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的生活是什么样的(“魔幻”柬埔寨:灰色产业横行,一面白人天堂,一面国民地狱)

2003年,退役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时年49岁的迈克尔·佩佩来到了柬埔寨,他在首都金边租了房子,又在一所大学里谋得了一份教职。

这种生活乍看之下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却只是他的掩饰手段而已,迈克尔的真实目的是来这里寻欢作乐,毕竟这里是白人的天堂……

迈克尔在酒吧里找到了当地的人贩子,更确切地说是专门拐卖未成年少女的人贩子。他给了对方一笔钱,让人贩子来为自己搜寻猎物。

人贩子带着钱来到了贫穷的农村,物色合适的目标。时年7岁的女孩索卡不幸被盯上了。

人贩子声称会把索卡带到咖啡馆做女服务员,一个月的工资是100美元,并且现在就可以提前支付一笔工资。

因为家中过于拮据,这笔钱又太过诱人,再加上受教育程度不高,结果索卡的母亲便把索卡交给了人贩子。索卡地狱般的噩梦也随之开始。

迈克尔不仅强暴了索卡,并且还多次对她实施了性虐待。让人痛心的是,除了索卡之外,还有其他6名年龄在12岁以下的女孩,同样沦为了迈克尔的玩物,而更让人不忍卒读的是,在当时的柬埔寨,像这样令人发指的罪行还有很多。

长大后的索卡和她的母亲

柬埔寨的卖淫和儿童色情问题由来已久,虽然上世纪曾有柬埔寨政权严厉控制,但后来随着政治上的变动,从九十年代开始,由于各种冲击和管控不力,卖淫和儿童色情开始在柬埔寨大肆泛滥。

诸如酒吧、歌舞厅、卡拉OK、按摩店,包括名副其实的妓院,都开始间接或直接地提供色情服务。

尤其是一些令人不齿的恋童癖网站,也开始进入柬埔寨,让原本就糟糕的情况变得更加不堪。

2002年前后,当时已经因恋童癖行为而声名败坏的英国著名摇滚歌手加里·格利特,得知柬埔寨的情况后,又和一批无脑拥趸专门跑到这里来寻欢作乐,结果这群人制造的丑闻,让整个西方世界都知道了柬埔寨是天堂。

柬埔寨街头的按摩广告

此后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打着旅游、做生意等名义来到柬埔寨,实际上却是在当地寻找雏妓。

一个俄罗斯商人曾花钱找了17个女童为其提供性服务,还有一个英国工程师因涉嫌侵害2名女童遭到处罚后,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又偷偷跑到柬埔寨作案。前面我们提及的原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同样是这群人面畜生当中的一个。

为了迎合这些败类所谓的市场需要,与之相关联的人口贩卖活动也愈发频繁,还有许多贫穷和无知的家庭,为了眼前的短暂利益,不惜将自己的孩子卖给人贩子,任由他们处置。

在当时柬埔寨首都金边的红灯区斯维帕克,就有可以公开供顾客挑选买卖的女童和男童!

而如果有非政府组织前来进行调查取证的时候,往往会遭到收受贿赂的当地警察的破坏和阻挠。

白人在柬埔寨找到了快活的天堂,发泄了自己的欲望,但柬埔寨却成了许多本国女性,尤其是未成年女性的活地狱。

一位西班牙的医生就曾说道:在柬埔寨,女童可能从10岁开始就从事性服务,到了20岁就已经老了,到了30岁她们就有可能死亡。事情非常残酷,但现实就是这样。

正所谓黄赌毒不分家,当性行业在柬埔寨如野草一般生长起来,摧残着柬埔寨国民的时候,博彩和毒品两个产业也一并开始生长,同样给柬埔寨人带来了负面影响。

博彩业在柬埔寨是可以合法经营的。1996年,柬埔寨颁布了《禁止赌博法》,只不过该法律禁止的对象是柬埔寨本国公民,而外国人则不受此约束。

柬埔寨之所以这样做,自然是希望借助博彩业来增加收入,带动其他行业发展。在柬埔寨城市西哈努克港,官方允许的91家赌场已经成为支柱型产业,赌场每年缴纳的巨额税收和许可费用,是一项重要的财政收入。

然而同样是在西哈努克港,在赌场上那让人疯狂和沉迷的氛围背后,却是电信诈骗、飞车党抢劫、绑架勒索、枪击和谋杀等各类层出不穷的恶性案件,与之相生相伴的还有洗黑钱、恐怖融资、非法赌博等一系列灰色行业。

