缅北情况的人都知道,果敢已与缅甸中央军政府签订和平协议,接受缅甸中央政府管理,佤邦则仍在民地武控制之下,两地不说是水火不容,也是八竿子打不着,佤邦军政干校的学生去果敢的赌博公司任职,确实是无稽之谈。

但事情越传越邪乎,有网友在翻看了李赛高发表在各个平台上短视频之后,声称在一个视频中发现了刀,并听到了电击打女生的惨叫声,有的还说在B站平台发现了李赛高挑人脚筋的视频。

某抖音账号的解读

有评论称B站已经曝光了李赛高参与割脚筋的视频

种种猜测加上确实有官方账号参与其中,今日头条等平台随后专门发声明,称正在与警方核实情况,并提请广大用户注意相关风险。一时间,网红李赛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特别是一些电信诈骗案件的受害人,恨不得扒皮抽筋。

2月24日,佤邦新闻局政务微信号佤邦之音专门发布记者调查文章,称佤邦网红李赛高是诈骗团伙的消息纯属造谣、捏造事实、恶意诽谤,并附上了佤邦军政干校的声明。

当天,李赛高通过解封了的抖音账号回应,称理解警方的反诈提醒,同时澄清自己确实并非诈骗团伙成员。

此后几天,虽然仍有网友在就此争论,但此事件基本没有再出现二次反转。风波平息之后,我们不得不反思,为什么大家对李赛高事件反响如此强烈?这个乱象的根源在哪里?一切,要从缅北这个特殊的地方说起…

02

特殊的缅北

缅北,是缅甸北部的简称。要搞清楚这个区域的特殊之处,必须要先搞清楚她的历史。

13世纪,元朝攻占此地后,该地区一直是中原王朝朝贡体系中的一员,两国边民跨境杂居,没有明显的边界概念。

19世纪,英国开始统治缅甸后,乘机越过传统边界,侵占中方领土,使中缅边界问题复杂化。

解放后,有1万多人的蒋介石的残余部队盘踞在此,占据缅北近20万平方公里土地。1955年,解放军因追击蒋部残余还与缅国防部队发生冲突,经过3年多的谈判,至1960年,中缅两国签订了《中缅边界条约》。考虑到国际国内大局,中方主动作了让步。

据云南警官学院梁晋云教授《中缅边境划界后武装冲突对我国安全的影响》中描述,不少人对让步有意见,在佤邦等未定界地区,当地少数民族上层在得知他们统治的大部分地区划给缅甸的情况下,就要求脱离中缅自行独立。毕竟,当时已经做了好几年的工作,一直宣传该地是中国领土。

梁晋云教授论文节选

到了1968年,彭家声率领的缅共部队向缅甸政府军发起进攻,后来因作战需要,在缅甸北部和东北部建立了根据地,创建了四大军区。其中中部军区就是李赛高目前所在的佤邦,东北军区就是现在亨利集团所在的果敢地区。

1989年,缅共宣布解散,下属军区各自为政,再加上缅甸内政较为动乱,少数民族地方武装崛起,缅甸北部区域一直处于动荡之中。目前佤邦、四特区小勐拉已完全由民地武控制。果敢、木姐的民地武与缅政府军签订了和平协议,算是和缅甸中央政府共同管理。

这个区域虽然政治上较为动荡,但是由于种种历史地理原因,与中国的关系一直很近。缅北的群众很多都是解放军、缅共知青、国民党残余部队、云南边民的后裔,大部分人都认汉字、说汉语,用的也都是中国网络和人民币,如果你真的到了这片土地,你就会发现,其实和云南边境小城没有什么差别。

佤邦街景

金一南教授曾说,中缅边境是全世界最和谐的边境,一寨跨两国,一秋荡两国(一个秋千可以荡两个国家)。在2020年疫情爆发之初,果敢人民第一时间为云南人民送上口罩等医用物资。缅甸疫情爆发后,我方除了送上口罩、药品,还派出多批次医疗队到当地开展救治。

那么,这么一个和中国如此亲近的地区,到底是如何在大家的心目中和电诈划等号的呢?

