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投资太阳能发电设备怎么样(亚行在柬埔寨的太阳能项目,对发展金融机构有何启发?)

图源:亚行

过去20年来,柬埔寨依托快速增长的农业、服装制造业和旅游业,在减贫和社会发展方面进展较大,生活在国家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比例从2007年的47.8%下降到2018年的12.9%。[1,2]

2016年,柬埔寨退出了世界银行列出的低收入国家队列,成为中低收入国家,因此可能失去国际金融机构提供的优惠贷款特权。柬埔寨目前获得了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亚行)的混合贷款,未来贷款优惠水平将进一步下降。

柬埔寨商业研究所(Business Research Institute for Cambodia)首席执行官兼首席经济学家Hiroshi Suzuki表示,柬埔寨是发展中国家中债务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这意味着仍有借贷空间为国内经济增长和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融资。[3]

亚行是柬埔寨最大的多边发展伙伴,自1966年以来,亚行向柬埔寨提供了总额为38亿美元的贷款、赠款和技术援助,其中3.319亿美元来源于联合融资。[4]亚行广泛资助柬埔寨各个产业,其中太阳能是一个新的投资重点,具有较大的开发红利,吸引了公共和私营部门的投资兴趣,这是由于柬埔寨的能源需求增长快于经济增长;相比于煤炭和水力发电,太阳能的使用成本逐渐降低,市场前景十分广阔。本文扫描了亚行在柬埔寨各个产业的资助情况,并以亚行在柬埔寨的太阳能项目为例,分析发展金融机构如何在中低收入国家结合当地需求开发、设计兼具社会影响力和可持续商业价值的项目。

1. 资助概况:

覆盖各产业,结合多种金融服务方式

自1966年以来,亚行向柬埔寨发放的贷款和赠款累计达22.3亿美元,这些款项来自于亚洲发展基金(ADF)或其他基金的优惠资金。2019年,亚行承诺向柬埔寨提供2.8215亿美元的主权贷款、赠款和技术援助,以及3900万美元的联合融资。

亚行在柬埔寨不同产业的投入金额(图源:亚行)

农业、自然资源和乡村发展是亚行在柬埔寨最主要的资助领域(出资额10.1亿美元),具体包括资助柬埔寨农业基础设施,提升其抗御气候变化的能力;鼓励作物多样化种植,提高作物储存和加工能力,注重将水稻、玉米、木薯和芒果等农产品生产模式商业化。

交通运输作为亚行的第二大资助领域(出资额6.9218亿美元),援助重点是加强大湄公河次区域走廊的交通建设,具体包括新建或修复658公里的国道和农村公路,定期维护767公里的国道和省道,这有助于减少人们的通勤时间和车辆运营成本。亚行的技术援助还能加强相关部门对运输政策的规划,增强资源的有效利用。

亚行与柬埔寨政府合作,资助改善大湄公河次区域走廊沿线和洞里萨湖周围的水域和城市基础设施,尤其重视旅游景点和边境城镇的建设。

亚行还帮助柬埔寨加强高中科学、工程和数学教育,同时根据市场需求发展技术和职业培训。自2014年以来,亚行已为柬埔寨的技能培训提供了1.749亿美元,使34000名学生(52.8%为女性)能够学习技术和职业课程,改善了50万名高中生(40%为女性)所使用的学习资源的质量。

能源方面,亚行在柬埔寨资助建设2387公里的低压输电线路,在柴桢省巴维市(Bavet City, Svay Rieng Province)开发了一个10兆瓦太阳能发电厂,改善其电力分配情况。亚行还担任公私合作项目的交易顾问,在磅清扬省(Kampong Chhnang Province)建设一个100兆瓦太阳能发电园区。

亚行向柬埔寨非主权担保项目和金融中介机构提供支持,扮演私营资本的催化剂。2019年,亚行通过自有资金向柬埔寨承诺提供30亿美元用于非主权担保交易,包括经济和社会基础设施、金融部门和农业综合经营相关的38项交易。同年,亚行筹集了36.9亿美元的联合融资,用于贸易、小额信贷和供应链金融等项目。

亚行自1992年开始在柬埔寨联合融资,主权担保联合融资为49个投资项目提供6.9751亿美元,为59个技术援助项目提供6524万美元;非主权担保联合融资为3个投资项目提供3183万美元。

2015-2019年亚行在柬埔寨融资项目的数额和金额(图源:亚行)