西哈努克港的境况并不是孤例,它同样发生在柬埔寨的其他城市。这不仅损害了柬埔寨的国家形象,也严重威胁了柬埔寨的社会和经济秩序,给柬埔寨人的生命健康、财产安全带来了不容忽视的消极作用。

如果说博彩业算是一把双刃剑,柬埔寨人多多少少还能从里面获得好处的话,那么毒品则是彻头彻尾的害人产业。

柬埔寨靠近世界主要毒品源地金三角,成为金三角毒品流向国际市场的一个重要过境国,再加上当地人缺乏对毒品及毒品危害的认识,因此柬埔寨深受毒品侵害。

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柬埔寨曾一度大范围种植大麻,后来好不容易铲除了大麻,其他各种新型的毒品又冒了出来,一些毒贩子干脆直接就把柬埔寨当成了制毒窝点。

结果柬埔寨境内毒品泛滥,各个年龄段各个职业的柬埔寨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毒品的影响。

尤其是在赌场、性交易场所,毒品更是成为了一部分沉沦其中的柬埔寨人的标配,而毒品所带来的危害,远远超过了色情和博彩。

伪装成铁观音的毒品

对于境内黄赌毒的猖獗,柬埔寨不会不知道,他们也在采取行动。

针对色情,柬埔寨近年来一直在严厉打击儿童色情,并出台了《禁止人口贩运和性剥削法》。

对于博彩业的乱象,柬埔寨提高开设赌场的条件,敦促赌场必须合法化、正规化和专业化,备受诟病的网络赌博则被完全取缔。

那这些措施有没有作用呢? 对此我们只能说柬埔寨的作为有效果,但效果不是那么大。

毕竟在一个社会和经济不是那么发达,却依旧取消了死刑的国家,还有什么是值得恐惧的呢?

这里的毒贩动辄就是走私贩卖几十千克的毒品,有时甚至还是成吨地走私!但顶格处罚也就是终身监禁,没收财产,并不会吃子弹。

针对危害最大的毒品尚且如此留有余地,其他的作为自然也是马马虎虎

在柬埔寨被抓的中国毒贩,2021年5月

那部打击色情行业的《禁止人口贩运和性剥削法》,是柬埔寨于2008年出台的产物。

该法律打击贩卖人口、开办妓院、管理妓女等行为,但并没有针对个人从事性交易的惩处措施,也没有取缔以性换取金钱的行为。

这就留下了很大的漏洞可钻,警察可以视情况或根据个人意愿,来决定是处以罚款、收受贿赂或是送性工作者去改造处。

曾有一名在酒吧工作的性工作者,被警察扣押了自己的摩托车,结果警察要求她支付500美元来赎回摩托车,要不然就用性交易来偿还。

靠这种打击的作风要想根绝色情行业,无异于缘木求鱼。

柬埔寨拿不出壮士断腕的决心也就罢了,偏偏那些前来发泄欲望的性游客也不是什么善茬。

他们变得越来越狡猾,有的人甚至还打着儿童保护组织的名义行禽兽之举。

对于依赖旅游业的柬埔寨,要想精准打击这样的家伙颇有难度。

说到这里,我们也有必要再说一说开头那位侵犯了7位女童的,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少校迈克尔·佩佩的结局。

迈克尔·佩佩

迈克尔于2006年6月遭到柬埔寨警方逮捕,关押了7个月后移交美国。在审判期间,几名逃出魔爪的女童还来到法庭作证。法庭判处其210年监禁。

但后来此事再起波澜,迈克尔又妄图利用法律上的空子来减轻刑罚,以致于最终的宣判将在2021年12月才能进行。

由此足见这个家伙并没有真心认罪,或者说它从来都没有把侵犯柬埔寨女童当成是罪行!而像这样恬不知耻的货色不知道还有多少。

但没有什么事情是命中注定、无法摆脱的,多灾多难的柬埔寨已经经历过不少风浪并且挺了过来。

希望有朝一日,她也能带领自己的国民从泥沼中真正、彻底地走出来,让柬埔寨成为柬埔寨人的天堂。

内容来源:

张筱薇:《亚洲的性奴役——贩运人口犯罪透视》,《青少年犯罪问题》2013年第3期 相关新闻 等等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