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留学费用价格(在柬埔寨,如何让孩子成为“富一代”?)

随着国民收入的不断增长,中产阶级队伍也在不断扩大,越来越多柬埔寨人进入中产阶级。

这类人群收入高、消费能力强、他们对生活品质有明显追求。教育,自然也成为许多柬埔寨新兴中产阶级的重要需求之一。

无论是对于柬埔寨还是中国等国家的中产阶级而言,把孩子送入国际学校似乎是默认的共识。国际学校,满足了这群人的心理需求,与此同时,他们的孩子也在父辈的推动下,得到了更好的教育和成就。

国际学校的背后,是中产阶级们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也是柬埔寨富一代们的向上阶梯。

记者:韦其梦

编辑:潘美琪

站在父母的肩膀看世界

孩子学费成为家中最大的支出

Maya在柬埔寨某家银行就职,丈夫在金边的企业工作,两人的收入在柬埔寨算是中产阶级。女儿高二时,就随着Maya来到柬埔寨生活,为了与在哈萨克斯坦时的学习接轨,Maya选择了柬埔寨较为知名的国际学校让女儿就读,如今女儿已经顺利毕业,并以优异的成绩准备出国留学。

在柬埔寨,像Maya一样把孩子送进国际学校的父母并不在少数,对她们而言,尽管教育投入大,但国际学校无疑是在柬埔寨的最佳选择。

柬埔寨是东盟最年轻的国家,由于红高棉时期失去了全国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加上之后的高出生率,人口红利成为柬埔寨的一大优势。柬埔寨邮电部谢万迪在2021年表示,目前年龄介于15岁至35岁的青年人,占柬埔寨总人口的56%。

在本地与外派人员庞大的国际教育需求之下,国际学校的数量持续增长,也慢慢往郊区发展。柬埔寨面积不大,大大小小的学校却不少。根据柬埔寨教育、青年和体育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2022学年,柬埔寨共有18430所公立和私立学校。

在国际学校的教程上,许多较大规模的名校都采取IB课程,学生高中结业后,可以直接衔接外国大学。IB课程即国际文凭组织IBO,是为全球学生开设从幼儿园到大学预科的课程。国际名校与门禁别墅社区相辅相成,是金边高端房地产开发模式之一。

柬埔寨金边口碑好、名气较大的国际学校不仅面积大、设施也很完善,游泳池、篮球场等应有尽有,戒备还很森严,安保工作堪称一流。

柬埔寨的公立学校,实行半天制,上午上课,下午放假,家庭经济情况较为困难的学生会利用空余时间去赚钱,稍微富裕一些的家庭会把孩子送到补习班。

国际学校无论是上课时间还是课程丰富性等设置,都与国际接轨,孩子也能得到更好更全面的教育。

无论是环境还是教育资源,国际学校在家长的心中都久负盛名。为了推动后代走得更远,中产阶级纷纷不惜付出更多教育成本把孩子送进国际学校。

柬埔寨的中产阶级们,无论是财富或是社会地位都达到了较为稳定的状态,他们往往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知识充沛,更明白教育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送进国际学校,意味着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能够同时学习柬文和英文,也对将来出国留学更有利。

国际学校——出国留学——回国任职,是大多数国际学校学生的轨迹。海外留学经历,无论在中国或是在柬埔寨,仍是高薪工作的一张金牌,这张金牌也为他们敲开更高的阶级大门。

国际学校像是一块跳板,把中产阶级的孩子送往更好的未来。

早年移居到柬埔寨的华人们,通过勤劳的双手创造了属于他们的财富,除了注重中文的传承外,还注重孩子的未来培养发展。

让孩子上国际学校,是柬埔寨华裔黄安安家里的传统。她从幼时起,便被父亲送进国际学校,在那个年代里,送孩子进入国际学校并不盛行,只有一些外派人员或是较为富裕的家庭才会把孩子送进国际学校。

而黄安安的父亲,是一个中医,收入也只能糊口。但还是坚持送她到国际学校就读。国际学校一般以英文教学为主,黄安安也因此掌握了中柬英三门语言。

2007年,在公婆的帮助下,黄安安和丈夫开了一家牙科诊所,得益于父亲的培养和坚持,黄安安在经营诊所时,出色的语言能力使她与不同顾客沟通时都可以切换自如,诊所生意也蒸蒸日上。

