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投资法律风险(诈骗集团的成本效益,柬埔寨诈骗集团除了剥削还有“利诱”)

文|周显

先前两天说了人口贩卖的历史,以及其与专业性,今天则主要说买下了人口的客户的管理方式。

说到管理,不外乎几个基本原则,一是成本,二是效益,三是法律,也即是合规问题(compliance)。

从宏观上看,我们可把法律当作是成本的一种:如果是犯法的,则要更高的支出,这好比毒贩的利润必须很高,皆因惩罚很重,要坐很多年的牢。

这正如美国禁酒期间,卖私酒的都是黑社会,不被警察抓得都发大财了,但在禁酒取消后,卖酒合法了,利润低了,黑社会都不卖私酒,改行贩毒了。

以柬埔寨的西港为例子,表面上好像是无法无天,可是历史发生得太多次,说不定政府哪天发了神经,突然出来整顿,把肇事者全都抓了,也是不无可能的事,因此这风险也必须打进成本里头。

到了实质管理,把人买回来,当然是要生产。可是,买来这些生财工具的成本很高,必须保证他们要工作一段时间,否则会亏本。所以,甚么活摘器官或者是把他们杀死,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完全不听话,没法管理,才会杀掉,以儆效尤。

不过,照我看,假如是香港人,被杀的机会会高很多,皆因香港人去到每个地方的投诉性格,惯于阿支阿阻摩洛哥,既然不肯服从,被杀的机会应比其他地方的猪仔高出不少。

至于管理方面,从军队到公司,从妓院到老千局,从来都只有两招,就是胡萝卜加棒子。为什么不能只用棒子,强迫奴隶劳动呢?皆因这种不人道的做法,管理成本太高,生产力太低,经济学上划不来。

所以,有人计算过,黑奴时代的黑人生产力,反而比不上解放黑奴后。看泰伦天奴的电影《黑杀令》,其中森姆积逊的黑人角色,也有很高的地位,和颇为滋润的生活。古时中国名妓在身份上是属于妓院的奴隶,但其生活也过得优悠不错,甚至有拣客的自由。究其原因,也离不开成本效益极大化的基本原理。

总括而言,柬埔寨的诈骗集团,不可能单靠劳役,而不付钱给那些猪仔,尤其是那些天才级诈骗员,更加需要用金钱来增加生产力诱因。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