03

电诈的缅北

缅北区域政局不稳,连年征战,老百姓又要生活,各方面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做保障。

这个地区虽然矿产资源较为丰富,但工业化水平低,不足以保障开支。于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各武装控制区利用处于金三角腹地的地理优势,开始大规模种植罂粟、贩卖毒品。

毒品种植引发了一系列问题,为了彻底根治这一毒瘤,2006年,中国推动联合国在此开展替代种植项目,引导民众种植橡胶、水稻、茶叶等经济作物,成熟后由中国等负责收购,解决当地民众的生活问题,产生了不错的经济效益。同时,缅北各区域也宣布毒品非法。

毒品虽然已宣布非法,但赌博并不违法。再加上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来往较为便利,一大批专门针对中国顾客的赌场拔地而起,成为国内赌徒津津乐道的乐园,也成为当地收入的一大来源。

如果只是线下的赌场也就还罢了,能跑到现场赌博的人毕竟有限。但不巧的是,2015年以后,电信诈骗犯罪日趋高发,随着公安机关对国内几大电信诈骗重灾区开展强力打击,部分电诈重灾区成员纷纷到境外寻求容身之所,与中国地理位置相近、生活习惯相似的东南亚地区成为首选。

而缅北地区,由于政治局面复杂,与中国没有规范的警务协作机制,竟然如种植罂粟一样成为了三不管地区,这一特征,迅速被犯罪分子利用,一大批有眼光的投资者纷纷到此地开设现金网窝点,与线下赌场合作,赌诈合一,对国内人员实施诈骗。随着电诈窝点的兴盛,也吸引了国内一大批餐饮、娱乐等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到此就业。有媒体曾估计,在缅北的中国人有30万。

这些现金网公司,虽然在当地合法,但其实就是臭名昭著的电诈窝点。当地动乱的局面,薄弱的法治,为骗子们提供了天然的强大保障,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疯狂诈骗国内群众,尤其是开创的杀猪盘骗局,酿成了无数人间悲剧。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网友对李赛高事件如此敏感的原因——仅仅看到缅北这两个字,足以让他们浑身颤抖。

一时间,缅北成为了骗子的乐园、诈骗的乐土,在现有政治外交大局下,为了根治这一难,各地在上级的部署下,于2020年悄然实施了劝返逼投政策——我虽然不能公开过去缅北打击,但是却可以通过在国内施压把你劝、逼回国。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这一政策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缅北地区的国内从业人员已经回来了一多半。

04

谁是受害人?

遭遇杀猪盘等电信网络诈骗的人,自然是受害者。但是受害者绝对不只他们。

部分骗子。随着缅北大量诈骗从业人员回国,诈骗窝点之间关于人才的争夺战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一些之前被高薪招工广告忽悠到该地搞诈骗的一线诈骗人员,现在每天都有可能被绑架,卖给另一个窝点,成为生不如此的诈骗民工——不诈骗,就会被打骂;完不成业绩,就会被转卖;想赎身恢复自由,就要交纳高额的赎身费。从这个角度来说,部分骗子也算得上受害人。

李赛高们。如果不是出生在缅北,面色黝黑、唱功了得的李赛高,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丁真,用这个才艺养活自己。但是他生在了这个时期的缅北,穿上了民地武的军装,让人们很自然就把他和那些与诈骗窝点沆瀣一气的部分民地武人员联想到一起,进而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缅北诈骗团伙做宣传,所以才要承受这次全民鞭挞的煎熬。而缅北,肯定还有很多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但可惜的是,留给他们的舞台实在太有限了。

两地群众。缅北并不是弹丸之地,仅仅一个佤邦就有3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5个深圳这么大。佤邦当地群众,并不是各个都有机会开赌场、赚大钱,绝大部分的收入还只是几百元、上千元,日子过得并不富足。而据当地群众反映,数以万计的骗子涌入后,当地物价、房价飙涨,让他们的日子难上加难。再加上诈骗已经让缅北的名声扫地,带坏了当地的风气,冲击了当地的淳朴民风,加剧了贫富分化,当地普通群众饱受困扰。与此同时,我国到缅北务工的人员,也因为这个地方的臭名声而不得不按照政策要求回国——当然,他们其中有一部分确实在为诈骗窝点提供服务。

缅北前途。缅甸是中国一带一路上的关键节点,是面向东南亚的桥头堡,毗邻中国的缅北地区,本可以依托高速发展的中国,来谋求更大的发展,但是,部分人却因为目光短浅,选择了和上世纪毒品种植一样的赚快钱之路,最后必然会越走越窄,葬送这片土地的前程。

李赛高事件,并不是坏事。他给很多国人上了一堂生动的反诈宣传课,也应该能引起缅北地区的治理者们反思。我们也衷心希望,这片土地未来能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去除电诈、网赌这颗毒瘤,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 End -

终结诈骗 原创出品

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 仅用于公益传播

联系 合作 投稿邮箱:antifraud@126.com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