通过努力,黄安安与丈夫成为了妥妥的中产阶级。但俩人的存款并不多,因为他们不但要购买诊所仪器,还要负责员工的工资和其他开支,其中支付最多的是两个孩子的教育费用。

黄安安延续了父亲的重视教育观念,从幼儿园到中学,两个孩子都是上国际学校。一年的教育费用在2万美金左右,还有中文学校补习班、音乐兴趣班的费用,孩子的教育费用,夫妻俩从来不会吝啬半分。

黄安安在父母的教育理念下,受到了更好的教育,黄安安也按照父母的方式,让孩子站在自己的肩膀上看更远的世界。

近年来,中柬婚姻逐渐流行。从事婚姻代办的江先生告诉记者,大多数中柬婚姻的家庭都选择将孩子带回国内,因为小孩在国内能得到更优质的教学。除非是经济基础雄厚的家庭,可以让孩子接受以西方教育为主的国际学校的教育。

向上流动的阶梯

柬埔寨富一代的教育投入

就读于国际学校,对于原本就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而言,似乎顺其自然。如今就职于柬埔寨政府部门的公务员们,也大多数来自于较为优渥的家庭,受到过良好的教育,甚至不少人还有海外留学的经历。

而靠自己成为富一代的柬埔寨人,他们曾通过教育实现向上流动,从贫困的家庭中脱离出来,实现了自我价值。

新型富一代是指,从贫困的家庭中出生,没有接受过国际学校的教育,凭借自己的努力上了大学,找到了一份较为体面又稳定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流逝,结婚生子,财富不断积累。

当他们开始孕育后代之后,孩子的教育成为他们的重要课题。

虽然柬埔寨迅速增长的国际学校不尽其数,而其中也有良莠不齐的现象。

为了追寻与外派人员孩子就读的国际学校一致,柬埔寨富一代南涛不辞辛劳、投入交通成本,每天花两三个小时,往返接送孩子到市中心就读于国际学校。

一开始,妻子并不理解他的选择。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大家都轻松点不是挺好嘛?南涛却坚持他的做法。

小女儿2岁半开始上学,南涛每天在8点上学、4点放学的时间之间奔忙。虽然他的老板信任他,给予很大的弹性与自由度,但长久下来,他实在无法配合朝九晚六的工作,有时候还得兼顾家里杂货店的补货工作。

因此在2017年,南涛向老板提议上班时数减半,缩减薪水,剩下的时间,他兼职柬文家教老师,补充失去的收入。

南涛用自我的牺牲,只为换取更重要的东西:孩子的未来是我现在唯一能想的事。

出生于柬埔寨磅湛省农村的南涛出生于1984年,家里总共有5个兄弟姊妹,他排行第三。

因为家庭贫穷,南涛经常饿着肚子上学,英文是他最感兴趣的科目。然而,公立学校一周只有两小时的英文课远远不够,家里经济能力许可的同学,都会额外补习。

而南涛只能在家自学,在不断努力学习下,他的英文水平突飞猛进。在此期间,为了赚取生活费,他还担任英文家教。

在做家教时,他的第4个柬文家教学生,是一对在柬埔寨长住的澳洲人与华裔联姻的夫妇,他们欣赏南涛的上进心,在后来还资助南涛读大学。

2008年,南涛找到了第一份稳定的正职,担任NGO翻译、项目管理、研究员等工作,从此展开他在国际组织的职业生涯。

从英文学生变成英文老师,从工人的儿子到国际组织翻译,在这条路上,语言是南涛通向不同世界的指明灯。

正是人生的经历,使南涛对孩子的教育格外重视。与天下的父母一样,南涛希望他的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取得更多的成就。这是柬埔寨富一代从无到有,摸索出来的道路。

教育,或许不是唯一的出路,但一定是最好的出路。南涛和妻子原本打算把钱存起来,留给孩子们读大学,而他们现在决定把这笔钱投入现阶段的教育,因为这样的效益更高。

无论对于中产阶级的父母还是他们的后代来说,国际学校的存在,无疑是他们向上流动的最优方式。

(此内容为柬单网 APP客户端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客服小茜授权, 未经允许转载,将被视为抄袭侵权)

【延伸阅读】

柬埔寨的舅舅与中国阿姐


每日国际视野柬埔寨国际情报员

关注柬单网,了解柬埔寨,更多柬埔寨资讯、创业投资、同胞社区,可下载柬单网APP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