2019年,亚行与法国开发署联合融资1990万美元,以提高柬埔寨工业劳动者的技能和竞争力;与战略气候基金(the Strategic Climate Fund)联合融资1400万美元,以支持太阳能发电厂的建设;与高级技术基金(the High-Level Technology Fund)联合融资260万美元,以扩大农村供水和卫生服务覆盖范围;与澳大利亚政府联合融资310万美元,以改善柬埔寨水资源管理和气候应对能力。

2019年10月,亚行通过了未来五年柬埔寨国家伙伴关系战略,该战略致力于提升柬埔寨的人力资本,倡导数字经济和经济多样化,完善治理,促进绿色、可持续和包容性发展。此外,亚行计划在2020年至2022年间投资8.95亿美元。投资的主要部门是农业、自然资源和农村发展,城市用水和基础设施,交通运输,教育和能源。

2.战略契合:

太阳能发电成为新的能源投资重点

根据亚行的能源产业战略,亚行在能源领域的投资重点是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能源可及性和私营部门参与。亚行计划每年为清洁能源投资30亿美元,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加快低碳进程。能源政策支持公私伙伴关系模式,鼓励私营部门的参与,这有助于提升项目效率并减少对公共部门资金的依赖。

2013年,柬埔寨政府在发展伙伴的支持下开始考虑采用太阳能发电。同年,韩国光伏产业协会为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和亚行编写一份技术研究报告,调查了柬埔寨适合建设100兆瓦太阳能发电厂的地域范围。2015年,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一项研究分析了通过发展太阳能保证柬埔寨能源安全的可行性。柬埔寨政府也认识到太阳能的重要性。2016年6月,柬埔寨政府获得气候投资基金 (Climate Investment Funds)的批准,参与低收入国家扩大可再生能源使用规模投资项目。气候投资基金为柬埔寨提供2130万美元,用于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太阳能开发。

气候投资基金

气候投资基金( The Climate Investment Funds, CIFs)由多边开发银行担任执行机构,如亚行、非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美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经世界银行董事会批准,CIFs于2008年7月建立。CIFs下设2个基金:清洁技术基金(Clean Technology Fund) 和战略气候基金(the Strategic Climate Fund);前者致力于推广清洁、低碳技术,后者帮助脆弱的国家应对气候变化。CIFs提供的融资是对现有官方发展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ODA)的补充,与各国双边和多边合作相协调。[5]

随着进口电力的大幅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国内发电。柬埔寨能源政策重点从煤炭和水电开发转向更可持续的替代能源如太阳能。柬埔寨政府制定的《国家战略发展计划(2014-2018年)》提出优先发展可再生能源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矩形战略第四阶段(2018-2023年)》强调增加太阳能投资,以降低电力成本,长期保证能源安全;政府的《产业发展政策(2015-2025年)》提出柬埔寨过去的高电价削弱了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呼吁开发更多低成本的替代能源。亚行的柬埔寨国家伙伴关系战略(2014-2018年)与柬埔寨《国家战略发展计划(2014-2018年)的战略重点相一致,其中包括加强农村与城市的区域联系,投资侧重于建设输电线路来扩大城乡电网连接。

3. 案例分析:

柬埔寨第一个大型太阳能发电厂

成为国际竞标范例

柬埔寨第一个公用事业规模、装机容量10兆瓦的太阳能项目由亚行参与建设和运营,这也是该国第一个通过国际竞标开展的可再生能源独立发电厂(Independent Power Producer,IPP)项目,自2017年10月开始运营。该项目位于柴桢省巴维市,距首都金边约150公里,靠近越南边境。新加坡的太阳能开发商Sunseap以极具竞争力的价格中标,该价格低于柬埔寨的平均供电成本。除建设发电厂外,该项目工程包括修建一条5.5公里长的输电线路,连接发电厂与附近的Chrak Mtes变电站,从而向电网输送电力。

3.1 项目开发的市场需求

柬埔寨通过改革已转变为市场经济,2011年到2019年,柬埔寨的年经济增长率达到7%以上。自2010年以来,柬埔寨政府大力发展国家电网,电气化率从2007年20.3%上升到2018年约60%。尽管柬埔寨经济发展迅速,其电力供应水平在东南亚国家中较低,农村地区的电力问题更加严重。柬埔寨内战时期国家基础设施被摧毁,现阶段该国依赖柴油和越南进口能源,国家电网较分散,存在电力不足、供电不稳定和电价昂贵的问题,这不利于可持续和包容性经济增长。

