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大屠杀的真相(柬埔寨红色高棉有多可怕?消灭城市和文化,约100万人惨死)

作者曾经看过一本让人窒息的书——《希望永远都在》,它的作者帕特里夏,以红色高棉时期经历者安可·庞德的真实故事为蓝本,记录了柬埔寨大屠杀的残酷,以及红色高棉(柬埔寨共产党)的残暴无人性。

断绝文化

红色高棉视知识为罪恶,不设正规学校,禁用书籍和印刷品。

人们在他们的管制下只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缔传统歌舞戏剧,严禁西方文化传播。人们不能自由流动。

在书中记录了一个老乐师,他说自己可能是最后一个音乐家了,别人都被杀死了,红色高棉不想留下任何记得老歌的人,所以的老歌必须消亡。在他教会我们革命歌曲后,他被拉到芒果林被斧子砍断了头。

2阶级屠杀

红色高棉(农村起义)没有经验、也不准备学会管理大城市。在他们看来,城市是资本主义的丑恶象征。它会腐化干部和群众。

他们将人分为旧人和新人。旧人是解放金边前已在解放区的人口,主要是农民。新人则是高棉共和国的军政人员、知识分子、僧侣、技术工人、商人、城市居民等。

他们认为新人是坏人,不单纯,懒惰,跟帝国主义者一样,跟美国人一样,跟狗腿子一样,舒适的生活让他们变坏了。

旧人每顿饭能拿到两罐米汤,新人只能拿到一罐,旧人都很强壮,新人身体虚弱,但在地里确是新人干活,旧人监督。

之后,他们杀死了所有曾经富有或地位较高的人,还有所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所有士兵,教师,医生,音乐家,穷人没事。世界颠倒过来了,现在富有不是件好事,贫困却能救你的命。

残酷统治

新人被屠戮之后,旧人开始了劳作,他们被分成了不同的小组,男人一组,女人一组,小孩一组,家庭被拆散。并且劳动强度十分大。

今晚宣布了新的时间表,从凌晨一点工作到七点,七点半到下午一点,一点半到晚上七点,七点到11点,夜以继日,不停劳作。

睡觉这个词成为了禁忌,休息可以,睡觉不行,忘了这个词吧!

这个时间表是每个小组的人都要遵守的,如果有人忍受不了这样的强度,那么就会被杀死,以肥料的形式继续在田里劳作。

这样高强度的劳作,却不能得到饮食上的保障

每天通常是清水一样的米汤,清的几乎能尝到锅底的金属味道,孩子们越来越瘦,肋骨突出,腹部因肿胀而鼓起,像是里面充满了空气。

我们这些孩子已经饥渴难耐,开始自己寻找食物,昆虫,青蛙,蘑菇或植物。那么多孩子爬来爬去的寻找食物,现在差不多还有300个孩子,找到食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有很多孩子吃了有毒的食物或蜘蛛,便一命呜呼了。

但是红色高棉每天都能吃到鸡鸭鱼肉,豆蔻柠檬,他们个个红光满面,孩子们则脸色苍白,瘦的像纸一样。

很多孩子病了,很多孩子死在田里,就这么倒下去,也许因为吃不饱或是劳作太累,也许是疟疾,但红色高棉说,这也是品行不好,是意识层面的疾病,或许他们还会说,你只是懒惰而已,那些不努力干活的孩子,有时会被送去一个叫做懒人村的地方,而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并且他们让女孩剪掉头发,

有个女孩拒绝剪掉头发,红色高棉把她带到寺庙前的台阶上,带到一个木头底座的大鼓旁,他们把她装进了大鼓,敲打起来,你能听到她在里面尖叫,然后他们在鼓下面升起了一堆火,她叫的更凄厉了。 最后,他们把她放了出来, 她七窍流血,头发像鬼魂一样散乱

那么,他们说,你还想臭美吗?

屠杀无辜人

红色高棉让人们互相揭发举报,如果没有说出别人的罪名,那就是包庇。被强加罪名的人在红色高棉的殴打之下,只能承认这些莫名的罪名。

红色高棉让我们乐队每天演奏音乐,整个营地都能听到我们的音乐,我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样的歌,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到有一天我们卡顿了一下,然后我们听到了头骨破裂的声音。

原来,红色高棉之所以让我们不停的演奏音乐,是为了掩盖杀戮的声音。

总结

这是一场以社会重构为目的的民族大屠杀。所谓民族屠杀,是以一九七五~一九七九年柬埔寨共产党执政时期总的死亡人口为依据的,虽然至今为止在这个问题上仍然有不同的估计,从保守的40万人到有所夸大的300万人。一般认为,100万人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估计。

然而对于一个当时人口在700万人到800万人之间的小国来说,即使100万人也是一个难以想像的数字,它远远超出了许多国家在新政府建立后的政治清算和镇压的规模。

因此法国学者拉古特(JeanLacouture)把柬埔寨的这段历史称为自我灭绝的屠杀(auto genocide)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zhinanzhen-44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