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网络诈骗名单(网络诈骗团伙群聚柬埔寨出逃者揭开惊人内幕)

近年来,各种电信欺诈方式层出不穷,全球华人受害者众多,受诈骗电话骚扰的已成了少数。这些骗子在哪?他们又是如何运作的呢?有曾被诈骗团伙控制的出逃者以及知情者近日曝光了其中的一些惊人内幕。

出逃者曝光的惊人内幕

2021年12月底,当事人罗丁(化名)的一位中国老乡鼓动他去柬埔寨做厨师:每月底薪1万元(合1580美元),如果生意好还能拿提成。罗丁当时正为生活窘困而发愁,听后怦然心动,于是决定去「淘一把金」。

为躲避海关盘查,这位老乡带着罗丁和另外4人偷渡。他们从中国云南的边境出发,经山路出境,然后到越南的胡志明市,再坐车前往柬埔寨。

到达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下面简称西港)之后,这位老乡把罗丁送到了当地「皇乐园区」的一家网络投资公司,没想到原先说好的「厨师」职位变成了「推广」。罗丁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可是他已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网络诈骗团伙都集中在柬埔寨各地的「网络投资园区」

所谓的网络投资公司实际上就是网络诈骗公司。所谓推广,就是在社交媒体上用不同的话术诱导客户向在线博彩网站投钱赌博。

更常见的推广叫「杀猪盘」(黑话),如在社交媒体上将自己打造为优质单身人设,将网络上的异性单身人士列为目标,与其发展「恋爱关系」,待到感情稳定后再引导其「投资」。

投资的前期,推广会先让目标客户充值少量的钱,如500元或1000元(80美元或160美元)并及时返现,这叫做「给点甜头」。等取得客户信任并充值达到一定金额时,网投公司的后台就会突然锁住,并要求推广与客户切断联系,从而实现「杀猪」的目的。

罗丁上班第一天,主管就对十多个新人喝斥,「你们第一次来的,懂不懂规矩?过来就要听话,不然等着你们的就是手铐、电棒!」

进去就失去了人身自由,吃住全在里面,不能出门,时不时还有人来检查手机。罗丁说,「当你拿到公司发的手机时,你的命可能就不是自己的了。」

网投公司给罗丁所在的小组每人发10部手机,每部手机1个帐号,业绩好的能有20部手机。为了防止警方定位追踪,网投公司用低价收购了大量的手机卡,可以每隔几天就换号。

每个人无时无刻不在聊天。罗丁说,在网上,男人可以假扮成女人,女人也可以假扮成男人。组长要求他每天必须跟50个人打招呼,新加5至10个好友。

每天的工作时间是12小时起步,推广们要把每天的工作情况截图发到小组群。如果没完成任务就会被强制加班,加班严重时一天只能睡3至4个小时。

失去人身自由 吃住全在里面

罗丁最开始做的是「欧美盘」,专门针对生活在欧美国家的华人,如果遇到英文客户,网投公司还会配发翻译器。

由于打字慢,又不熟悉电脑,罗丁没干多久,就被转换到另一岗位——电话诈骗。最近忙碌一天,他打了大约1000个电话,也真有人上当。

但皇乐园区的老板对罗丁的工作仍不满意,不久之后就把他按大约1万美金的「人头价」卖给当地的另一个园区「旧山顶」。

罗丁一直在想方设法寻找逃跑的机会。今年中国新年前夕的一天,罗丁一直熬到凌晨5点左右。待舍友熟睡后,他绕过监视器和「网投园区」后的小巷,连翻了四道1.5米左右高的围墙和铁丝网,在园区后的小山坡上一路狂奔。直到他看见马路尽头的的士,罗丁才敢停下来,他确定自己真的逃出来了。

罗丁说,他抓住了「唯一的机会」。

组织严整规模惊人

如今的诈骗者早已不是街头的小混混,而是有组织有规模的公司形式,而且设施齐备,层级分明。

据一位网投公司的工作人员赵松说,这些网投公司架构齐全,设有业务部、行政部、客服部、后勤部等部门。

所谓业务部,其实就是诈骗的核心部门。他们通常采用小组模式管理,职级大小依次是主管、组长、推广。一个小组可能有3至5个人,大一点的8至10个人。主管则直接对老板汇报。

西港的网投公司大多藏匿在白沙一期、白沙二期、凯博中国城、金水中国城、七星海、旧山顶、南海等网投园区内。

有两大园区是集中的网投园区。它们紧挨在一起,有二十多栋大厦,挤满了形形色色的网投公司和电信诈骗公司。

每个园区的面积大约有4个中型体育场那么大。园区的服务设施一应俱全,餐厅、酒店、KTV和超市等,这些设施都依靠网投公司人员的消费。

威逼利诱手段残忍

柬埔寨的所谓「网络投资园区」实际上就是网络诈骗团伙的聚居地。

中国湖北媒体「极目新闻」引述知情人的话说,柬埔寨,包括首都金边、西哈努克港和菩萨市的所有「园区」大多都是搞网络诈骗的,当地称为「网络投资园区」。这些网络诈骗公司的老板和操盘手基本都是中国人,规模大的有近200人,规模小的可能有10来个人。

由于网络诈骗利益巨大,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这些「企业」公开发布消息,通过2万至3万美元一个人头的方式购买。

巨额的金钱诱惑让一些「中间人」铤而走险,他们通过行骗、绑架、控制人身自由等方式从中国偷渡出境;也让在柬埔寨生活的中国人随时有可能面临被绑架和售卖的危险。

上当的人往往是被所谓的老乡、朋友、甚至亲戚所骗,也有的是被虚假的「招聘广告」所骗,不过绝大多数被「高薪」所诱惑。

诈骗公司所在的园区戒备森严,由华人老板雇佣的当地持枪宪兵和物业人员进行管理。有的大门进出必须刷卡,园区内还有保安24小时巡逻。

据一位在柬埔寨当地被绑架、后成功逃出的李凯翔(化名)说,他居住的宿舍窗帘都是黑色,阳台窗户焊上了钢筋柱。无论白天黑夜,宿舍都要开灯,在外面根本看不出里面住了人。

完不成业绩或不遵守规定的人,轻则被殴打、电击、关小号,女的甚至被威胁送去卖淫。近日出逃的另一位中国小伙李亚缘纶由于不配合,每隔一个半月被抽血1500毫升,他逃跑时已被抽取了七次,濒临死亡。

不过,据说配合诈骗的人收入并不低。据一位关注柬埔寨华人遭遇的公众号「营运者」阿龙说,虽然这些人是被骗来的,但是有一部分人自愿留在里面进行诈骗,因为他们每月有不菲的收入。「有高收入很多人就不会跑了。」

柬埔寨的绑架、诈骗案件越来越多,也引起当地有正义感的华人的关注。

中柬义工队

2020年11月,柬埔寨华人企业家陈宝荣遇到三位华人向他求救,他才第一次得知此事。陈宝荣内心非常震惊,随即展开营救行动。以他为队长的中柬义工队,如今从柬埔寨营救出了三百多位华人。

陈宝荣表示,真心希望有关部门能对此加以重视。同时也奉劝中国的年轻人,天上没有那么多的馅饼,就算有,也不会那么巧,刚好砸在你的头上。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