3.2 项目可行性与发展前景

对于柬埔寨,太阳能是一种市场前景广阔的可再生能源。该国太阳能资源丰富,据估计,平均每天每平方米能得到5千瓦时的太阳辐射,年太阳能输出可达到14781千兆瓦时。然而,太阳能尚未得到大规模利用。柬埔寨没有公用事业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厂,太阳能在各种能源组合中的占比不到0.1%。这是因为过去利用太阳能非常昂贵,柬埔寨不能像高收入国家一样实行上网电价补贴政策 (Feed-in Tariff),太阳能融资成本高,长期融资困难。

上网电价补贴

上网电价补贴(也被称为可再生能源回购电价、保护性分类电价制度或者政府电力收购制度)是一项旨在推进可再生能源广泛应用的政策。政府与使用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个人或公司签订一份长期合约,期间发电者每向公共电网输送一度电,就可获得相应的电价补贴。[6]

柬埔寨太阳能的发展潜力较大,由于太阳能电池板的成本逐渐降低,太阳能发电上网电价将达到电网平价 (Grid Parity),从而能在无政府补贴的情况下持续发展。柬埔寨在旱季常遇到能源短缺问题:水力发电占国内总发电量的45%,然而在降雨量少的时期,水力发电厂难以运营。太阳能在旱季依然可以稳定获取,因此可作为水力发电的补充。

电网平价

电网平价是指一种电力技术使其发电成本与现有电力成本持平,在讨论可再生能源(如太阳能和风能)时最常用。[7]

柴桢省位于柬埔寨东南部,该省经济特区内快速发展的工业和经济活动创造了25000多个就业机会。该省的电站容量上限从2010年的8.6兆瓦增至2015年的14.4兆瓦,预计到2024年将增至37.1兆瓦。

3.3 项目设计与多重效益

为了应对能源短缺,政府决定利用该地区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建造一个装机容量1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厂。2016年2月,柬埔寨矿业和能源部将该电厂作为私营部门独立发电厂(IPP)项目进行招标。亚行的私营部门运营部在投标过程的早期就参与进来,帮助投标者优化提案并适应柬埔寨长期商业资金稀缺、政治风险较高的金融环境。由于私营部门所有的发电厂必须根据柬埔寨长期电力购买协议运营,亚行与国有企业柬埔寨电力公司(Electricite Du Cambodge, EDC)签署了20年电力购买协议(Power Purchase Agreement,PPA)。

亚行私营部门运营部(PSOD)向Sunseap Group提供贷款,融资计划包括:亚行非主权贷款普通资金 (ordinary capital resources)360万美元,乙类贷款(B Loan)300万美元,亚行与Canadian Climate Fund for the Private Sector in Asia联合融资320万美元。

普通资金

普通资金(ordinary capital resources)是亚行开展业务活动的主要资金来源,它由股本、储备、净收益以及从国际资本市场的借款构成。[8]

B Loan

B Loan由商业银行和其他符合亚行条件的金融机构提供资金,亚行是债权方。[9]

亚行支持新加坡最大的清洁能源供应商Sunseap Group建设柬埔寨首个大型太阳能项目,标志着Sunseap在印度和马来西亚开展项目后,第三次进军国际市场。该项目的借款方是在柬埔寨注册的Sunseap Asset (Cambodia) 有限公司,由Sunseap Group私人有限公司(母公司)控制其51%的股份,由SchneiTec有限公司控制其49%的股份,SchneiTec是Schneider太阳能产品在柬埔寨的主要经销商。

该项目有利于增加柬埔寨的电力供应,缓解旱季和雨季电力不平衡的问题,并提高供应的稳定性。此外,太阳能发电厂的建设有利于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还能每年减少5500吨温室气体的排放。该项目在投标透明性、长期融资和清洁能源方面具有里程碑意义,启发政府、投资者和国际金融机构,私营部门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借鉴其公平的竞争方式和合理的融资方案。

4. 案例分析:

东南亚第一个大型太阳能园区

搭建公私合作伙伴关系

2019年4月,国有企业柬埔寨电力公司(Electricite Du Cambodge, EDC)计划在磅清扬省建造一个装机容量为100兆瓦、东南亚第一个大型太阳能园区,和道路、围栏和排水系统等其他相关设施。该项目还将建设新的输电系统,连接金边周边主电网并向国家电网供电。

柬埔寨国家太阳能园区(图源:亚行)

2019年9月,柬埔寨电力公司的招标吸引了26家竞标者,泰国公司Prime Road Alternative company Limited出价最低。该项目成交价格为3.877美分/kWh,创下东南亚地区太阳能发电价格的历史新低。

