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投资房产骗局(柬埔寨讨薪事件频发,国际工程分包的陷阱)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柬埔寨恩春明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春明公司)和青建国际拖欠工人多个月的工资。

对此,总包青建国际直呼太冤枉,按照合约每月按时支付给分包恩春明公司工程款,总包与分包工人无合同关系。青建国际会继续敦促分包公司尽快结清拖欠工资,同时希望工人也积极与分包老板协商。

记者联系了青建国际项目负责人和分包老板张总,以及几名工人,发现讨薪事件的背后,是工程被层层分包而形成的长长的链条,链条越长,欠薪风险越高。

讨薪者称被踢皮球

据工人刘某反映,去年11月他来到柬埔寨恩春明公司,在青建工地干活,为柬埔寨一号公路的建设挥洒汗雨。

起先,公司承诺发放每月工资6000-10000元不等,包吃包住。但工人连续3个月没收到工资,公司解释工资制度是押三付一,即押三个月的工资,付一个月的工资,工人唯有继续等。

2020年2月底,工人讨要工资,被告知张总回国,无法发放。3月,张总回柬埔寨,在工人强烈要求下,只发放了去年12月的工资。

工人理解公司可能存在资金困难,领到工资后继续埋头干活,但此后4个月的工资再次没影,直到6月和7月,才分别发放了1月和2月的工资。而余下的11月、3月至8月的工资,至今仍在拖欠。

工人找张总讨薪无果,又去青建国际项目部讨薪,负责人表示,公司只和张总有合约,是总包和分包的关系,工资是无法直接发给工人的。所以,工人需要找张总讨薪。

工人刘某说,他们2个人踢皮球,相互扯皮,就是不肯发工资。

国际分包底层的工人

欠薪问题都能在工程承包制度上找到答案,一项工程经过分包、承包和转包等环节,形成了多重利益相关者。

而在国际工程承包领域,由于项目工程大,总承包商往往会将工程的某些部分或总工程量的一定比例分派给一些符合资质条件的分包商完成。但在分包过程中往往会因为条款不清晰、责任不明确等因素,甚至因分包与工人合同缺失,导致总承包商、分包商和工人三者之间产生争议和分歧。

由于各国法律规定存有差异,我国对外承包企业在分包合同谈判或签署分包合同时可能不了解当地法律中规定,出现纠纷时难以采取有效的措施保护自身权益。

正如在这次讨薪事件中,青建国际是总包,恩春明公司是分包,两者存在合约关系,而恩春明公司与大部分工人都没签订合约。总包与分包结算工程款后,分包才能给工人发放工资,这个支付环节容易导致工人薪资拖欠。按合约来看,分包给不给工人发工资,总包其实管不着。

青建国际负责人向记者澄清,工人曾向总包多次投诉数月没发工资,总包也曾多次协助工人,给分包张总施压,张总说一直都有发生活费,至于工资则是一年才发一次。

同时负责人补充道,如果讨薪事件继续恶化,将终止与恩春明公司的合约关系,并直接将工资发给工人,但这必须要张总同意,必须签过合约。

不过,张总称,工人反映的拖欠7个月工资是纯粹是污蔑。

他表示,6、7和8月的工资确实没有全部发放,只是每个月发几百美金,30O至1000美金不等,现场工效差,没做到工程量。总包只是按实计算,给了大部分的钱,我这个项目因种种原因是亏损的。

另外,由于没有发足额的工资,只是做记账凭证,不发工资的情况很少,按照每人每月的工程量足额发放了,有银行或者我们的转账记录。

但截止发稿,张总还未向记者提供任何发放工资的凭证。

在柬埔寨,拖欠工资的事件屡见不鲜。

21日,发生一起中国人跳楼讨薪事件,原因是开发商拖欠承建方工程款,导致承建方无法向工人发放工资。

去年7月,有人爆料西港一建筑老板欠薪,包工头称拖欠的所有工资加起来约100万元,建筑老板不按约定的条件结算。但老板回应,几乎已经将工程款全部打给包工头,发放工资是包工头的事情,他们并没有恶意拖欠工人工资。

无论工程怎么层层分包,是老板拖欠抑或包工头拖欠,最终承受恶果的都是工人。

黑中介?跨国维权难

记者在与工人们沟通时,了解到不止一个工人是经中介公司介绍过来的事实,其中工人阿军也包括在内。

阿军是江苏人,离家不远处有间中介公司,交了6000元押金后,在去年12月19日来到柬埔寨。

中介称工资是押一付一,但到目前为止,他只拿两个半月的工资,押金也要不回。

期间,阿军多次联系中介公司,告知欠薪问题,中介公司回复管不了,不打包票。

今(22)日,张总老板侄子通知他去结账,原本34000元的工资,侄子从12月19日算到今天,每天扣5美金的伙食费,剩下13000元工资,当初来到工地时,张总说只要从中介来的,一律不扣伙食费,现在结账却扣我伙食费,还要赶我走。他愤怒地说。

因中介公司引发的跨国讨薪难题久矣,一些不法中介利用外籍劳务急于谋职的心理进行欺诈,并由此引发一些劳务纠纷案件发生。

10年前,山东省一劳务派遣公司把50多个民工骗到哈萨克斯坦的一个黑砖窑工作近2个月,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无奈之下,他们打电话向媒体求救,在大使馆的介入和一位哈萨克斯坦卡车司机的帮助下,才安全返回新疆。

他们随后打电话给中介,中介不管他们,在他们家人汇钱后,才得以买火车票回家。这些工人每人交给了中介6000元到17000元不等,最终不仅工资要不回来,那些钱也白交了。

据了解,并非所有中介公司都具备国际劳务经营输出劳工的机构资质,但出国劳务中介市场的火爆,滋生了许多不合规的中介公司,这无疑给出国劳务市场增添了许多风险,导致乱象丛生。

然而,目前国际立法对如何保护外派劳务人员的权益鲜有涉及,具体仍需根据各国国内立法与司法实践。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春节将至前期,中国驻柬使馆经商处曾发布通知,为切实维护中国外派劳务人员合法权益,请在柬中资商会、企业、援外项目组严格落实各项安全措施,特别要注意排查劳务纠纷、按时发放工资。

通告要求各单位要派专人排查项目总包、分包与外派劳务人员的工资结算情况,工程款结算要预留工人工资部分,及时跟踪款项去向,确保工资足额发放至每人手中。

而柬埔寨外籍劳务市场秩序的管理有待改善,为解决有关劳资纠纷等问题,柬埔寨于1999年成立了由政府部门、工会和雇主协会三方代表组成的劳工顾问委员会,专门研讨劳工政策,其具体效力,恐怕依然亟需加强。

如今,大部分工人已经离开,宿舍只剩阿军和另一个工友,工友没拿回被公司扣住的护照,家人无法帮他订机票,他想回国也回不成。

而阿军是有护照却没钱买机票,他之前把要到的15000元工资都寄给了老婆和孩子,现在只好赖在宿舍里,我害怕一出去,就被公司甩掉,到时进也进不来,要不到钱怎么办?

【延伸阅读】

在柬埔寨讨薪的农民工:在亲手搭建的22层高楼上,只能以死相逼


柬埔寨国际情报员每日国际视野

关注柬单⽹,了解柬埔寨,更多柬埔寨资讯、创业投资、同胞社区,可下载柬单⽹APP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