4.1 项目开发结合能源产业最新需求

2017年,柬埔寨82%的村庄和69%的家庭能正常用电,但仍然有近500万人无法获取电力。2018年,柬埔寨的装机容量总计近2175兆瓦,其中水力发电占1330兆瓦(约62%),化石燃料发电占780兆瓦(约36%)。虽然柬埔寨具有丰富的太阳辐射,但是现阶段太阳能发电能力只有10兆瓦。亚行研究显示,到2021年,柬埔寨国家电网可增加约20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容量。另一方面,由于进口煤炭价格上涨,一些煤炭和大型水电站的建设受到当地社区的反对,煤炭和水电发电优势降低,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价格正在下降。

4.2 项目兼具社会影响力与可持续商业价值

2019年启动的国家太阳能园区项目有助于柬埔寨电力公司更好了解大型太阳能电站的建设运营成本和供应链要求,也有助于柬埔寨电力公司通过标准化的法律和商业协议、透明且有竞争性的采购方式与私营部门合作。另一方面,项目有助于开发可再生能源,减少从越南、老挝和泰国进口能源,提升柬埔寨电力供应的安全性;实现能源结构多样化,提高经济竞争力。

该项目调动了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柬埔寨电力公司为国家太阳能园区提供土地和输电线路,私营部门与柬埔寨电力公司签订长期电力购买协议并提供发电技术。亚行在投标过程中担任交易顾问,协助柬埔寨电力公司设计公开、有竞争性的投标流程,并且为磅清扬省建设新的输电线路和变电站提供主权贷款和气候金融资金。加拿大和新加坡政府协助项目筹备工作。此外,亚行与柬埔寨政府合作编制太阳能地区分布图,以确定该国的太阳能发电需求。

项目的融资方案包括亚行提供的764万美元的主权贷款,贷款期限为32年,宽限期为8年;宽限期内年利率为1.0%,此后年利率为1.5%。战略气候基金提供1100万美元优惠贷款和300万美元的赠款,资金使用由亚行管理;其贷款期限为40年,宽限期为10年,未偿贷款的年服务费利率为0.1%。政府提供294万美元资金,柬埔寨电力公司提供213万美元资金,用于购置土地和建设项目。此外,韩国电子亚洲和知识伙伴基金(e-Asia and Knowledge Partnership Fund)提供50万美元技术援助赠款。技术援助侧重于协助柬埔寨电力公司从私营部门采购电力、管理电力采购协议,以及与间歇性可再生能源并网相关的技术支持。

柬埔寨电力公司部长介绍项目规划(图源:亚行)

结语

纵观上述两个案例,发展金融机构在开发新能源项目时可以参考以下经验:推广低成本发电方式;发电方式多样化,致力于实现该国减排温室气体的目标,提高清洁能源在多种发电方式中的比例;广泛招标。经验证明,长期国际债务筹资和标准电力购买协议是低成本新能源项目的必要条件。

参考资料:

[1]https://www.worldbank.org/en/country/cambodia/overview

[2]https://www.imf.org/external/pubs/ft/scr/2006/cr06266.pdf

[3]https://www.phnompenhpost.com/business/cambodia-low-risk-debt-distress-imf

[4]https://www.adb.org/cambodia

[5]https://www.climateinvestmentfunds.org/

[6]https://energypedia.info/wiki/Feed-in_Tariffs_(FIT)

[7]https://en.wikipedia.org/wiki/Grid_parity

[8]https://www.adb.org/site/funds/ocr

[9]https://www.adb.org/site/private-sector-financing/commercial-cofinancing/loan-syndication

[10]https://www.adb.org/projects/50248-001/mainproject-pds

[11]https://www.adb.org/projects/51182-001/main

[12]http://www.cdc-crdb.gov.kh/cdc/twg_network/twg_network_february_2017/documents/session_7_dfa.pdf

[13]https://www.imf.org/external/region/tlm/rr/pdf/Dec07.pdf

[14]https://opendevelopmentcambodia.net/tag/sunseap-asset-cambodia/!/story=post-104012

[15]https://theaseanpost.com/article/achieving-universal-electricity-access-cambodia-1

[16]http://www.newenergy.org.cn/zcfg/201112/t20111212_222892.html

[17]https://medium.com/energimine-news/what-is-peak-and-base-load-7dffd707fb71

【作者简介】

周静怡

Diinsider传播经理

关注社会性别、乡村振兴、东亚政治、社会创新等议题。热爱摄影和纪录片创作。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